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们村的路


□ 蔡 盛

1

时近中午,村主任张万金来电话,说过几分钟到局里坐坐。县委先进性教育活动办公室的同志还在为迎接上级检查之事叨叨,看这架势又要住下吃饭了,说不定顺便就把村干部招待了。“来得真不是时候!”我皱起一脸愠色,转头挤出半脸歉意,对局党委王副书记和县里的同志汇报道:“真不好意思,我们村的干部一会儿来找我,说是请我吃饭,我……”我估计领导肯定来个高姿态。果不其然,王书记一耸眉说:“你看你这个同志,村干部来趟城里不容易,能让人家请咱?一块把饭安排了,到时我们过去帮你陪陪酒!”
甭管招待什么人,只要请动一位副职,就可潇洒喝一场。请领导出面,最重要的是表明敬重之心,最实惠的是可用公款买单。副职们未必顿顿有酒局,有时倒也乐得帮你陪陪酒,找找众星捧月的感觉。即便他们有的场合或许不愿出面,也会别无选择地说声“你们去吃吧”。得,等的就是这句话——饭后签字时把副局长或副书记的名字写在前面,办公室主任和财务科长再傻也不可能摸起电话问领导,顶多斜你两眼,嚷几句臭话罢了。最后一关更好过了,局长每次都签上百份单据,其中还有许多需张张签的定额发票,开头还有耐心地问问办公室主任或财务科长,但签不了几张就眼花心烦只顾低头签字了。领导公款吃喝的次数多、规格高,咱偶尔到一般化的饭店撮一顿也没啥。这年头的招待,公私难分,没多少真正符合规定的。要不,多数饭店早关门了。照我说,党政机关和事业单位的招待费都该为零——公事有出差补助,私事应自掏腰包,何来招待之说?
我哼着小调下楼时,村干部们已在大厅里等着了。泡茶敬烟之际,我脸上的得意之色还没收尽——不用自己掏腰包,又有领导相陪,“憨老三的瘪二(儿)”混得还可以吧?
“别说,咱村里还就数你混得好!”外号叫“大炮”的起身接过烟说,“转了大半晌午,就你有老板桌和电脑、打印机,还吃20块钱一盒的泰山烟!”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大炮”的随口奉承摁灭了我心里的得意。上个月新调来一位副局长,班子成员分工调整之前的陪酒任务几乎全压到办公室。迎来送往之风愈演愈烈,开酒店、卖礼品的巴不得干部月月调整。一天晚上,有人夹着条泰山烟到酒店“看”他,帮他拎着往回走时,他让我拿着抽,我竟然真的留下了。不少同志经常一晚上赶两三场酒局,咱偶尔陪两桌就喝高了,这小酒量还真不大适合在机关混。按某种规则,我该买上两条再好点的烟到他的办公室坐坐,可我犹豫了半个月还没付诸行动。单冲舍不得“出血”这一点,领导也不会喜欢咱。
联系常去的来喜大酒店,没有单间了。“随便找个小饭店就行,城里再小的饭店也比乡下的强!”村干部们纷纷摇头摆手,反而坚定了我的“破费”之心。人家越谦让咱越豪爽,不知是人性的弱点还是优点。甭说小饭店,就是在档次不低的来喜大厅里吃,也有慢待人之嫌。要是叫我爹知道了,他准给我两鞋底,骂我不把村干部当干粮。唉,中国人太看重脸上这层皮了,为了胖一回不惜把脸都打肿了。幸亏附近与来喜档次差不多的富豪大酒店还有单间,我先斩后奏,到酒店后向王书记电话汇报,王书记以非常抱歉的口吻说不过来敬酒了。
落座后,我才静下心来认真打量皮狐沟最新的领导核心——除了堂兄,都比我小几岁。把眼前这些而立之年的汉子与当年撵鸡惹狗的疯娃子联系起来还真不容易,怪不得有人在河边慨叹“逝者如斯夫”……我察觉到一个致命失误——只记得他们的小名。至今没养成关注政局变化打探人事变动的好习惯,只能自造尴尬。思忖片刻,我决定直接喊小名,旁听出大名后再改口。红卫、军刚之类的称呼一出口,儿时的记忆随之喷薄而出,淹没了多年不接触的生疏感。喊声小名能有这等奇效,主要原因大概是他们才当上村干部,还没完全进入角色。时位移人,场合不同称呼也得变。对直呼其名来找局长的,我一概以出门、开会之类的话打发,比打发上访的还干脆——确实和局长关系密切的,打一眼再问两句就能断定。
干部年轻化步伐够快的。去年村两委换届时,上级要求党支部书记一般从村民委员会成员中的党员中产生,结果没一名党员选进村委。过去皮狐沟的村支书基本是轮流当的,青壮年党员快轮遍了,有的还当过两次。前几天参加全县发展党员工作会议,某乡镇党委介绍如何消灭党员发展空白村时,我忍不住“嘻嘻”了两声,幸亏邻座的手机紧跟着唱起了“老鼠爱大米”——该同志被主持会议的组织部长当场批了一顿,责令他回去写检查。入了党,就有可能当村支书,谁在任上也不愿意发展党员。我们村的党员绝大部分是在军营里人的党,要不是部队一直为农村承担着部分党员发展任务,农村党员队伍状况就难以想像了。
一圈酒喝下来,万金主任才说是为“村村通”之事来和我合计合计,看看在外面混的能捐点款不,上面拨的款仅够一半的花费。“村村通”我是知道的,曾见不少村的墙上有“科普村村通宣传栏”,这该花不了多少钱吧。细问之下,方知是“柏油公路村村通”。“村村通”这名词大有名堂,电话、自来水、公共交通等与农村相关的都可以挂上。“人民××人民办”式的事业,经费投入全压在基层的状况近几年才有所缓解,但愿以后的“××村村通”不再掏老百姓的腰包。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