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是美眉


□ 蒋 泥


我是美眉,我是漂亮的女作家。心气高傲的我与网恋中的博士的情感不断升温并终于有一天不得不见面的时候,悲剧在我的身上发生了……



我是美眉,我整天泡在网上,我为网站炮制文字垃圾,我靠垃圾生活,我喜好垃圾,离不开垃圾。我一个人过,没来得及成家,网是我的情人,我入了它的网,像一尾比网眼大过多多的鱼,逃也逃不开,我只能在这个情人的怀中不知不觉地变老。人们却不懂我的女儿心,公认我为网上四大美女作家之首。所以能“之首”,不仅因为芳龄我为最,而且因为我是唯一货真价实的处女
我是处女,活过二十八年,如果是只猫,那已经成精了;我不是猫,我有欲望,我也能动情,可我不能学猫们叫春,我碰不上如意郎君,我还在找,一直到自己能触电和心跳,在此以前,我必须克制心头饱涨饱涨的情欲,我决不叫春,我不能学猫。
我和我的情人唯一的联系方式是文字与图像。我的文字都先在网上发表,网是我的情人,他向我开放,我也得向他开放,全方位地开放。这样我那些文字的周边,就镶满了我的玉照。通常都是半裸不裸的——我一直以为“半裸不裸”比“赤裸裸”强,赤裸裸让人一览无余,不那么含蓄,不那么淑女。也许我还算不上淑女,但一定要像个淑女——世上一切事都以中庸点好,不要太前卫,即使是真理,不也以“半裸不裸”好吗?否则赤裸裸的,如同我们现代女性那样,该失去多少叫人想入非非的魅力!
我半裸不裸着,在网上开花,在网上微笑。我的形象可比文字妩媚、活泼、有趣多了,文字受着它的照耀,处处熠熠生辉。
网上这些文字,人们也把它叫做“作品”,这使我心虚,感觉它不易捉摸,就像我对身边男人们的感觉那样。
这个时代的男人的确都是这样,我不知道他们陷落在什么旮旯,我对他们一无所知,只在无聊时能把他们调出来,对着一颗同样苍白渺茫、无所依归的灵魂,明知道撞击不出火花,我依然漫游在网上。
后来,我的文字都变成了书,变得可感可摸,我欣喜异常,知道自己的存在再不是虚的。嘿,我本就自虚里面来,何必劳心费神,一切都追求实在呢?
网上的文字能够可感可摸了,我的情人就具象化了,我把它们拉回来几大包,房间里摆得到处都是,它们就可以随时陪着我——我需要爱人,如果没有值得爱的人,爱一个物也成。我需要爱,强烈的需要,憋着它我越发会难受。
目前我独个儿住,我家在朝阳门,我自己住中关村,我难得回家。我只有老爸和老妈,我是独生女,我是爸妈的宝贝。但是我大了,总该有自己的私生活,对于我的私生活,爸妈从不干涉。可我终究是他们的宝贝,这么大了,没把自己打发出去,即使我沉得住气,可以装着漫不经心,妈妈也要为我着急。她不时打来电话,电话里老是催——姑娘老了,就嫁不到好男人了,除非轧人家的姘头,找位能够做自己老爸那样年纪的男人;我看透了他们,我不要已失青春的肉体,我不想轧姘头——除非是“宝马”
我喜爱“宝马”,不喜爱“面包”,更不喜爱“脚踏车”。我出生在北京,我生来就是做人上人的,嫁就得嫁一位“宝马”,宝马不成就“潜宝马”,总之要沾边,不然谁供得起我的空慌?
我特别空慌,受妈妈启发,我在网上征婚;妈妈却不信,总说网络看不见摸不着,这玩意儿怎可信?她悄悄地给我在婚姻介绍所登了记。自打把我登记以后,妈妈每个周末都去那边看电脑,虔诚得像十七世纪的英国人去教堂礼拜。
妈妈本对电脑一无所知,由于我的关系,不知不觉就给扫了盲,她学会了按鼠标,还学会了认一些复杂的英语词,比如enter代表可以进去了,go on表示接着往下按等等。天底下有关扫盲的活动,如果能这样进行,那该多么浪漫、多么富有创意啊!
我很感动,人世间妈妈是最好的。平时她上班没什么事,假期更无聊,这下好了,她转起来了。人只要转着,就不会空慌;妈妈一旦忙活,也就无需要我陪了。别人却看不出她是在为我,常常拿异样的目光瞅她,都说这女人想男人快想疯了。
妈妈为我作出了巨大的牺牲,好在她越活越年轻,起码电话里总是眉飞色舞的,一回来总要向我汇报她的近况;听着她的最新发现,每一次都让我心乱,叫她说得热乎乎的,满以为世上的好男人很多很多,我不必孤陋寡闻,也不必怀才不遇,做一朵水仙花,自家爱着自家;但是见了几个以后,我对男人更没有信心了——他们的肉质怎就这般的差呢?怎就那么多癞蛤蟆偏当自己是天鹅呢?
对于这一次的征婚,我越来越疏懒、挑剔了;但是那样的见面也是有效果的,男人提不起我的兴趣,却很能钓起我的胃口,我越觉得自己需要一位男人了。有时候简直急坏了,真想跑上大街,随便拉一个算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