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布之梦”


□ 李安源

“布之梦”
李安源

| 内容摘要 | 马蒂斯的绘画素以装饰意味的构成与色彩著称。本文从马蒂斯生前的纺织品收藏切入,试图通过其收藏品与其创作之间的紧密联系,揭示出马蒂斯的创作正是来自这些民间艺术的启发,从而实现了自己的艺术趣味与理想。
[关键词]马蒂斯/纺织品/创作

“布之梦”图片11→法国印染布料 19世纪 49.5英寸X69.5英寸
正如列维·斯特劳斯(Lévi-Strauss)在他的图腾学研究中所声明的,动物图像有助于拓展人类的思维。同样,亨利·马蒂斯(HenryMatisse)或许早就断定,纺织品也有助于启发艺术家的创作灵感。尽管博物馆馆长们总是试图在那些举世瞩目的大师们身上寻找新的视角,如莫奈、毕加索等,却很难让我们切身感受到作品的新意。通常情况下,那些展出无非是让人重温一下昔日旧梦而已,或者是给旧梦添加上些许精神的脚注。而“布之梦——马蒂斯的绘画与他的纺织收藏品”这场展览的与众不同之处在于:它成功地令一位家喻户晓的艺术家焕发出新的光彩。

敢于独持这种新锐观点,或许正是由于策划该展览的核心人物—希拉里·斯珀林(Hilary Spurling)并非艺术史家,而是一位艺术传记作家。希拉里·斯珀林是一位英国作家,她早期的著作在涉猎艺术之外,最值得注意的就是对两位在某种程度上属于边缘角色的英国小说家的关注,这两人即康普顿-伯内特(Ivy Compton-Burnett)和保尔·斯科特(Paul Scott)。显然,斯珀林并不是为这位现代艺术中心人物作传的最佳人选。但是,从她所作的《马蒂斯传》第一卷中可以看出(该书出版于1998年,第二卷现在刚刚出版),尽管作为一个批评性的图说者还存在某些局限性,但她却善于运用她锲而不舍的研究技能,去挖掘那些被虚构情节所湮没或忽略的重要史实。
“布之梦”图片2
2→有蓝色桌布的静物 1903 布面油画 34.5英寸X46.5英寸
马蒂斯的艺术植根于他的成长环境,他主要在皮卡地的小镇勒卡多长大,这是一个纺织工业占据日常生活的地区,因此,对这位未来之星来说,唾手可得的视觉感受(与自然不同)是他艺术灵感的唯一源泉。正如斯珀林在书中所说的那样:“那儿没有用于展出的画廊、博物馆或艺术收藏品,甚至连一座公共雕塑都没有,更别说是在这些烟囱遍布的镇上能看见一幅壁画。对于一个早已梦想挣脱樊笼的孩子来说,其萌生的视觉想象力,正是来自于遍及伯汉(Bohain)地区的织房和工厂生产出来的豪华的、炫目的、色彩缤纷的丝绸。”同时,一些印着伯汉丝绸样品的精美书籍,也陈列在展览会上。(这些书籍为皇家杜马学院所掌管)当斯珀林论证自己对展览的独到见解时,就揭示了这些纺织物是如何点燃了一个男孩的想象力:绚烂而纯净的色彩,音乐般的节奏,生气盎然且琳琅满目,即便在今天,它们依然散发着一个世纪以前的清新,依然光彩照人,依然能点燃你的梦想。此次展览一共展出了80件马蒂斯的藏品和作品,其中大约40件为布料、地毯、帷幔、时装等类似的纺织品,这些藏品都是从他的“工作藏书室”精选而来的,直到现在仍珍藏在艺术家的家里。无论从哪个层面,这些纺织品都给人一种栩栩如生的感觉,这也正是它之所以成为画家艺术素材的主要原因。
在今天,传记研究已经很难处于艺术史的最前沿,但是也许它们应该复兴起来。可以说,斯珀林的研究只是沉浸在艺术家的创作生涯中作一种整体上的洞察。毋庸置疑,与现存的关于马蒂斯的文学作品中更为熟悉的主题的拓展相比,她在编目上所做的工作也同样是有价值的。杰克·弗莱姆(独自撰写了关于马蒂斯的传记:《马蒂斯和毕加索》,2003)从艺术家的作品中探究了他称之为“装饰性的结构”的发展;拉布傅斯(Rémi Labrusse)教授考虑到伊斯兰艺术对画家的影响;而多米尼克(Dominique Szymusiak)则分析了马蒂斯设计的为数不多的几组服饰中的一件,即马蒂斯为文斯(Vence)教堂设计的十字褡。然而,在他们之中,却无人能真正领会到纺织品在马蒂斯绘画中具有的本质、艺术内涵及重要性。就像斯珀林阐述的:“马蒂斯的祖辈,几代都做过纺织工。纺织品已经浸透在他的血液中,他的生命中已经不能没有纺织品。”在这个意义上来看,这个展览仅仅是为该课题开了一个好头,而下一步的继续研究还有待时日。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