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育儿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永恒(下)


□ 萧萍

  文/萧萍

  图/李清月

  一、辩论之歌

  我们就开始吧

  ——开始世界上最好玩的事情

  反正不是幼稚的城堡积木

  反正不是切西瓜和老掉牙的躲猫猫

  反正绝对不是软不拉叽的绒毛玩具

  也不是让奥特曼和怪物们

  在地毯上打来打去

  更不是跳绳或者什么老鹰抓小鸡

  (唉,顺便说一句我们家只有三个人,怎么玩呢谁是老鹰谁是小鸡谁是老母鸡不用出汗,一看就能明白的)

  反正,反正不是上面这些游戏统统都不是的

  因为在我看来,这个世界上最好玩的游戏必须有以下几点:

  第一、要有自己认为绝对正确的正方还有一个自己觉得绝对正确的反方,

  第二、他们必须轮流站起来,看起来表面都是客客气气,可谁也搞不懂他们就是老是要跟对方过不去。

  第三、他们老是反对来反对去气势汹汹,好像要冲到对方家里杀人放火可到头来结果都是一样的不管你赢不赢,反正你都得笑眯眯地鞠躬。

  下面就是这些人辩论的问题请问对方辩友

  为什么白马非马?

  请问风来了,是树动还是你的心动?

  吃巧克力究竟对脑子好还是对脑子不好?

  看电视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

  家庭养宠物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请问请问请问……

  问到对方自相矛盾丢盔卸甲屁滚尿流

  哈哈哈,最难最难的辩题嘛

  才刚刚开始粉墨登场——

  请问对方辩友,请问各位客官,我就只是真心实意地问一句据说这是一个永恒的命题:

  为什么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

  对方辩友,我方认为人是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的。我的理由是,因为第一次是一条鳄鱼先从这里经过了,然后你进了河流里。结果你正好碰到了另—条鳄鱼,所以你就不能了。

  二、沐阳讲述

  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喜欢辩论了。那天妈妈还问我,为什么也不见你看数学书了?我可不喜欢反复地看反复地看,我想看新的数学书,而且超厚超大的,像全脑思维游戏那样的,像剑桥百科那样的,像可怕的科学那样的,我最喜欢。

  我最喜欢最大的数字。你知道谷格普雷克斯吗?那是一个奇大无比的数字,就是全国的人一起来帮忙写这个数字,才有可能——我只是说有可能写完的。不过,要说起来,这个数字离躺着的8——无穷大还差很远呢。

  我的辩论就是从无穷大和无穷小开始的。

  有一回我问妈妈:“妈妈你现在就当对方辩友,好不好?从现在开始我说的所有东西你都要反对,知道了没有?”

  “可是沐阳啊,为什么我要反对?要是我恰好非常同意怎么办?”

  “不行,你必须不同意,不然我就没有对方辩友了。”

  “好吧,我就当不同意你的那个人,对方辩友。”

  “对方辩友我现在提问,请听清楚了啊,1是最大呢还是最小?”

  妈妈想了一下,说想不出来,我数到20她还是想不出来,我就告诉她答案了,我说:“对方辩友,我来告诉你1是最大的——因为可以有0. 99999……这个9可以无限加下去,怎么也到不了1,你说1大不大? ”

  “我反对,我不同意,对方辩友,我觉得1是最小的!”妈妈激动地大叫起来,她的眼睛好像在说你看啊我很会当对方辩友啊。

  “那么对方辩友,请你告诉我为什么1是最小的?”我不慌不忙地说。

  “哎呀,这个我从来没有想过,我光顾着当对方辩友了,不管你说什么我都要反对你我要不同意你才行。”妈妈小声嘀咕着。

  “对方辩友,我来告诉你吧,你知道我为什么刚刚又说1是最小的,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妈妈。”

  “我真不知道啊,儿子。”

  “你看哦妈妈,随便一个1.000000001就是比1大啊,而且中间的零可以无限制加下去,别看就是那么一点点,就是比1大嘞,妈妈。”

  “哎呀真的啊,我怎么没想到呢,儿子。”

  “你总是说没想到,你到底想了没有嘛?你在想别的东西吧?”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我就在想1的问题,我的脑子里装满了1的问题,我都快被1淹死了……”

  “你骗人,1又不是水喽……”

  “1就是一条大河的1啊,嘿嘿……对方辩友。”

  “嘿嘿嘿。”

  然后我就要妈妈来当裁判,我和爸爸各自都坐在桌子的一边。我们现在可不是玩什么数字游戏哦,我们来辩论的。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永恒(下)”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