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洪家宅院


□ 江华明

  1、嫖娼
  
  那个充满雨水的春天,是大财主的儿子洪文宾我命运的转折季节。我当时并没有意识到那个季节的特殊,更不知道雨后会带来浩荡的洪水。那是自然的灾难啊,在民国一十九年的春天。发呆和彷徨,懒洋洋地想睡,内心空落落的总像是没有吃饱的肠胃一样不知所适。我当时的生活就是这样。所以在那个下着绵绵细雨的季节,少爷我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去凉亭里凑凑热闹,而是去了翠云楼偷偷地享受着懒洋洋的幸福生活。
  那天我累了,我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地睡觉,我的状态始终处于半睡半醒之中。问题是我有这个时间和开销。自从回到瓷器镇以后我就老是感觉到失落和郁闷。本来我可以和当地的子弟去走鸡斗狗、喝酒赌博和调戏少女的。关键是我自己的性格和经历,从县城被召回以后,我就变得跟一滴永不沾水的浮油似的,孤零零很难得把自己融汇于水中。而且,当时我只有一十六岁。一个只有一十六岁的人,胡须都没有长硬,你叫他去拿什么来填补自己内心老大的空洞呢?
  那天,虽然细微而酣畅的呼噜声在古色古香的房间里面弥漫,但是窗外屋檐答答的声音却隐隐约约灌进耳洞。我听得到雨声。我的两只单薄而透明的耳朵,一直跟兔子一样支棱着。这说明酣睡的时候我都保持着一定的担忧与警觉。警觉是近期产生的一种糟心。家里毫无疑问是不允许我去翠云楼的,这是其中之一的表象。洪氏虽然在瓷器镇算是一个白手起家的新贵,但是财主洪显贵却是一个严厉而要面子的老爷。
  自从第一次被镇长的侄子操典带来以后,我就上瘾一样时不时地感到更加憋闷和焦躁,忍不住不知不觉小偷一般就走到一条仄逼的瓦房小弄。那里有翠云楼的后门。我溜进后面的园子。雨天里纸伞都没有带一把,我样子跟一个落汤鸡似的,几根烂鸡毛一样的头发湿漉漉地耷拉在额头上滴水。老鸨一见就眉开眼笑,就慌忙拿一条干毛巾上前替我抹头擦脸。
  “香香,你快下来,你下来呀,你看谁来了?”
  于是一位丰腴的、比我洪文宾大好几岁的女子,便丁丁冬冬抖着饱满的胸脯从楼上暖烘烘地跑过来把我抱住。就跟大姐姐抱住一个弟弟,瘦弱的我整个的身躯立马就深陷在柔软的香肉之中……
  窗外,雨珠从瓦楞上一滴接一滴汇聚并坠落下去,之外还有潮湿的、有些寒意的风嘶嘶地在拂弄着墙头的草茎,以及翘檐下晃悠悠的“翠云楼”绸缎幌子。寒风甚至蛇一样溜进阁楼的窗户,蚊帐波浪一样起伏,帐钩叮叮当当作响。这就引起床上人的冰凉感觉。好好的皮肤一下子都是鸡皮疙瘩。被盖非常单薄是原因之一,其次是之前的劳作过于火热。但洪文宾我一动不动。问题是我确实是累了,我苍白的手臂还耷拉在一个软绵而温暖的女性器官之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