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波浪


□ 刘瑜

●刘 瑜

知更鸟

不是乌云,是知更鸟在密西西比河的上空呜叫

是知更鸟呜叫的方式,不是乌云放纵的泪滴

是知更鸟模拟乌云,在中国北方干燥的陆地上

越压越低,越压越低

知更鸟到来之时,我正在预言春天

正在用一颗怀疑主义的头颅分解春天的结构

我们使用虚构的信仰歌唱,我们歌唱什么

秋日

我决定把脚步放慢,享受这秋日

正午的阳光显得暖意融融,白得发亮

洁净的风从今日的大地上向东方刮去

像在这个季节里飘荡的枝枝叶叶

在冲突与挣扎的城乡间慢行

此时,我并不准备去歌唱这秋日的光芒

不愿让个人的情绪从此激昂或是忧伤

曾经浪漫的山花渐已败落于沟底

山坳里的野果也于沉寂中红透

我只需放慢脚步,享受这秋日的平静

风级

这些让树叶儿摇摆发丝飘动的风

常为我们制造一片安静的世界

甚至成为一天之中友好的象征

有一些风,天生就是你的对头

面对它,就是突破阻力

顺应它,会失重

会偏离方向,或者背弃信仰

那股将我掀翻在地的风

伸着长长的舌头,我叫它狂风

如果它包围我迷惑我,我叫它妖风

如果它侵袭了我的骨头我的穴道

我叫它阴风

如果它吹皱了我的心灵,那一定是

我在不良的季节中自然的遭遇

这些风,我可以忽略不计

就像活着,并不都是均匀的呼吸

但有这样一种无形的风气

长久地存在,蔓延

悄悄改变着你的行为与习惯

在你的赞美声中剐尽天真的成分

无论你反对,或与之抗争

都无动于衷,并呈现出巨大的反讽

波浪

兄弟,请让我给你说说那些波浪

说说那些波浪的对撞与流向

我是说我们曾经一致的生活

清贫,倔强,有波浪一样的理想

苦涩的海洋只是陷落不尽的时光

兄弟,我们时常说起那些波浪

说起那些波浪的影子与忧伤

那只是一些被狂风吹皱的岁月

我们干活,喝酒,攥紧黝黑的拳头

就像沉积的淤泥在波浪中翻滚跌荡

我们注定要走上一条潮湿的道路

不断用泪水复述情动一生的结局

我们注定要跟随这些起伏的波浪

在命运的铁闸卡落之前

尽可以弄出巨大的声响,绝不沮丧

吉美

该如何呼唤你,模特儿吉美

或该启动大海的一角

绿洲上的小皮靴,声音如同沙漠

我的心里装着乌黑的坦克

前进,颠簸,等候你炸裂

我们或将再次迎来往事与碎片

迎来断章,灰烬,脆弱的文字

如同迎来骆驼高大的肢体

这一年之中,所有能够变化的

只是我们穿破的外套

而肉体,嘿嘿

正如我羞于提及的每一条河流

我和狮子

有很多时候,我常常难以分辨

自己究竟是一头假扮人形的狮子

还是一个被驯化成狮子的人

当我走进人群,作为个体

我必须让自己醒着,让狮子沉睡

没有人再去担心什么

哪怕他面对的是一头愤怒的狮子

是狮子,就要融入庞大的狮群

我醒着,必须让那个人沉睡

出于对公共历史的一种思考

我慢慢适应了这种大胆的假设

活着的全部意义,就是为了

让一头狮子假装死去,除此之外

很难把一头悲哀的狮子解放出去

斗胆

走在一条路上,并一直走下去

影子执意要和我比试胆量

看看谁会赢得这场伟大的赌注

我们先从黄昏起步

有时我走在前头,影子在后

有时我跟随着影子钻进黑暗深处

更多的时候,我们并肩而行

分开夜色,穿行在一条寂静的胡同

此刻,世界常有公平的裁定

我们扳成平手,继续前行

黎明也不歇脚,日照也不停留

有时我们避开喧嚣的人流物流

有时绕过一片荒芜

有时我们瞪大了眼睛紧盯着对方

揣摩一下各自求胜的程度

借助白昼耀眼的光线

我们同时加快了行走的速度

分享:
 
更多关于“波浪”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