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旅游民俗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施雅风 传奇的“中国冰川学之父”


  撰文/张茵

  与冰川的首度邂逅

  火车一路向西。那熟悉的华北大平原早已消失不见,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进入视野的已全是一重一重的山。整整一夜,火车都在秦岭中穿梭。第二天一早起来,车窗外的风景已改换了模样:依然是山,却已不似秦岭那般青葱,而是多了一层枯涩,灌丛更多,裸露出来的暗黄色山体也更多,就连车窗外一掠而过的人脸,也仿佛多了一层风沙的颜色。只在河流岸畔,还留存着杨柳依依的熟悉景致。

  “看来西北还真是干旱哪!”38岁的施雅风,扭头对中科院自然区划工作委员会的两位年轻同事说道。他们此行的目的地是兰州,在那里,他们将与中科院兰州分院的学者们会合,参加祁连山西段地质考察。考察的预定路线是经甘肃河西走廊,翻越祁连山西段,最后进入青海柴达木盆地。

  那是1957年的6月。在江苏海门湿漉漉的长江沙洲边长大的施雅风,每一天最大的感觉就是“千”——脸千,手千,喉咙千,连眼睛都有几分干涩……最初穿越的是马鬃山干旱剥蚀丘陵地区,望出去的风景,都打着“干”的烙印:寸革不生、浑黄连绵的丘陵;山前大片裹着“岩漆”的黑戈壁;戈壁滩里低矮匍匐的芨芨草……好像造物主到了这一段,忽然突发奇想,要在地球上塑造出一片荒凉的月球景观,好让我们体悟生命之水的珍贵。

  接下来就进入了祁连山地。愈往西走,山就愈高、愈大,体量和层次都在放大、增加,之前戈壁上拱出来的“山”,如今只能叫“土丘”了。当海拔渐渐上升到3000米以上,山涌如涛,吹拂脸颊的已是颇有寒意的凉风。

  “哈,我们已经擦到青藏高原的边儿啦!”有人这样打趣。

  两天跋涉之后,考察队来到一条清凌凌的河水边。这条河叫党河,有一个颇为宽阔的河谷。队员们纷纷下马,饮马休整。施雅风也下了马,不过他的眼睛,却久久离不开谷地边上的山:那是一座高大的雪山,白雪裹头,圣洁美丽,一片洁白的冰川从山坡上悬垂下来,在阳光下闪动晶莹的光亮。施雅风看了又看,那首次谋面的冰川,竟如穿出雨巷邂逅的大辫子姑娘,让他产生了强烈的、想要亲近的渴望。

  于是,他带着另外3个人,骑着马和骆驼向雪山进发了。山看起来近在咫尺的模样,他们估计快点的话,当天就可以返回。没想到马不停蹄赶了整整一天,连山脚都没有摸到。还好,天黑前,他们发现了一座蒙古族牧民的毡房,热情的主人留宿了他们。第二天上午他们赶到了山脚,立刻开始沿着冰川融水的溪谷往上攀登。随着海拔的增加,空气越来越稀薄;一行人气喘如牛,直到下午5点,才终于到达了海拔4500米的马厂雪山冰川边缘。

  他们走走,看看,摸摸,尝尝。起初,看到的是被沙尘染黄的雪,再往上,就看到了米粒般的粒雪和晶莹剔透的冰川冰。转眼一个小时过去,天色转瞬即暗,他们匆匆踏上归程,半夜12点才又回到山下的蒙古包。 这第一次的“亲密接触”虽然时间不长,却给施雅风带来了强烈的震撼。其实,在马厂雪山上,看着手心里的雪粒慢慢融化成一颗颗透明的小水滴时,他心里就在想:祁连山有这么好的“固体水库”,可是不远处的戈壁和荒漠却寸草不生,为什么不能把冰川水好好地利用起来昵?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