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谁换了我的老婆


□ 胡继云

我不知道那一天是怎么了。如果我没有记错,那天的太阳应该是从西边出来的,它一出来就是一轮白日,而绝不是红日。你别不相信,我有充足的理由——因为我们小区所有的楼房都莫名其妙地调了个方向,就连许晴家的阳台也随之转了180度,面向北方了!这事你不信还不行,就像人类在火星上能找到水的痕迹一样,不算稀奇古怪了!
就是那天中午,我按响了许晴的门铃。
我进屋以后,才发现走错了门。我家是402,许晴家是401,也就是说,我进的是对门的许晴家。我敢肯定我不是有意按错门铃的,因为像走错门这样的事在我身上已经发生过不止一次了。
“你回来了?”许晴对我笑模笑样的。我正为走错门吃了一惊,愣愣的不知如何是好,许晴却扑过来搂着我的脖子,在我腮上吻了一下说:“还愣什么?快换鞋呀!”说着,把一双拖鞋放到我脚边,又接下我的公文包,帮我解下领带,再把我拖到沙发上。
“快歇着,午饭马上就好!”
我没想到许晴竟会对我这样。说句丑话,我盼望睡到许晴的床上,已经盼望很久了。我总觉得我老婆孙玲玲比不上许晴,无论是脸蛋,还是身材,乃至性情,都比不上。每每见到许晴,我都像一只饿极了的猫见到一条活蹦乱跳的鲜鱼,口水会从嘴角一直流到脚板,在一身笔挺的西服上开辟出一条滚滚长江。
许晴过来,把肩膀靠在我身上。看样子,她也许也像我对她一样,早就对我动心思了,这从她情意绵绵的两只眼睛里完全能够看出来。许晴还兴高采烈地对我说;“你知道吗?这些天我休息,我把小保姆赶乡下了,我要自己做饭!”
我想女人都患着同一种病,喜欢做饭。我老婆孙玲玲前些天也把保姆赶跑了。
许晴把一颗剥了皮的葡萄塞进我的口中,温柔地说:“亲爱的,我知道你这些天辛苦了。你可不能太紧张了,回到家里要好好放松放松哟!”她一定是从我老婆孙玲玲口中,得知了我忙着出集子的事,竟这般体贴关心我。
在许晴的第二颗葡萄塞进我口中的时候,我以我自己都意想不到的速度,一把搂住了许晴并死死吻住了她的唇。接下来我们从客厅相拥着滚到了卧室,一切就像在我家里一样驾轻就热。
后来,我抚着许晴的头发说:“我得回家了。”
许晴不解地望着我说:“你说什么?”
我只好又说了一遍:“我得走了!”
许晴用两根手指在我眼前晃了晃,又用柔软的手掌试了试我的额头,松了口气说:“你没有发烧呀,说什么胡话嘛!”
我推开许晴,自顾自地穿好衣服说:“我要马上离开,待会你丈夫孙皓回来就不好说了。”
许晴的脸一下拉长了,不高兴地瞪我一眼说;“你放屁!你早就怀疑我跟对门的孙皓有一手了是不是?”
我怀疑自己听错了,但又分明没有听错。许晴怎么了,是不是吃错药了?她的丈夫孙皓怎么成了对门——我家的人了?
我虽一头雾水,却也不想多说,因为我怕她不高兴。我就摸一下她的脸蛋说:“算啦,算我没说好不好?乖!”
许晴缓了脸色,柔情地刮一下我的鼻子说:“你呀,以后别胡思乱想那些个破事好不好?”
不由分说,许晴把我推到了餐桌边。
许晴小鸟般的在餐桌与厨房间飞来飞去,一会便摆上了丰盛的四菜一汤。她自己吃,也看着我吃。我不明白,她怎么就知道我爱吃砂锅鳙鱼头和糖醋排骨,也可能是和我老婆孙玲玲闲聊时知道的吧?总之,她把菜做得非常好吃。见我有滋有味吃得很香,她便满足地看着我笑。
饭后,许晴帮我擦了脸,一定要拉着我陪她午休。我想她既然这样坚决,那么孙皓肯定不会马上回来,否则,借她个胆她也不敢。看着许晴小猫般地偎在我怀里的样子,我心中有说不出的欢喜。
待许晴睡熟后,我悄悄下床,夹起我的公文包,离开许晴家。
我按响了对面402室的门铃。开门的不是我老婆孙玲玲,却是许晴的丈夫孙皓!
世界是怎么啦?
孙皓随意地穿着一条大裤衩,趿着一双拖鞋,慵懒地将门打开一条缝——一条只能容纳蟑螂的缝,用狐疑的目光看着我问;“小郭你什么事?”
我略带不悦地说:“孙玲玲呢?”
孙皓就将门缝拉大些,扭头向里面喊:“孙玲玲,有人找!”
我老婆孙玲玲应声急急地跑过来,两手在围裙上不停地搓,看样子正在厨房里忙乎。她热情地招呼;“是小郭呀,有什么事你说吧,大家门挨门的就不用客气啦!”
真是邪了门了,我什么时候成了跟孙玲玲门挨门的邻居啦?
我一时理不清头绪,只能问孙皓:“你怎么会在我家里?”
我这话问得不礼貌,孙皓有些吃惊地说:“你说什么?”
我渐渐愤愤不平起来;“是不是孙玲玲请你来品茶啦?她就会背着我请人来家里品茶,附庸风雅、假装斯文!”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