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京城反扒行动


□ 字向东

现如今,人们出行的时间越来越多了:上班,上街,走亲访友,外出旅游,进城或下乡等等。然而当你行色匆匆或谈笑风生之间,别忘了熙来攘往的人流中,很可能有贼眉鼠眼正贪婪地盯着你的衣兜或提包,他们身上的第三只手也随时都可能偷窃你的财物。仅2001年,北京公交分局反扒民警共抓获扒窃嫌疑人5524名,破获扒窃案件2016起,作劳教以上处理的扒窃嫌疑人828名。每到年底,尤其是春节来临,许多大中城市的盗窃案往往是高发时期。警方提示:随着人们出行的增多和交通的日益拥挤,如今的窃贼越来越多,谨防偷窃!
“夏天不穿凉鞋,冬天不戴手套,走路半哈腰,嘴里叼着票……”这是城市里窃贼的基本特征。
———大街和公交车上哪儿来那么多窃贼?他们是怎么成为窃贼、怎么行窃的?我们的反扒民警怎样与其斗智斗勇、一一将之擒获?平时出行时,我们又该怎样有效地防范窃贼呢?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就说说这公交车上偷东西的贼吧,有多少种您一定不知道,可抓贼的心里有数,掰掰手指头就能数出上百种。北京公交分局反扒能手们跟贼打了三十多年的交道,可以说见证了多少代贼的演变过程。他们与贼的斗争史,也是一部首都反扒的发展史。
随着改革开放,北京的交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可以说一天一个样。截至2001年底,全市已拥有各类运营车辆15000余辆,运营线路710余条,年客运量达到36.9亿人次。在过去的三十多年里,北京的公交线路变了,公交车变了,乘车人变了,北京乃至全国的老百姓都有目共睹。可车上的贼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您知道吗?他们可一天也没消停过,警察抓小偷也一天都没有停止过。抓贼这项颇具神秘色彩的行当的发展变化从一个侧面也可以折射出社会发展的进程。
我从1996年大学毕业后,就来到了北京市公安局公共交通分局。从此,我和这些天天与贼同行的人开始了七年的零距离接触。揭开一层层的面纱,我越来越对这些从事着最平凡的刑侦工作的民警们,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不管是已经功成身退的老刑警,还是朝气勃发的青年反扒队员,都给我同样的震撼。每年数千名扒手,就是被他们一个一个从公交车上捉下来。您知道这数千名扒手一年能偷多少?从某种意义上讲,抓贼的人就是与你最接近的刑警,也许他们挤过您的身边时,不小心踩了您一脚。可您知道吗?他们天天被踩多少脚?你更不知道,他们天天面对的是什么样的人,他们天天做的是什么样的工作,而且这一干就是三十多年……

这就是抓贼

2002年5月的一个清晨,这天星期六,应该是薛笑云的休息日。出了西单派出所,他又来到了公交车站。刚才在所里的一幕仍然在他心中挥之不去。
接待群众报案本来是派出所的日常工作,大家都司空见惯了。可一位来自江苏农村的中年男子,却让在场的民警受到了震憾。8000块钱被偷得一干二净,是坐103路电车去北京阜外医院的路上被偷的。不是他太大意,因为他要照顾6岁的儿子,因为他的儿子患有严重的心脏病。清晨5点多父子俩就赶着头班车去挂号,到了医院才发现钱没了,看病的钱,救命的钱被偷了。
“同志,能给我找回来吗?能吗?我……”一个大男人呜呜地哭了起来。
小薛再也看不下去了,心里升起一股内疚感。他相信每个抓贼的看到一切都会有这种感觉。贼!小偷!扒手!一种愤怒马上代替了内疚。也许我帮不了江苏父子找回8000块钱,可我要尽自己最大力使更多的父子不再流泪。想着想着,小薛擦了一把不知道什么时候挂在脸上的泪水,上了一辆52路车。
当他到了六里桥时,正是上午八点半。不知道为什么,他很喜欢跑六里桥这边。因为自从亲手抓得第一拨贼下来以后,两年来这里似乎成了他的福地。抓贼的不相信宿命论,可相信自己的感觉。今天他心里特堵,非要拿下拨贼才能出这口恶气。于是三转两转,便来到了六里桥50路车站。
四年的打扒生活,小薛完全变了个人。人更加清瘦了,30岁的人竟然有了几道本不应该有的鱼尾纹,只是他那双眼睛似乎更加明亮了。
一上车就看见两个贼。贼的脸上也没写着字,可抓贼的人就是能看出来。你瞅这俩人,脸都朝着车厢里就不对,别的乘客都是看车窗外。再有看人的眼神也不对,眼神太低了,扫的是兜和包。
这时正是上午九点,俩贼坐着公交车来回兜上圈。这一转就是两个多钟头,俩贼也真够背的,愣是没偷出东西来。刚才那个外地乘客腰里的手机都快给扽出来了,正赶上他掏钱买票,一胳膊打在贼的手上。小薛边跟边咬牙,还真没见过这么能走的贼。
小薛在一家饭馆附近的马路边上辅了张报纸,想一屁股坐下来歇会儿,可腿都弯不过来了。两贼进饭馆吃饭,自己也不敢动地方,万一给丢了这一上午不白累了吗?抓贼就是这样,累不怕,怕的是累完了没抓着人,那才叫有累说不出呢。
一个小时以后,俩贼出了饭馆,又奔车站了。离着老远小薛就感觉等车的乘客里有一个人不对。现在的他可不是四年前的门外汉了,勤奋加上灵气,使他渐渐摸索到了一条抓贼的捷径。小薛知道自己这种感觉不会错,三名扒手在车站会合了,从穿着打扮来看,像是东北贼。可东北贼一般是不“抢门儿”的,特别是这样的团伙作案,在站上容易引起注意,他们多数情况下都是“翻车”的。难道是在等人?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