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心悦君兮知不知


□ 王玉清

王玉清

  活着,这年头已颇为艰难:而让爱情同期保鲜,风风光光地过往,更是谈何容易!

  爱情难以保鲜,感情日久生尘。

  当衣食住行敷衍成了爱的外壳,这谢却了娇美花朵的花盘,它饱满丰硕的籽粒,迟早会在岁月中悄然失落。岁月呢,依旧步履匆匆,色彩从红紫烂漫,会变得暗淡苍老。此前的爱情啊,它的疆域越广,幻影越多,恩惠越深,现在则郁结越满,光影越暗,积尘越厚。这真是:今日无语处,昔时为大海。

  都说我们俩是一对感情平淡的作家夫妇。

  作家一般都感情丰富,见解独特吧,但是对于爱情,长久以来,我们却真的没有想法!我们从相识相爱,到结婚生女,一直遵循那种古老的法则:抓过家族递交的传宗接代的接力棒,使过劲了;谱写家庭必需的柴米油盐的接续史,弓下腰了;担当法律赋予的赡养抚养义务,出着力呢……但是我们,始终是两个人,一个男人与一个女人。至少在物质上,在或大或小、或高或低的空间中,在或久或瞬、或远或近的时间里,只是一对组合,两个个体,不是一个人,特别是在生活安定、人到中年的时候。

  具体地讲,我们在大大小小的场合以及人前人后,一向避谈爱情。天荒地老、海枯石烂的,不是我们;庭前拜月或者巫山断肠的,更不是我们;——除非在偶尔一见的文章里,这样表述过:论人是非先论己,防人不如先律己。这应该是我们俩的心防通则吧。

  我们俩,从来互称家属,不称爱人。爱人的名头,响亮动听,但是现实生活中,多半掺假;家属的称谓,互为归依,哪怕感觉像私人财产,毕竟有法律上的保证,更是心灵默认的契约。我们俩,不是在经济上搞AA制的那种,也不是诗人舒婷提倡的橡树木棉树的那种,更不是彼此小心翼翼、诚惶诚恐生活在一起的那种:夜半怨男人不良,白昼恨女人不淑。

  避谈爱情,从当初引为知己,一直以来,我们已约定俗成,从不逾规。尽管发展计划各自倾向明显,但是并不互相排斥;家用起居各有算度,但是总能求同存异;辅导孩子成长,分工不等,但是大体上保持定位一致……记得一次酒宴上,和几组家庭把盏叙旧,有一位男士特别健谈,席间慨叹,美好的爱情总是在电影戏剧、诗词歌赋里,人间真爱,几至式微。也许我们俩对爱情信念不渝的坚守,让我家属听来觉得不顺耳,她突然发飙,几乎有点失札:你让他们走出屏幕、纸张,到这世上来活活看!哪知众人同声赞赏。

  活着,这年头已颇为艰难;而让爱情同期保鲜,风风光光地过往,更是谈何容易!

  于是大家七嘴八舌,议论开来:女人深夜醉酒、红杏出墙;男人大组合之外,又偷偷地搞个小组合之类,如今好像已成了家常便饭

  我们俩,不是没有争执,吵架,但是从来没有把这些争吵与爱情、婚姻挂钩,更不会千方百计地摸准“牌路”,寻找分手理由。我们俩,不是没有摔门而出、甩手不管的怨气,但是从来都是自我反省、平抑情绪后,清醒地归来。用我家属的话说:“好像也没有什么地方可去,只得回家,老死在一起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