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青瓷


□ 言 子

从烈火中出来,已经不再是泥,像凤凰涅槃一样,她脱胎换骨,有了自己的身体和灵魂。她告别了过去,告别了田野和大地,告别了骄阳和风雨,还有浸湿着露水的漫漫长夜,告别了生命的质朴和丰盈,四季的春华秋实,告别了一双双粗糙的手和宽大结实的赤脚。她现在是小家碧玉,是大家闺秀,待价而沽。她知道自己的身价,人家把她铸造出来,就是为了要让她华丽华贵。她实在是太精致太美丽了,冰清玉洁,泛着幽幽的蓝光,身体里有一团雨雾,青峰就在半遮半掩的雨雾中,洁净又清爽。如此的超凡脱俗,没有几个人敢问津,他们只能远远地欣赏,然后一走了之。她被束之高阁,在一个热闹又冷清的地方,很多的人来来往往,忙着挑拣所需的东西,挑拣打折商品,难得有人看她一眼。这些人实在是太忙了,忙着生存和生活,怎么会有闲情逸致瞄她一眼呢!再说她高高在上,矜持又冷漠,人家只能敬而远之。她和他们都知道,不是同类,难以走在一起。
她的身体蒙上了灰尘,蓝幽幽的光在尘埃中哀叹,流水一般,仍然掩饰不了她的美丽和冷漠。这样的冷漠里有几分寂寞和自恋。那个曾经为她清洁的女孩,不再管她,每次她要站在一条高凳上才能扫去她身上的灰尘,她已经厌倦了。她也有些厌倦,没想到结局竟然是这样,这不是她期望的。但她没有失去希望,极有耐心地等待着,她太明白自己的价值。当初在炉火里煅烧时,熊熊烈焰已经注入她的体内,冷漠不是她的本质。冷却之后的梦想更热烈更持久,焰火煅烧出来的梦,像她的灵魂一样持久。做梦的身体是被一个男人的双手抚摸、揉捏过的。
她还记得那个男人的面容。
那时她还是山野里的一抔黄土。
那个男人走近时,她的身体刚刚从春天里苏醒,几株野草在她的肌肤上细语。男人伸出一只粗糙的手摸了摸她,细细地掂量着,认真又专注。她看见男人的手指很长,指关节由于长期劳动有些变形。男人光着的两只脚又宽又长,脚趾丫分得很开,是经常不穿鞋子的缘故。男人仔细研究着她,把她放到鼻子下闻了又闻,什么也没说就回去了。男人在做这些时冷着一张脸。后来的一个黄昏,男人带了几个人,拿了竹筐,把她搬到了另一个地方。他们开始强暴她、蹂躏她,白天黑夜。他们的双手强劲有力,双脚也是强劲有力。他们充满力度的手掌和脚板将她撕裂、揉碎。她不堪重负,呻吟着狂叫着。男人不管她的痛苦,狂热地撕裂她。她听见了男人哼哧哼哧的声音,痛快淋漓,是一种力的宣泄。他看到男人的脸上挂满晶莹的汗珠,闻到了来自男人体内的咸味,像大海的波涛一样汹涌。刹那间,她懂得了这样的男人,甚至听见了男人胸腔里那股不可抵挡的汹涌的潮声。她和那些男人撕打着,以柔克刚。男人要将她消灭将她战胜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们就这样撕打着,较量着,男人有的是力量,她有战胜男人的柔韧,这是她的力量。男人当然知道,不顾一切,反反复复撕裂她。不断地将她揉碎。经过几天的较量,她终于败了。她经不住几个强有力的男人轮番对她的攻击。那个领头的男人说好了,像是在对她说。他们不再施暴,温柔又百般体贴地对待她。男人粗糙的十指细致入微。她感受到了手指传递的温热和柔和。男人花了很多工夫把她打造得很精致,不再是—抔泥土,是一具精致的器物,但她仍然是一抔泥,只不过是有了形状。男人用自己的力量和热情铸造了她的外貌,男人很满意,他很满意自己的杰作,他说将是一件精品。男人很自信,把她放进了火窑。经过数日的煅烧和冷却,她终于脱胎换骨,不再是一抔黄土。她获得了新生,在烈火中诞生成了一件精美的器物。
她的诞生是经过无数个男人的撕裂,经过无数个男人的抚摸。男人将自己的一腔热血,将自己的灵魂注入了她的体内。她就这样诞生了。
女人走近她时,男人已经弃她而去。
她看到了女人脸上的沧桑。只有这样的女人才会走近她,太年轻的女人肤浅,是不把她当成一回事的,她们还认识不到她的价值,要等她们慢慢变老,在风霜中有了深厚的阅历,她们才会懂得她。女人那一次买了很多器物,女人对瓷器偏爱到病态,尤其是青瓷。女人几乎把所有的瓷器都买回了家。她没想到寂寞地等待了这么久最后是落到一个女人手里,这不是她所期待的。她忘不了那个使她成为器物的男人,那个五大三粗,粗暴又细腻的男人。他那双强劲的手抚摸过数不清的像她这样的器物。这是他不能控制的。他把她们造就出来就把她们放置一边,她只是男人生命中的一段过程。男人在造就每一只青瓷时都忘我、投入、激情飞洒。男人将她送入另一个人的手就彻底把她遗忘了。他已经记不清造就过多少青瓷。
女人很美丽也很精致。女人有洁癖,每天把房间打扫得一尘不染,尤其是那些瓷器,女人每天要清洗两三遍。清水流入指间滋润着瓷器时,女人有一种快感。女人每天的快乐就是在清洗瓷器中得到的。女人很优雅很宁静也很孤寂,她似乎在享受着这样的单身生活,从来没有男人走进房间,也没有女人走进来。有时女人也出去,她不知道她在外面都干些什么,更多的时候她是待在房间里,不做事不睡觉的时候读一本厚厚的书,在电脑上敲击。女人在做这些时不紧不慢,不慌不忙。若有所思。这时女人完全把她弃置一边,忽视了她的存在。女人的房间四处摆满青瓷,书房也是青瓷栖居的地方,书柜里的青瓷同那些书在一起,发出清澈的蓝悠悠的光泽。女人读着书打着字听见了青瓷的浅唱。她当然懂得,懂得那些瓷器们都不是纯粹的静物。谁说她们是静物?她们看似静默,其实都是些游走的精灵,都是经过烈火锻造的精灵!她们华丽光洁静谧的身体里全是烈焰,那些火苗燃烧着喷薄着,笑着唱着。火焰的欢笑是美丽的。美的极致!她每时每刻都在体验火焰的欢笑,但她始终是那么沉静,那么静谧,仿佛真的是一只静物!
分享:
 
摘自:海燕 2006年第09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