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思乡的石头(组诗)


□ 费 城

  夜歌

  今夜,一朵花被手指引爆

  我看见这些忧伤的姐妹落英缤纷

  我听见这些欢笑声撼动黄昏

  今夜,远离故乡

  坐在荒芜的山上

  一株麦草奔走在黑暗边缘

  一枚谷种透过语言裂隙

  述说遥远

  今夜,没有水的河床

  没有人的村庄都已远去

  我透过遥远的星空

  沉默并思乡

  城市边缘的异乡人

  面庞清瘦,眼眶遍布苔痕

  陷入石头的包围

  双手也变得沉重

  思乡的石头

  那些贫穷的,忧伤的

  面庞清瘦的石头

  那些疼痛的,抒情的

  十指冰凉的石头

  那些沉默不语

  在土地上奔跑的石头

  都坐满我的内心

  今夜,我们都在各自的梦里沉睡

  今夜,它们都在各自的故乡怀想

  今夜,没有星光,只有稻叶含香

  今夜,没有故乡,只有远方

  一只鹰立于思乡的石头上

  沉默不语

  像我一样……

  遥远的地方

  沿着小镇一路向西。登临

  静静的山岗,那么多

  疼痛痴迷的灵魂

  被阳光裹挟被晚风吹散

  乘着风,谁能将她们

  这些在草地腹部奔跑的花朵

  安全运抵檀叶飘香的地方

  哦,那是遥远的地方

  春天来得快去得也快

  多少人看见春天试图留下时间

  而时间之外,需要编织

  多少条银白的发辫,才能够

  赶上岁月的步履

  当大风吹来,静静的山岗上

  那么多穿金戴银的姐妹

  叮咚起舞

  搭乘最后一班春风驶离故土

  在他乡的风里飘摇

  入 秋

  入秋以来

  人们习惯于侧耳聆听

  落叶的沙沙声

  于是,我的目光渐渐搁浅

  甚至流不出水声

   多余的思考开始在黑土里腐烂

  语言也显得无足轻重

  以致承担不住一声鸟语

  当暮色降临

  阳光簇拥着挤满一块岩石

  此刻,我正在窗前眺望

  一场塞北的大雪

  南风掀动朝南的窗子

  仿佛树木都竖起了耳朵

  聆听着一个个时日涉水而来

  然后,把一双湿湿的鞋子

  放在水边的石头上晾晒

  村庄

  更远处是村庄日渐消瘦的脸

  我坐着或者站着,落叶不期而至

  渐渐落满整个冬季

  当暮色四合,羊群向西,马蹄嗒嗒

  十二月的打谷场,堆满稻秸

  驮着时间的河水向上缓行

  风中的母亲手提马灯

  披一件冷冷的霜衣走过旷野

  坚持在一块石头中呼吸

  她的前方是落日下的晚年

  平台上的童年被一盏月光照亮

  拎着小书包穿过整片失眠的土地

  我不知蓄满一冬的泪水

  能不能被记忆承担

  黎明之前,我抵达一滴露水

  一滴露水抵达一个入的内心

  南 风

  南风的手推动旧居的木门

  月光照亮水边的菖蒲

  穿羊皮短褂的牧羊人

  苍老的目光轻抚草场破旧的栅栏

  一棵小草把今秋的泪嵌入石头

  于星光初露时 沿着叶脉的河流

  遁入一首诗最隐秘的部分

  黄昏来临 暮霭吹暗树林

  风 扬起思乡的衣衫

  扬起眼里细碎的泪痕

  夜行的人把萤火虫误认为

  远方的灯盏

  雾气从土地周围聚拢

  芳香的稻秸直堆到天上

  在一个人浑浊的目光里

  一个人的叹息

  是多么微不足道

  秋 末

  多么盛大的秋天,一群蚂蚁

  将深秋的泪痕涂抹在光阴的树上

  南风一点点吹远,一片片木叶

  穿透破碎的阳光落在空空的桌上

  一只鸟躲在记忆的某个角落

  那小小的黑点

  让我觉察不到它的移动

  屋顶上,田野间

  洒满不知名的虫鸣

  空气中充满草香

  一队大雁雕刻出天空的苍白

  朝南的窗子半掩

  母亲唤我小名的声音多么亲切

  那些逝去的亲人们

  他们都去了哪里……

  秋之书

  远山,像流水。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