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废城蜡烛


把吃的喝的留给我,直升飞机飞走了。
  对我的考验开始了。四面是无边的沙漠。这时除了我自己,再也看不到别的有生命的东西。我是喜欢热闹的人,很难忍受孤独,这时哪怕有一只苍蝇给我当宠物也好。
  在城市里,我的目光老是在各利r建筑物间东碰西撞,无法自由伸展,现在才领略到什么叫视野辽阔。我看到很远的前方有一团旋风在沙原上来回奔跑,这旋风一定很年轻,滚动的沙匠像小伙子脚下的足球。
  像梦一样,我身边就是那座麻延滴滴河废城。由一家著名网站和旅游公司合办的这次独行侠探险活动,有好几千人上网报名,我没想到我会被抽中。
  我不是探险爱好者,对考古也没有特别的兴趣。消息是蒙萌告诉我的。她从网上得知,西部大沙漠中发生了沙龙卷,一片积沙被掀开,露出一个古代城镇。那里原是麻延滴滴河流域,曾经繁荣过一阵,后来这繁荣随着麻延滴滴河的消失而消失了。独行侠探险活动很刺激的,唯一的参加者将在这完全厦生甚至神秘莫测的环境中度过三天,只有一台手提电脑当他的仆人。 “好疯狂啊,”这是喜欢夸张的蒙萌的口头禅,“我敢说,我们班,我们全校的男生,没一个有胆量去报名的。”
  就冲着这句话,为了全班全校的男子汉不被轻视,我报名了。但我没仔细想象过当独行侠的感觉,因为在任何一次抽奖中我都运气不佳。
  可现在我真的来到这不可思议的地方。
  我先在街上转了转。这是一条土路,但已像石板一样坚硬。路面上各种痕迹历历在目,有车轮印,马蹄印……不过,这是马蹄吗?会不会是驴蹄,骆驼蹄,或属于别的什么已绝种的动物?我用数码相机把这些蹄印拍下来,等会到网上去请教专家。我也拍了路边的房屋。都是垒:卜成墙,家家的院墙上刻着鱼鳞一般的花纹。
  走到土路的尽头,我看见一些高大的木屋。比起土屋,木屋破败得很厉害,都发黑了。
  我走进木屋中的一间。里面很宽敞,屋角还有一口井,井上盖着盖子。
  木制的井盖厚厚的很重。我把井盖推开一点,朝下张望。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见。井里应该没有水了吧?但我还是特意去门外捡了个土块,扔到井里,果然没听见水声。
  刮风了,朽坏的屋梁吱吱呀呀,我赶紧跑了出来。
  我选了一间看起来较为结实的土屋做我的栖身之地。
  推开门,屋内的情景惊得我目瞪口呆,这里有人!一对青年男女跪在地上。他们已是雕像一般。他们面朝着竖起在屋里的一块土碑。说是碑,它的宽度却比高度要长。“碑”上没有任何文字和符号。青年男女的姿势像在拜求、祈祷。但和…般拜菩萨略有不同的是,他们合拢的双掌不是朝上,而是朝前。双手的十指不是贴在一起,而是相插着。桌上有烛台,蜡烛己燃尽。看来他们的生命是在一个夜晚结束的。那个夜晚……也许不是夜晚,是突然卷来的流沙淹没了整个城镇,把白天变成了夜晚。于是这对青年男女点起蜡烛,虔诚地祈祷直至最后一息。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儿童时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儿童时代
更多关于“废城蜡烛”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