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处女般的恐王溪


□ 唐敦权

  早上五点钟,天还没亮,我们就从鹤峰县城出发了,因为我们要去那个被诗人杨秀武鼓吹得让人心驰神往的地方,而且希望能有好运,在途中赶上日出的景象,那样便可以作一次圆满的“一日游”了。
  要去的那个地方——说实在话,我真不想告诉更多的人,因为一旦说出去,那地方便会永远失去与生俱来的宁静与纯洁。那里的老百姓有个深切的体会,那就是公路通到哪里,森林就被毁到哪里,环境就被破坏到哪里。如果在一切都还没作好准备的情况下,贸然将那个地方张扬出去,也许是一种毁灭性的灾难。有时我甚至认为,人,其实就是一种制造垃圾和破坏环境的动物。但我还是只能说了——不说又怎么样呢,在现今这个通讯和交通条件日益发达的社会,难道还有什么能够长久地隐藏住么——那地方叫恐王溪,在鹤峰县太平乡的水田包村,虽然一直以来,就是那样偏僻隐秘,不被外人所知,但距县城其实就个把小时的车程。在我们恩施山区,常常就是这样,山这边不知道山那边的情形。
  几乎是一出县城就被浓雾包裹住了,以至于我们一离开鹤峰到州府恩施的干线公路,就走失了方向。杨秀武是县旅游局局长,好几次去过那里,自信对路线是很熟悉的,可是我们还是错了很远,直到越走越觉得不对头了,才不得不停车向早起的村民打听。人家说那得回转去,在一座小石拱桥那里向左转,然后一直往下。我们在水泥铺成的村级公路上掉转车头,沿着村民指点的路线驶去。果然,没走出多远就开始下坡了。又走不多远,前方的天边露出了一道耀眼的亮光。说不清是老天对我们早起的奖赏,还是被我们一片诚心所感动,真的就让我们碰上日出了。欲醒还睡的山峦,欲散还弥的浓雾,欲露还藏的朝阳……不拍几张照片,怎么也对不起这难得的机会。
  拍过日出,继续下行,一切又都笼罩在凉爽的晨雾里,远山近岭,秀树野草,构成一道朦胧的景象。缓缓行至一道垭口,我们再次停下来,希望等到云开雾散,能在这个居高临下的地方一览叠叠群山的雄姿。大雾却迟迟不肯散去,山高谷深的情形只能在脑子里想象。群山众壑摆出一副皇帝女儿不愁嫁的架势,慢条斯理,不慌不忙,一个多小时过去,才慢慢显出一道隐隐绰绰的轮廓来。山下村里的同志不断打来电话,询问我们到了什么地方,他们正在下面等着呢。无奈,只好匆匆拍了几张雾景,便驱车下行。毕竟,神秘的恐王溪还在山下等待我们的造访啊。
  村支书的家就坐落在溪边,依山面水,环境清幽,仿若仙居。村支书和村主任在那里迎接我们。稍作停顿,二位村官便带领我们沿着一条傍溪的小路溯溪而上,去拜访那条被诗人形容成处女一样洁净的溪流。
  我们深陷两侧高高耸立的山梁夹挤之中,恐王溪就逶迤婉蜒在这深深的峡谷里,沿河两岸的麻柳树将溪沟遮掩得若隐若现。一路走去,但闻流水哗哗,蝉鸣咝咝。接近正午,火辣辣的阳光直射下来,加上两边山体的篷挤,山谷里显得很是闷热,衣服很快被汗水浸透,紧紧地贴着前胸后背。我们穿过草丛和柳林,到溪沟里去,沿着河道上行,原想凭借树阴的遮蔽和溪水的浸润,消除周身的暑热,可一进到溪沟里去,却完全顾不得热与不热了——那一河的景色让我们沉浸到一种忘我的境界里去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