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育儿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废城蜡烛


把吃的喝的留给我,直升飞机飞走了。
  对我的考验开始了。四面是无边的沙漠。这时除了我自己,再也看不到别的有生命的东西。我是喜欢热闹的人,很难忍受孤独,这时哪怕有一只苍蝇给我当宠物也好。
  在城市里,我的目光老是在各利r建筑物间东碰西撞,无法自由伸展,现在才领略到什么叫视野辽阔。我看到很远的前方有一团旋风在沙原上来回奔跑,这旋风一定很年轻,滚动的沙匠像小伙子脚下的足球。
  像梦一样,我身边就是那座麻延滴滴河废城。由一家著名网站和旅游公司合办的这次独行侠探险活动,有好几千人上网报名,我没想到我会被抽中。
  我不是探险爱好者,对考古也没有特别的兴趣。消息是蒙萌告诉我的。她从网上得知,西部大沙漠中发生了沙龙卷,一片积沙被掀开,露出一个古代城镇。那里原是麻延滴滴河流域,曾经繁荣过一阵,后来这繁荣随着麻延滴滴河的消失而消失了。独行侠探险活动很刺激的,唯一的参加者将在这完全厦生甚至神秘莫测的环境中度过三天,只有一台手提电脑当他的仆人。 “好疯狂啊,”这是喜欢夸张的蒙萌的口头禅,“我敢说,我们班,我们全校的男生,没一个有胆量去报名的。”
  就冲着这句话,为了全班全校的男子汉不被轻视,我报名了。但我没仔细想象过当独行侠的感觉,因为在任何一次抽奖中我都运气不佳。
  可现在我真的来到这不可思议的地方。
  我先在街上转了转。这是一条土路,但已像石板一样坚硬。路面上各种痕迹历历在目,有车轮印,马蹄印……不过,这是马蹄吗?会不会是驴蹄,骆驼蹄,或属于别的什么已绝种的动物?我用数码相机把这些蹄印拍下来,等会到网上去请教专家。我也拍了路边的房屋。都是垒:卜成墙,家家的院墙上刻着鱼鳞一般的花纹。
  走到土路的尽头,我看见一些高大的木屋。比起土屋,木屋破败得很厉害,都发黑了。
  我走进木屋中的一间。里面很宽敞,屋角还有一口井,井上盖着盖子。
  木制的井盖厚厚的很重。我把井盖推开一点,朝下张望。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见。井里应该没有水了吧?但我还是特意去门外捡了个土块,扔到井里,果然没听见水声。
  刮风了,朽坏的屋梁吱吱呀呀,我赶紧跑了出来。
  我选了一间看起来较为结实的土屋做我的栖身之地。
  推开门,屋内的情景惊得我目瞪口呆,这里有人!一对青年男女跪在地上。他们已是雕像一般。他们面朝着竖起在屋里的一块土碑。说是碑,它的宽度却比高度要长。“碑”上没有任何文字和符号。青年男女的姿势像在拜求、祈祷。但和…般拜菩萨略有不同的是,他们合拢的双掌不是朝上,而是朝前。双手的十指不是贴在一起,而是相插着。桌上有烛台,蜡烛己燃尽。看来他们的生命是在一个夜晚结束的。那个夜晚……也许不是夜晚,是突然卷来的流沙淹没了整个城镇,把白天变成了夜晚。于是这对青年男女点起蜡烛,虔诚地祈祷直至最后一息。
  我不能住在这里。
  另选了一家,又见跪着一位老妇,我推门时带进风来,使她的白发飘动了一下。
  我连走好几家,情况差不多,桌上一样的烛泪,地上一样的跪拜。
  好容易找到一间空屋,灾难发生时主人大概正好出门了。
  这里也有和别家一样的土碑。桌上有个盒子。我打开盒子,见里面放着一支蜡烛。别家的蜡烛都已燃尽了,而这是一支完整的蜡烛。它是土色的,显得挺粗糙,像是用泥土捏出来的。
  和木屋一样,土屋里也挖了井。我又捡一个土块扔下去,好半天才听见它落到井底。
  我喝了点自己带来的水,就来摆弄电脑。主办单位四海网站为了这次活动特别开辟了一个聊天室,我将在那里与专家、网友们对话。
  我来到聊天室,已有一些网友等待着了,其中就有蒙萌。
  蒙萌说:感谢我吧?是我使你成了幸运儿。独行侠正在干什么?我猜你会像刚游过泳一样,用一只脚一跳一跳,把耳朵里的沙子哗哗地倒出来。
  我就把我在这里目睹的一切叙述出来,加上数码照片。
  聊天室里一下子没了动静。我知道他们都被吓着了。
  最先有反应的是一个叫“呼吸”的网友,他说:看来废城的居民是因为流沙的掩埋,室内空气渐渐耗尽,而被夺去了生命。由于真空和干燥,不易腐烂,他们当时的姿态得以保存下来。
分享:
 
更多关于“废城蜡烛”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