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片荞地


□ 郭文斌

接到电话时,我没有丝毫紧张,我想我的娘一定等着我。如果她真的要走的话,她会给我打个招呼的。
娘果然等着我。当我站在炕头时,她的眼角流下泪来。
娘已经好几天没有吃东西了。吃下去就吐。前不久,我回去时,她说她奇奇地想吃个苹果,我却单单地没有拿苹果。这次我特意为她买来了苹果,她却吃不下去。我想这笔债定是欠下了。永远欠下了。
想不到娘最后的一站路竟是揪心裂肺的疼痛。娘的这种疼痛,我只在妻生孩子时领略过,但娘要被动得多。牙关咬得咯巴巴响,眉头上集中了世界上所有的苦难,一而再地往起翻着,但身体已经叛变,死死地不肯配合,一切努力最终都变成大颗大颗虚弱的汗珠。
连汗珠都显得那么虚弱,一层一层地,往出渗。
最新的止疼药都不起丝毫作用,包括杜冷丁和鸦片。
娘开始绝食。可怜的娘只好以此和疼痛抗争。叫来医生给娘输液,也难以完成。因为娘总是乘人不注意将针头拔掉。娘使劲咬住呻吟,不将痛苦表现出来。枕巾一夜间被撕成碎片,床单被抓成洞。
后来,就连撕挖也变成了蠕动。再后来,只从不时紧皱的眉头和刚出壳的小鸡似的抓挖的双手中可见死神在如何一点一点消灭她。娘唯一能够做的就是抓住一片卫生纸一点一点将它撕碎。喃喃着,而又不知所云。将耳朵贴到最近也不知所云。
我只好将想象连根拔出来,猜测娘的需求,试探着将手给她,她就一把抓住。内里觉得她在使尽全力抓着,我的心也好受些。但很快又放开,希望破灭的样子,如同一声叹息。
揣摩着娘要喝水了,给她水喝,她就咬住壶口不放,一直将一壶水喝尽才肯松口,喉节一鼓一鼓的。揣摩着她的心里烧给她用酒洗胸口,她就停止了呢喃,似乎连呼吸都停止了,屏息凝神地享受着冰凉的酒带给她的一会儿稍微的轻松。
拒绝了所有人的侍候,霸占地守候在娘身边。总觉得中国电信 无法摸透娘的心思,侍候不到地方上。其实是怕失去哪怕一次满足娘需要的机会。
我不知道娘当初送我出远门时是—种什么心情,但我这时却充满了矛盾。我既希望我的娘多在几天,不愿让娘的音容成为怀想和追忆,但又不忍心让她继续经受痛苦。每当娘痛得惨不忍睹时,我就祈祷着上苍的宽恕。可是细一想,这时的宽恕,竟是让娘早点上路。因为娘的后路已被封死。但我仍然力主给娘再挂一瓶液体,弄得大夫很不高兴。挂液体的结果正如大夫所言,是娘痛苦的再生。针头插进去不久,娘又疼得抽搐起来。想不到拯救成了痛苦的再次放大。但我还是坚持挂完这瓶液体。
“给牛将料拌上。”
“天黑了,娃娃还没回来。”
“萌萌不知乖着吗?”
我忙叫来儿子,儿子喊了一声奶奶,喊得惊天动地。娘嘴唇动了一下,却流下泪来。惹得我们都抹泪。每次给娘买些东西,让娘存着想吃就吃,娘口头上答应着,但还没等我从房门里出去就喊孙子。娘的眼睛看不见,以为我走远了。我生气地说,娘你真是。娘就笑一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