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渔鼓殇


7 D; Y, L$ F# A

( x5 i/ J3 \7 Y" [$ E) l& B& M5 Z* D   绕过城乡结合部朝西走,脚下的路渐渐变得泥泞起来。龟背桥的西端似乎依旧停留在20世纪中叶。大片的河堤裸露着,上面残存着树木被砍伐后碗口粗的树碴 儿,唯有岸边的巨型酒精储藏罐直冲云霄,在天宇下透着不由分说的霸气。交叉路口颇具现代派风格的广告牌上,一位西装革履的男人举着药瓶向路人暧昧地微笑着。黄氏再造丸,让你重振 雄风。男星是从本地走出去的,唇角流露着山民后裔的狡黠。 + _9 p3 ?+ s7 s' F/ B
我要去河西镇八里庄找一个人。1967年的夜晚皓月当空,秋收后的打谷场上人头攒动,挂在电线杆上的汽灯罩子在风中来回荡悠着。一群姑娘红袄绿裤,短 发齐耳,齐刷刷地坐在凳子上。个个明眸皓齿,将系着红绸的渔鼓置于膝上,左手敲简,右手击鼓,嘭嘭,嘭嘭嘭嘭,然后开口唱道,哎哟——俺就演唱一回……我 要找的姑娘就坐在其中一条凳子上,她看上去如此与众不同。满月脸,卧蚕眉,干枝梅的斜对襟紫布小褂,脚上的黑平绒鞋上配着蝴蝶花。她坐在那里,随口接唱道,万里长空呀风雷荡,五 湖四海掀巨哟喝——浪……那女子在新编渔鼓曲目《斗豺狼》里扮演郭凤莲。八里庄人从没见过郭凤莲,就觉得满场子黄花年少,只有那女子长得舒展,唱得人心, 就不断有人击掌叫好。
. y; l: I. ]- h% g  这位当年红遍十里八村的乡下女子, 就是八里庄老渔鼓艺人三升的养女红琴。她90年代中期曾在村里开过酱园厂,生意很红火,光职工就雇了10多位。有一次在省报某条表彰乡镇企业的新闻里,我 看到一张分管经济的副市长跟许多披红戴花者的合影。其中有位女子烫着菊花头,穿着流行的紫红色涤纶套装。正挤在市长旁边谄媚地笑着。是不是红琴呢?我有点 拿不准,至少印象中的红琴,不该是眼前这个样子。

" d1 D/ \5 k" P; v. T  ]4 F( W) i/ ^   刚下过雨,路上到处都是积满水渍的车辙。我推着滚成泥坨子的自行车,经过两个多钟头的跋涉才走到村口。正思忖着找人问路,忽听一串高亢的长号从半空里砸 下来。这种声音久远而且熟悉,它曾经渗透在我童年的每根汗毛孔里。因为它每次响起,都昭示着村里死人了。所有吹打都是经由那杆长号引领的。那一长串号声后 面,永远是铺天盖地的哭声。我吃了一惊。拐过两道巷子,果然看到一群披麻戴孝的人在那里号哭。灵棚旁边有个用简易木板搭建的台子,一伙人坐在那里吹打着。 有对抹得庙堂小鬼似的男女走上去,中间插些四六不搭的荤话。那种氛围很奇怪,既非悲痛,也非欢乐,更多是看景的旁观者。在弄清死者只是一户村民的太祖后, 我在人堆里挤来挤去,开始找我要找的人。 5 M& |( J, z7 k
分享:
 
摘自:十月 2010年第02期  
更多关于“渔鼓殇”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