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被功能化的我们


□ 田 松

王蓓走了。我很意外,却不觉得特别的震惊。这些年来,有太多的人以非同寻常的方式骤然离去。十年前,我曾经为一位割腕而去的女孩子沉重了许久,虽然我们也只有一面之缘。我多次试图成为她,想象她离去的时候是什么样的心情,最后又是什么样的力量驱使她做出决断。然而那时,这些都超出了我的想象。直到后来,在暗黑的夜里身心俱疲的时候,似乎才略有体会。谁说那不是解脱呢?
人是脆弱的,脆弱得像根芦苇。只不过,是会思考的芦苇。就是这比芦苇多出来的一点点,让我们能够意识到脆弱本身。
在王蓓追思会上,莽萍老师说,她忽然发现自己并不了解王蓓,每一次见面,每一次接触都是因为工作,她们最后的交往也是因为工作,两个人都为动物福利的国际会议身心俱疲。我忽然想起以前写过的一些事情。诗人海子死后,他的朋友们为他整理遗物,忽然发现,他们对海子的个人事务几乎一无所知。他的家庭,他的爱情,他的健康……全都茫然不知。甚至找不出一张海子的照片来!他们的交往几乎都是纯精神的交往,与世俗无关,与肉身无关。那时,我忽然意识到,我们自己正处于类似的状态。然而,我们又怎么可能知道更多呢?
我给老丁打电话,问:你们两口子的感情怎么样啊?他一愣,说:很好啊。然后问:你怎么忽然问起这个问题了?
的确,对于我们这些朋友来说,这样的问题是不在讨论范围之中的,甚至是最亲密的朋友也不谈。我的同龄人大多有过这样的经历,刚刚工作的时候,马上就会有年长的女同事热心地询问家庭情况,张罗对象。这种行为被我们嗤之以鼻。我们认为这是落后的、低俗的。而我们自己则有着代表未来代表进步的与时俱进的新理念,我们追求超俗的爱情,我们追求纯粹的精神。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放在眼里,介绍对象,多俗啊!果然,社会进步了,现在,这样的年长女同事已经不多了。甚至,每一位同事都本能地回避知道他人的生活状态,那些从前人们第一次见面可以谈论的话题:你多大了?父母做什么工作啊?兄弟姐妹几个呀?都在做什么呀?有对象没有啊?对象干啥的?咋认识的?啥时候结婚呐?咋还不要个孩子呢……所有这些,都被打成了一个包,贴上了封条,封条上写着:隐私。隐私是神圣的禁忌,不可触碰。我们主动地不碰别人的隐私,也不愿自己的隐私被碰。保护自己的隐私,远离他人的隐私,成了我们遵从的新道德。而当一个人去掉了隐私,他的情感世界,他的肉身,与之血肉相连的触角和枝叶也就被去掉了。只剩下他所承载的功能。
我们每个人都被功能化了。我们所接触的,都是一些功能化的符号。这个人是卖保险的,那个人是做佛学的,这个人是处长,那个人是资料员……每个人都是某些功能的化身。每一种功能就像一盏聚光灯,把一个人照亮。我们只与他承载的功能打交道,而不关心或者不能关心承载这个功能的芦苇,芦苇的纹理。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我在《中国经营报》工作了短暂的几个月,曾经领一时风骚的《精品购物指南》就出自这家报社。报社有一个管理原则让我困惑了很久,叫做:不听解释。你迟到了,不用解释,解释也不听,扣钱。你没有按时交稿,不用解释,解释也不听,扣钱。理由也很简单:工作上的所有失误都会有具体的原因,这些原因都属于你私人的问题,与工作无关,所以你不需要解释,也不需要听你的解释。据说,这是一种先进的管理方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