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观看研究的路径与困境


□ 曾 军

  国外学者把当代观看研究划分为三种路向,即“对象化”阶段、“官僚化”阶段和“后现代主义”阶段。这种划分,一方面显示了观看问题在当代西方文化理论中的重要地位和丰富程度,另一方面可能是其理论偏好问题,其所展开的路向带有较明显的随意性,并非是对当代文化理论中观看研究路向的最好概括。因此,本文欲在“放宽历史的视野”中,展开对观看研究的路径与困境的反思。
  
  一、意向主义:纯粹的直观
  
  从某种意义上说,现象学为观看研究提供了基本的方法论支持。这不仅表现在从胡塞尔到海德格尔到梅洛一庞蒂、萨特等现象学大师们为我们提供了不少直接的对“观看”问题的论述,更表现在经由他们的努力,使得“现象学方法”成为20世纪观看研究不可或缺的理论资源。
  但是,我们之所以能作出这个基本判断,纯粹是建立在对诸位现象学大师之间风格迥异甚至话语体系都完全不同的忽略基础之上的。唯一的办法只能是以胡塞尔为中心兼或涉及其他理论家的观点来描述一下所谓观看研究的现象学方法。在胡塞尔那里,“观看”被直接定义为“直观”,成为一种经过了先验还原的“观看方式”。由此,胡塞尔发展出一整套适用于观看研究的理论,而“意向性”、“悬置”、“直观”等成为其核心概念。胡塞尔现象学的研究对象是“意识”,而这个“意识”具体来说就是意识的意向性活动及其相关物。简单地说,人的意识都是对某物(对象)的意识,如果离开了对某一特定物的趋向、指向或者说意向,就无所谓意识。所以,当我们谈论意识的时候,这个意识总是指向某物(或对象)的意识,无论这个对象是认识还是情感,也无论这个物是外在现实还是主体自身。胡塞尔认为,人类主体都有进行“意向活动”的能力并必然的要求有某种意向性结论。而“意向性”的首要特征就是“悬置”(ep-oche),即胡塞尔所说的“我们将该设定的一切存在性方面都置入括号:因此将整个自然世界置入括号中……使我完全隔绝物任何关于时空事实性存在的判断。因此我排除了一切与此自然世界相关的科学”。这种“悬置”正是被人所津津乐道的“现象学还原”的方法。通过对外物的“悬置”,使得主体在意识活动中实现对外物的存在存而不论,只专注于进入脑海中的各种意识现象,并在这一意识过程是将经验的意向上升为超验的意向,从而实现现象学意义上的“直观”。胡塞尔特别指出:“现象学的直观和‘纯粹’艺术的美学直观是相近的。”这直接开启了通向现象学美学的通道。这也使得“现象学还原”、“悬置”、“直观”等现象学方法直接对当代艺术实践和艺术理论发挥作用。在现象学观念的影响下,具象绘画明确打出了“现象学”的旗号;现象学的描述方法甚至影响到了萨特的存在主义式观看、罗布一格利耶式的“物主义式观看”。在现象学运动的影响下,从事视觉知觉和心理的心理学研究也打上了现象学的烙印,其中最为典型的就是“完形心理学”。完形心理学以“直接经验”或“现象经验”为研究对象,致力于对意识的组织结构和整体行为的研究。在阿恩海姆的艺术视知觉那里,知觉的观看是与日常的观看完全不同的观看,“对于日常生活中的实用目的来说,观看是为实践活动指引方向的基本手段。在这个意义上说来,‘观看’就是通过一个人的眼睛来确定某一件事物在某一特定位置上的一种最初级的认识活动”;而在对于视知觉研究来说,它的活动不再只是一种像照相那样的消极的接受活动,而是一种积极的探索,意味着捕捉眼前事物的某几个最突出的特征,以便能唤起人们对这一复杂事物的回忆。为此,阿恩海姆更愿意将这种观看能力称为“眼力”。
  毫无疑问,观看的现象学为我们展示了一种非常纯粹的理想性的“看”。这种观看悬置了观看主体的先人之见、摆脱了观看对象的物性束缚、甚至能够克服肉眼视域的局限而实现知觉的完形。但是,这种描述性分析的有效性却是值得怀疑的:首先,我们能够悬置观看主体的先入之见吗?恐怕不能。正因为此,海德格尔、伽达默尔才在“阐释的循环”中展开对于人类理解与阐释的现实性维度。其次,我们能够去蔽观看对象的物性束缚吗?恐怕也不能。正因为此,马克思一再强调任何产品(包括物质产品和精神产品)的商品属性,法兰克福学派才能够在“生产”与“消费”的具体环节中展开对资本主义生产关系的批判。最后,我们能够实现知觉的完形吗?我不否认阿恩海姆、杜夫海纳卓越的艺术感受力和文字描述能力,但是,他们所展开的仅仅是一种“形式一心理”的维度,而“内容一心理”的维度却相对被忽略掉了;还有,并不是所有人都具备或能够具备这种高超的知觉完形技术的,那么,对于普通观者而言,在可见与不可见、所见和所未见的缺憾中如何展开他们的观看呢?很显然,无论是现象学还是完形心理学都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二、构成主义:对图像的凝视
  
  如果说第一种思路是从对人的“观看”行为的现象还原基础上发展出来的话,那么,第二种思路则是从基于文本、图像中的表征分析发展而来,它所意欲解决的问题最初并非是“观者如何看”的问题,而是挖掘“表征中观看的结构性关系及其意识形态动机”。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