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卒下大棋(小说)


□ 谢友鄞

文一谢友鄞

  我退休后的第一个感慨,便是世态的炎凉。

  那天,我从新盖的小独楼“老干部之家”走出来,一位老汉反手牵头驴,像琢磨啥似的,正冲着小楼有滋有味地笑。我会心地笑了。我随老干部参观团,跑了不少地方,才知道,到处都在兴建“老干部之家”。可我们这幢小楼与众不同,正面墙壁用深蓝色格子,设计了一个棋盘式图案。我当了好多年主管文教的副县长,下了二十年象棋。小楼落成时,特意请我去剪彩,我差一点掉了泪!

  那老汉不是王老疙瘩吗!我一眼就认出了他。这儿的乡民,额头又低又窄,让人觉得压抑。王老疙瘩疏眉朗目,前额出奇得开阔,泛出油光;穿件对襟白布褂,一把山羊胡修剪得利利落落,飘拂胸前。这老汉,有点乡绅气魄。王老疙瘩朝我拱手道,老县长,“马老太太”在对过棋市摆擂台,狂了!他自吹杀遍全城无对手。您不去治治他?

  我笑了。勾我吗?“马老太太”和我一起退休的,他原是县政府的科长,我们是快二十年的棋友了。老马早就承认,他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唯独服我。退休后,我曾邀老马去“老干部之家”对弈,他几次都躲开了。“老干部之家”坐落在城边上,附近有片白杨林,林子里藏着个鸟市。一只只鸟笼挂在树上,养鸟的揭开笼套,百灵子便唱起来。卖鸟的不像街市小贩那般吆喝,而是和买家一起,静静地品鸟,悄声细气地论价。倒是旁边的棋市,砰砰梆梆,一片喧嚣,把幽静的小树林闹得杀气腾腾。王老疙瘩连扯带劝我,老县长,玩会去吧,该享受享受了。

  我知道,王老疙瘩跟老马有旧怨。老马跑到这儿享受百战百胜的乐趣,我干吗扫人家的兴。老马的棋摊旁,围了一圈人,又有一位败下阵来,竟没人敢跟他较量了。我踮起脚,朝里瞅,乐了。棋盘摆在地上,老马盘腿端坐,大脸庞被笑纹扯得稀松,瘪着嘴巴,美滋滋巡视众人。王老疙瘩反手牵驴,挤到棋盘前,弯下腰,眨巴眼睛道,马科长,咱会你。

  老马仰起头,撇歪了嘴。在老马摆设的棋摊前,能上阵的,论身份,都是城里人;论地位,最孬也是拿退休金的职工;论棋史,谁没在棋市上转悠过三、五个春秋。老马尖酸地笑着,那意思谁都以为是:嗤,从哪儿钻出个不识相的土佬?其实,众人不知,两人早有过节。这时,附近的一只百灵,忽然学出猫头鹰的叫声,这可是少有的“脏口”,晦气。老马更觉不吉利,厌恶地一挥手,不跟你下。不值!

  王老疙瘩火了!他也是一把胡子的人,在乡下,被人敬重呢。王老疙瘩扭回身,掰开毛驴嘴巴,十七八的姑娘,四岁口的驴。这驴,总值吧。输了,把驴给你。

  老马露出恶作剧般的笑,询问地瞅众人,大伙兴奋地哄闹起来。在围观者监督下,两人起誓画押,摆子。那头毛驴,从王老疙瘩的身后,探头探脑地摇耳朵,龇牙帮,抹搭眼皮,窥视棋盘,似乎担心自己的命运。我暗暗地笑了,扭身走开,眼不见心净,遛鸟市去了。王老疙瘩瞎闹,摆弄驴行,玩“象”,不是自讨苦吃?这能赌气?!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