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从陶琐语


□ 王修功

  | 编者按 |王修功,1930年生于甘肃正宁,汉族,国立艺专(杭州)肄业,辗转迁居台湾。1957-1972年,转业从陶,曾先后主持、创办中陶、中华、龙门、唐窑等陶瓷厂,在陶瓷釉料技艺方面取得长足的成就。1982至1995年,先后多次举办《王修功陶瓷展》,参与台北故宫博物院近代馆等联展,并屡次担任各美术馆、文化中心等艺术机构陶艺评委、审委等职。2007年5月29至6月29日,“王修功陶艺个展”在北京恭王府举行,这也是王先生在大陆举办的第二次个展,本文即为本次展览所写的一些说明性文字,刊载时略有删节。
  
  从陶琐语图片1
  从陶琐语图片2
  从陶琐语图片3
  从陶琐语图片4
  从陶琐语图片5
  从陶琐语图片6
  从陶琐语图片7
  1-7→多彩釉瓷盘
  
  近年来,我因年事已高,记忆力也差,对亲自操作烧窑,已深感力不从心,恐出差错,故已停烧。但为兴趣所驱,在前两年烧制大型瓷板惨败后(四十三片烧的瓷板,仅七片可看),仍不灰心。为了在较大型,也较平坦的圆盘上进行一些新的尝试,我再一次去了老瓷都─景德镇。
  仍如以前,在景德镇就地取材,用当地市场零售的釉药,试验成色,再以不同釉色加以掺和调整,总算可烧出相当理想的多彩瓷盘,只是烧窑与冷却的时间,比窑厂正常的作业要长一些。以不过两立方米的瓦斯窑为例,像他们经常烧的所谓“三羊开泰”,当天不到中午起烧,午夜前就烧好,翌日上午九时前即可出窑、续装,中午又是新的一窑起烧了。总之一天烧成一窑,而我烧的较大圆盘,就得两天一窑次了。
  可能因烧成的温度较高——1330℃,也可能在进入高温时的温升过快一些,原先几种比较突出的釉色,像高温的孔雀蓝、翠绿上可呈现的大小红斑,蛋壳质感的蛋壳白,以及无光还带有金点的金棕等都无法体现了。铜红虽稳定,但有些色调却不及我烧的鲜而沉。好多次不是坯裂、脱釉,就是釉呈色灰暗,或不够温润。经过多次尝试之后终于在烧成上趋于稳定。又可能坯体是较平面的圆盘关系,兼以环状轮转的方式施釉,因不同釉色重叠,在烧成后产生了一些不规则丝纹与大小不一的斑点,而且是多彩的,有些确乎超出了我的想象,或许有些近乎所谓“窑变”吧!这在从前可说是极为罕见的。这不由得使我想起,圆盘上所呈现的釉彩纹饰,是否有点近似于宋代建窑茶盏上呈现的兔毫、油滴,但它与建窑无论在坯土、釉彩的原材料,以及窑的建构、燃料与烧法方面,毫无相同之处,实在令人不可思议。
  我从事陶瓷制作近五十年,自早先的唐三彩到具有水墨画写意韵味的高温烧成釉下彩绘,此外还有无光或有光的青瓷、釉里红、霁红、霁青、钧紫等诸色釉,我都曾下过很深的研试功夫。但对以铁为主色的黑茶碗,却从不感兴趣。兔毫、油滴之类的茶碗,也并不多见。据多项研究报告所知,建窑是构筑在山坡上很长的蛇窑所生产,兔毫、油滴等斑纹的形成,与它烧成的时间过长,以及含铁高的坯土,以及一定还有别的不明矿物质等,都有重大关系。
  在20世纪50年代,我曾把唐三彩经试验提高其烧成温度到1230℃以上,再转化运用在有水墨韵味的釉下彩绘上。并配合当时我的艺专同学楚山青、吴学让、席德进等(后来已成知名画家),在我主持的龙门厂,以1230℃以上的氧化焰,烧成非常润泽而韵味十足的釉下彩绘瓷。这在四十多年前,可能是中国陶瓷史上的创举,那样的具有水墨韵味的陶瓷,在今天也并不多见,与景德镇所流行的釉上彩之类的国画,是不可相提并论的。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7年第07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