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丑小鸭”出生记


□ 赵晓兰

“丑小鸭”出生记图片1
能认出来么?照片中这个被双手托起的小孩就是葛优。你看他此时满精神、满逗人是吧?可刚生下来的时候,才不过2400克。葛老用手比划着:“也就相当于四瓶啤酒那么重,简直就是只丑小鸭,当年他出生前后可是让我着了通急”。
事情还得从上世纪五十年代说起。在拍摄《平原游击队》的期间,年轻的葛存壮戏里戏外两头忙,他向导演苏里请了个假,抽空从外景地昌平回了趟北京,与恋人施文心举行了一个最朴素的婚礼,“洞房”不过是小西天附近借来的一个八九平米的陋室。
爱巢虽小,却幸福、温馨。
结婚一年多后,妻子有喜了,二人好高兴,憧憬着做父母的喜悦。尤其是葛存壮,一个非常喜欢孩子的人。他们做好了一切准备,就盼着这孩子赶紧来与他们共同生活了。为了方便去医院检查,妻子还搬回了西单捨饭寺的单位宿舍。一天晚上,施文心忽然感到肚子疼,同事们赶紧带她去天坛医院检查。葛存壮闻讯赶到,当得知妻子有早产的迹象时,他的心“咯噔”一下提了起来。
真是祸不单行。第二天复查、办住院手续时,一位女大夫把他叫到屋外,悄悄告诉他:“你爱人的身体本来就很弱,又胎盘前置,生的时候可能阻塞,对大人造成危险,有死亡的可能,孩子能不能保住也不知道。……生的时候,如果只能保一个,你要哪一个?”葛存壮的心仿佛被猛击了一下,脑袋忽地就懵住了,只会一个劲傻傻地,发自本能地说:“两个都要!两个都要!”。他不理解“如今是新社会,大夫怎么还能问出这样的问题?”
那段时间葛存壮的心情很沉重,白天在妻子面前,还得强作欢颜,到了晚上就无精无采的。那时北影厂演员都住在一个大院里,每天晚上到了十点,就要打铃睡觉。葛存壮总把那铃声误认为是来自医院的紧急电话。每每铃声乍响,都搞得他心中一阵紧张。那真是一种煎熬啊!
这一头心急火燎,那边拍片同样紧张。在电影《红旗谱》中,凌子风导演大胆起用了葛存壮,让他饰演片中的反面一号。葛存壮跑了多年的龙套,碰到这种机遇,当然格外珍惜。他心里想:“绝对不能辜负组织的信任!”扮演年龄跨度很大的冯兰池对他来说是一种挑战。电影的外景地在天津,那年月纪律严格得很。拍电影就是政治任务,就是“一帮革命人拍革命戏”。全摄制组就一辆大卡车,不拍完不准回家。此时的葛存壮真是一心二用了。琢磨完电影剧本后,一边还要挂念着妻儿。常情思深处时,不禁暗自垂泪。
于是,他提笔给那位医生写了封信,情辞恳切地请求她想尽一切办法保住大人和孩子。大夫看后很理解他的心情,予以好言抚慰,告诉他院方定会全力以赴。当时的施文心,因不知个中原委,对于生孩子很乐观,幸福地享受着丈夫的悉心照料,却不曾想到葛存壮此时焦虑得已濒临崩溃的边缘了。——之后事过境迁,信被妻子看到,她感动不已,夫妻俩一直把它当作情感的见证。
这天,葛存壮按惯例来医院探望,当得知妻子已被推进产房时,他焦急忐忑地跑到产房门口,护士从里面出来拦他。刚好,产房的门露开了一条缝,葛存壮赶紧透过门缝往里瞧,恰逢施文心回眸,两人目光相遇,都感到了对方鼓舞的力量。妻子看出了他的不安,对他莞而微笑,令葛存壮百感交集。门被护士关严了,葛存壮深吸一口气,平添了几分信心和力量,并做好了应对不测的心理准备。
“别人家生孩子,大人又哭又喊的,但是我老伴心态很好。她说这孩子的冲劲还是蛮强的,很快就出生了,没觉着很疼。”结果有惊无险,母子平安,欣喜若狂的葛存壮都飘起来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