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瓦房顶上的琴键(外一篇)


□ 余继聪

瓦房顶上的琴键(外一篇)
余继聪

余继聪 彝族,一九七一年六月生于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一九九四年毕业于云南师范大学中文系,系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现为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民族中学教师。曾在《中华散文》、《民族文学》等报刊发表近百万字文章。作品入选多种散文选本。获第三届老舍散文奖、第八后边疆文学奖等。

总是很怀念那些土墙瓦房上的瓦,那些风雨、阳光、猫和小鸟手指脚趾下的瓦。但是瓦房越来越罕见了,乡村里人家富裕起来,首先想到的就是掀倒土墙瓦房,盖钢筋砖混结构的洋房,或者水泥浇灌屋顶,或者顶上盖高档波型瓦。
没有了鳞次栉比的瓦房,没有了鳞次栉比的屋顶瓦,没有了瓦房上那一排排起伏流畅的、大气无比的青灰色琴键,再灵巧聪慧的云,再灵巧聪慧的风、再灵巧聪慧的雨、再灵巧聪慧的阳光、再灵巧聪慧的仙子也无法弹奏出风雨阳光敲打屋瓦那么优美动人的天籁之音了。雨的手指、云的手指、阳光的手指、仙子的手指敲下来,哪里去寻找那一排排高高低低的瓦灰色琴键呢?她们的手指,必然在天空里犹犹豫豫,寻寻重寻寻。
小时候,听惯了雨滴敲打弹奏瓦房的美丽曲子,或者急切,或者舒缓,或者轻悠,或者低沉,总是那么和谐流畅,音韵优美,余韵袅袅,觉得雨和瓦是那么亲切。
慢慢的,是谁剥夺了我听这世间平平常常,但却已经罕见的美丽曲子的权利?我熟悉的那些指法娴熟、韵律柔曼的曲子藏到哪里去了呢?
突然之间,万籁寂静,只听到雨水从水泥屋顶上哗哗流下的声音,或者只听到雨滴咚咚敲打在防盗网顶铁皮上发出的刺耳声音,那么不和谐,那么叫人心惊胆战,不仅经常吓着我,也许还经常吓着伸出这雨点做手指的云姑娘或者什么仙子吧?她们本来是看中了瓦房这青灰色的古琴,现在却不得不退而求其次,很不情愿地敲击这造型难看、音色恶劣的洋玩意了。她们的心情一定像我一样不好。
瓦房顶上的瓦分为筒瓦和板瓦两种,盖瓦房的时候,冲筑好了土墙,架好柱子房梁,钉好鳞次栉比的椽子,先把宽大扁平的板瓦搭在两根椽子中间,一排排由屋脊上续接下来,一直到屋檐边。然后在椽子上扣筒瓦,也由屋脊上续接下来,一直扣到屋檐边。这样,板瓦下凹,筒瓦上突,筒瓦上的雨水就流到板瓦上,筒瓦是盖住椽子,而板瓦是接水和淌水的。水顺着一排排下凹的板瓦流下来,从屋檐丁丁咚咚低落下来,或者哗哗流下来,好似穿梭织布,也如手指敲击琴键。
儿时在乡下老家,是可以日日听风雨或者阳光弹奏屋瓦的美丽天籁之音的。
小雨由远即近,或者由近即远,丁丁咚咚敲击瓦房,不急不慢,舒缓流畅,是很好听的,这样的天籁之音,适宜披着蓑衣,戴着斗笠,在屋檐下边听,或者在院子里忙碌时听。
大雨急切而来,如铁骑突出,刀枪莽撞,敲打得屋瓦欲裂,震震有声,应和着雷声阵阵,屋檐边雨水泻下如注,哗哗哗哗,各种声音发生共振,轰轰轰轰的连成一片,辨不出哪个音是弹奏者的衣袖在空中摩擦发出的,哪些是雨滴敲在屋瓦琴键上发出的。这样的曲子适合在晚上弹奏,应该躲到屋子里,夫妻孩子相拥衾被中欣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