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隐匿的激情(散文)


□ 素素

  文I素素

  这是个洪水泛滥的八月。所幸在我启程之前,这场不可理喻的大雨骤然停止了它神经质般的宣泄。大连至抚顺只有长途大巴,在沈大高速上竟然走了将近五个小时,尽管累得东倒西歪没了坐相,心里还是有一种莫名的兴奋。

  其实,抚顺最吸引我的地方不是城市,而是绵延在城市东侧的那片山岭。我早就应该造访它,却因为不可原谅的疏忽或无知给错过了。

  十几年前,我曾用数月的时间,坐在家里一本一本地阅读与东北有关的史籍,然后一个人向史籍所描述的现场走去。现场之一,就是东北的山岭。与别处相比,东北的山岭海拔不高,也没有太大的名气。比如大兴安岭,它不过是一片高出地面的岭,拉拉扯扯地逶迤着,印在地形图上,也只是显出些错落和凸凹。再比如长白山,它在东北算得上最响亮的一座山了,可山上竟找不到一块中原皇帝的封禅碑,也见不到一座香火缭绕的寺院道观,文人墨客对它就更是疏离忽略,甚或不屑一顾。然而,在我的内心,东北的山岭却有一种别样的巍峨。它们的本色和纯朴,它们那不动声色的含蓄,给了我不尽的寻味。

  当然,东北不止有山岭。当山岭的弧度与地平线相接,就出现了一望无际的草原。山岭和草原的主宰,一方面是凶悍的射猎者,一方面是威猛的游牧者,他们皆骑在马上,手执长鞭、弓箭和自制的土枪,只要遇到一点小麻烦,就可能会引发一场大规模的迁徙,以寻找更能张扬个性的空间。于是,这一座座山岭,一片片草原,就成了历史老人故意安置在这里的舞台布景,只等着看表情各异来者不善的演员们如何出场和退却。

  或许东北的山岭和草原生命力过于旺盛,而孕育了太多不安分的族群和部落;或许这里的生存环境过于恶劣,而让生于山岭者逐兽而猎,生于泽野者逐水草而居。有时候,为了地盘大小,为了族群面子,他们可能彼此争斗和相残。厮杀之后,如果他们仍然吃不饱穿不暖,那就只好打马扬鞭,转身奔向富庶的中原,一场前所未有的掠夺便开始了。以至于后来,掠夺既成了一种习惯,也成了一种方式。一个又一个原本深藏不露的族群和部落,就这样你方唱罢我登场地出现在历史的天幕上。

  记得.当我举着书向历史的深处望去,迈着步履向白山黑水走去,曾讶异地瞪大了眼睛。从公元之初至十七世纪,竟然有五支马队先后从大东北的山岭和草原出发,并最终成为中原王朝的主人。在他们决意向那里走去的时候,一路上没有什么力量可以阻挡,那激越而凌乱的脚步,那因兴奋而绯红的面孔,甚至在书页里都可以看到和听到。

  第一个走向中原的是鲜卑。他们从大兴安岭的嘎仙洞出发,先是走到了山西的大同,后来跨过黄河走到了洛阳。由鲜卑人建立的北魏政权,曾辉煌了半个中国,并在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划分出南北朝。而鲜卑血统的孝文帝,还曾是中国历史上最开明的皇帝之一。

  继鲜卑之后来到中原的是契丹。他们灭了曾经称雄东北亚的渤海国,与中原的大宋比邻而居,虽然算不上南北朝,但大契丹国与大宋王朝之间的你来我往,时战时和,前后竟相持了一百多年。美国著名的中国史研究专家F.W.M ote在分析宋、辽政治格局时曾说,辽是一个帝国,而宋是一个勉强自保的国家,辽太祖耶律阿保机是第一个实行“一国两制”的人。他独出心裁地创立了南院、北院制,让北院统治游牧者,让南院统治汉人。正是这两种制度,让辽保存了不同民族和文化的传统优势,造成了宋朝所不可企及的帝国气象。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