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玩”的意义


□ 唐 琼

  就像柏拉图所说的那样,传统意义上的艺术必须对人类社会有实际的意义,即有用,必须服务于社会生活和政治。艺术的学习、创作与欣赏,是教育青年、培养理想人格的重要途径,“诗不仅能引起快感,而且对于国家和人生有效用,诗不但是愉快的,而且是有益的”(柏拉图《文艺对话集》);黑格尔也认为:“每个从事政治、宗教、艺术和科学活动的人,都是自己时代的儿子。他们都把重要的内容和由此创作其必要的形象作为任务,所以艺术也就保持了定性,以致它能为一个民族的精神找到艺术的适当的表现。”(黑格尔《美学》)传统上对于艺术的功能,一直是强调它的教化作用,强调艺术是严肃而高尚的。
  但是在当代,随着艺术与生活的关系越来越紧密,艺术如何对人类有用?这是当今艺术家必须思考的一个问题。而在事实上,当代艺术家创作的任务并不都是立足于对固有答案的遵循与坚持,而呈现出对现实的批评和揭示的态度。约瑟·丹托提出的艺术终结论,其本意当然不是认为艺术已经走到了尽头,而是指出现代艺术被颠覆的缘由和艺术正在改变价值取向。
  艺术与艺术教育,与广义上的教育的关系是相辅相成的。当一个时代的艺术创作理念发生普遍改变时,便意味着教育的核心理念必然发生改变。
  在20世纪80年代初期,中国的艺术开始逐渐摆脱位居于主导的“有用”和“教育”功能,艺术的现实意义开始转向创造美。在此后相当长的一个时期里,中国学生所接受的艺术教育模式,更多的是在强调在传统艺术中寻找和建立一些联系,而美的法则多是建立在传统艺术规则基础之上的各种表现技巧和手段。因此,训练规则相对统一的基本功一直是教学最主要的内容,而且在材料、工具的选用上处于一种相对固定的状态。教师通常要求学生将基本功打扎实了,再走入生活,再创作,认为这才是一个正确的学习过程。但是,现在看来,这种凸显规则的教育理念和教学方式,使学生很少真正关注过自己的生活和个人内心的感受。在教学中,学生需要学习和解决的问题与个人的兴趣和要求无关。这样的教学其实并没有真正打开学生的视野和思路,学生努力学习、研究及培养的是创作和审美的共性,其努力的结果就是造就一大批思维和技法整齐划一的艺术“精英”人才,其艺术个性充其量是在诸如手法某方面生疏,某方面熟练的差异等。这种教学模式必然使“艺术来源于生活”成为一句空谈,学生学会了一种或多种方法,就意味着多了一种或多种束缚。艺术个性的培养显然没有在教学中得到应有的重视,甚至被完全忽略了。在教学中,学生所得到的答案与个人的兴趣和要求解决的问题没有多少关系。这样的教学其实并没有真正打开学生的视野和思路,学生的行为和他的年龄、背景、个性格格不入。
  在艺术创作中,个性不仅通过具体的形式得以呈现,更重要的是,艺术家以自己独特的生活视角与公众进行交流。但是,在艺术创作中显现的独特的视角必须伴随众多的思考和疑问,必须历经一个长期的探索过程。艺术教学实际上是这一探索过程的初始阶段,但这一阶段非常重要。
  个性是创造力的源泉,其目的是为了揭示个人在现实中尚未发现的自由和权利。从西方近代艺术教学的理念演变中凸显的一个特征,就是使艺术更接近生活,不断地发现和认知现实中的真实,这一点,始终是教育与教学改革的重要前提。艺术创作不是通过对任何艺术规则的驾驭而得以证明其存在的意义,而是直逼现实生活,甚至让其成为生活的一部分。人们不仅可以关注它、欣赏它,甚至可以享用它,这是一个不断对艺术本身进行反思和质疑,使其保持生命力的探索实践过程。因此,当代的艺术教育使越来越多的教师明白,有必要从教授技法和知识规则为主的的方式转变为与学生展开各种具体内容的讨论为主。面对学生作品,教师仅仅提出自己的建议,或提出各种假设,以旁敲侧击的方式来激发学生发现与艺术有关或涉及到某一创作主题的生活元素,要鼓励学生敢于打破生活与艺术创作的界限。艺术教育应直接从生活入手,给学生的发现创造更多的可能性。这样的教学给学生提供了体验生活的各种角度。学生在体验过程中提出问题、解决问题,并且这些问题都是非常具体的、个人的。这并不是培养学生一味地以自我为中心,而是引导学生寻找与客观世界、与生活联系在一起的个人方式。
  艺术创作是人类深层的精神活动的结果,艺术作品之所以深刻自然不是缘于它作为一种思想的图解,也不是人们计划之中或是能够预料到的某种感觉,它不会在你行动之前就把结果全部显现出来。以游戏的态度去打破另一种游戏规则,是揭示自己新的未知的精神活动的前提,这需要艺术家有热情、有胆量带着疑问的态度去“玩”。
  对于传统艺术功能的理解,虽然早就有了“游戏说”,但始终不能进入主流的艺术功能观点。游戏与教化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倾向。游戏作为一种“玩”法,似乎是不用当回事的。
  笔者在荷兰一所美术学院学习期间,发现无论是来自哪一个专业的教师都能把“玩”看作是学习的重要开始,这似乎是他们的共识。同一个命题,你可以这样玩,他可以那样玩。这是伴随整个教学过程中教师和学生共同保持的一个基本态度。在阿姆斯特丹的利特威尔美术学院,可以经常在学校餐厅里观看循环播放的影像短片。学生喝着咖啡,或者专注地欣赏一会儿,或者偶尔瞄一眼,影像艺术就像传统造型艺术中的一张画或一件雕塑一样自然地走入他们的生活。桑德伯格学院的院长乔思说,当你拿着录像机,就要像个孩子一样好奇,用不同的方式观察生活,你甚至可以把机子绑在小腿上看世界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