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古筝的诗


□ 古 筝

  组诗:梦幻曲
  
  一
  那儿有一杯咖啡。哦,在夏天的尾部。
  你的唇,接触过它的苦味。一棵夜晚的树,
  在灯光幻影里凝望一朵茉莉!哦,你一身夜行服,
  落满一朵花的珠泪。
  只为看一眼。在所有被放逐的词语里,你唯独
  避开了那几个羞涩的字。天地如此宽敞,竟无一处
  可栖留,拒绝被打扰的早晨,在玫瑰物语中。
  同时光爱情一起逆转。
  在以分秒计算的这个夏日黄昏,因太多的奢望,
  身体僵硬在惜别的拥抱里。你最终放弃一切挣扎,
  而选择了一粒不会说话的小石头,代表你。
  假如上帝垂怜,允许我们一起等到天明,
  那将会是怎样美妙的一个夏日早晨?自拥挤的胸腔
  奔泻出滚滚洪流,溺水的人,在自己的波涛中淹没。
  
  二
  那是多年前的最后一个月,一个懵懂的少女,
  在一座石塔下抱着一叠诗稿,一把琴靠在膝边,
  她蔚蓝的眼睛透过冬天暖洋洋的光线。滞留在
  一棵梧桐木下,那男人有一只刚毅的下巴。
  你从她的眼睛里开始了解她。后来她化为你的诗章。
  我总相信那是一个充满奇遇的地方。一个女孩的雕塑,
  肩头栖落一只鸽子,后来那鸽子栖落在你的平台,
  以及每一阵鸽哨中我的每一次欣喜若狂。
  她偶然闯进你的世界,寒夜里的一朵小火焰。你如何
  重塑了她的眼睛,使她从此不再转向其他地方,
  只看见你?看啊,她在梦里也睁着眼睛寻找你。
  何处是她的眼睛高山仰止的地方?哦。在你的诗句
  被时湮没之前。你还会发现她现在的眼神多了些什么?
  从我的内心涌出,她向何处奔流的雨季……
  
  三
  回忆可以经常回到那座小阁楼。但是,告诉我,
  一颗忧伤的心又如何返回往日的欢乐中?黑暗的楼道,
  层层叠叠,你肩头靠着她头颅的重量。穿过化不开的墨,
  一把钥匙打开一扇门,无数的繁星点亮她眼中的波光。
  那个冬天,她学会歌唱,如你长笛中滑翔的一串音符。
  不是忧伤,也不是所有飞鸟可以模拟的幸福,更不是
  所有华丽的宫殿可以拥有的阳光和水雾。对回忆来说,
  穿越死亡的时间,返回那里是件轻而易举的事。
  但我们的身体又如何返回过去?你看,天空中一弯新月
  总在不断的消瘦,不断的丰腴,像轮回中的希望和失望,
  让如水的日子在流水中变成一声哀婉的叹息。
  年轻时,她喜欢你柔软的唇,和那件半旧的灰外套,
  那好像就是你可以给她的一切,尽管你笑的时候,嘴角
  有不易察觉的苦涩。但多年后,我才嚼出痛的腥味。
  
  四
  在来了又去的秋天里,我们曾有过一个九月,
  在东郊的密林里,那时节,枫叶一片也未红,
  但我看见,一轮西沉的斜阳挂在山冈,安静的人儿,
  你眼中跳动一枚绚烂的火焰。
  偶然也有顽皮的松针跌落发梢,你说,别动,
  我给你取下来。当漫天的星辰在我们头顶上偷窥
  你说,闭上眼睛,天空就会很近,城市也会消逝,
  只有你的呼吸触及我的呼吸。
  你把漫天的繁星当成一把沙子晒在她的裙裾上,
  月光下,我们读那本关于沙漠女人和荷西的故事,
  你还说。你脚下的这片沙砾都是一把把黄金。
  忘记你还说了些什么。那些声音在时空中飘逝,
  又在怀念中被一点一滴收集,是一个男人的气息,
  一种无处不在的气息。晚风中悠远的钟声。
  
  五
  秋天来临前,她都会问自己,
  那条瘦湖会更瘦吗?那只是一条
  美丽忧伤的湖?不,它是一个女子
  全部的眷念,以及青春
  总一错再错,记忆总把一个暮秋,
  当成生命中的阳春三月。哦,那个纯净的秋天,
  她像一只欢乐的彩蝶旋舞在你身前脚后,
  所有的阳光都闪烁在她脸上。
  曾与我结伴而行的人,你是否还记得平山堂的黄昏?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