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龚蓓宓:先飞之后


□ 王 陈

龚蓓宓回来了。
为了宣传新片《独自等待》,有关龚蓓宓的新闻又开始频繁出现于各种媒体。这是一个颇具个性的女演员,早在1997年,她就因出演国内最早的青春偶像剧《京港爱情线》而名声大噪。其后她迅速推出了许多电视剧作品,然而就在人气最高口碑最好的时候,龚蓓宓突然放慢了接片速度,并且把大部分精力转向了电影创作。就这样,从热闹非凡的荧屏,到相对冷清的大银幕,龚蓓宓在实践自己艺术理想的同时,也选择了另一种生活方式。
然而龚蓓宓又从来没有离开过。其实就在六月份全国公映的影片《疑神疑鬼》中,龚蓓宓还友情客串了一个女鬼的角色。拍片之余,她对表演之外的监制、编剧、导演、剪辑等工作也极感兴趣。可以说,龚蓓宓一刻也没有离开过自己心爱的影视制作领域。
日前,龚蓓宓接受了本刊记者的专访。

被火车带到郊区

采访的话题自然从刚刚上映的影片《独自等待》开始。龚蓓宓表现出对影片强烈的信心,在她的言谈中,不时出现“绝对棒的片子”,“看完不好你打电话来骂我”,“不喜欢才怪”这样的措辞。一时间,你会误以为这是一个性格张扬、情感浓烈的北方女子。然而事实上,这种语气在整个采访过程中,只有在谈到《独自等待》时才绝无仅有。绝大多数时候,她还是那个曲腿窝在沙发里,言语温和、神情柔顺的南方女子。
龚蓓宓:先飞之后图片1
作为一部首次进人中国主流院线放映的独立电影,《独自等待》并不偏执于艺术上的乖张,不过独立电影特有的低成本,虽然让影片最大程度保留了其个性色彩,但也让制作人员在拍摄过程中,吃了不少苦头。龚蓓宓说:“本来影片应该在去年二月份拍完,但拖到了四五月份,就是因为要拍摄的最后一场戏在火车站。二月份春运还没结束,车站里全是人,马马虎虎地拍也行,但那是非常重要的一场感情戏,这么一来的话,感觉可能就完全不对。那时联系飞机场也不行,所以我们最后决定还是等舂运结束后再拍。真正拍摄的时候,是我告别的戏,我上火车,摄影机从下面拍。只有一个镜头,一条必须过,不然火车开走了,就没法开回来。导演反复强调这个,我特别紧张,说你别给我这个压力。拍到最后很赶,各种各样的人都来指着你骂,但是你都必须硬着头皮做,还要做好。还好最后我演的不错。”
记者问:“火车开走了,你怎么下来?”
龚蓓宓说:“我就这么给带到北京郊区的一个火车站,后来是自己坐车回来的。”本来我以为这样的情景只有电影学院的学生在拍作业时才能见到。
作为一个成名很早的知名演员,在这样的待遇下拍戏,龚蓓宓却完全不感到委屈,因为她自认为是在做有价值的事情。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想法,那是受四年前一部仅有十一分钟的电影短片《车四十四》的影响。

短有短的长处

龚蓓宓出道的时候拍了很多偶像剧。然而在演了一些大同小异的角色后,她慢慢有了改变的念头。而那时某些电视剧的制作水准,也令她非常失望。今天她谈起来,仍显得很激动:“那时候正好盛行古装大片,全世界都是,我拍了好几部,晕晕乎乎的,到底在演什么我都不知道。我时常要当编剧,因为一个剧本往往是好几个人写的,前后常常彼此矛盾。比如这个人物前面死了,可后来又出现了,我就要把她改活。台词前后矛盾的地方就更多了,有时导演也不管,那就得我们演员自己改。”
所谓“穷则思变”,也是机缘巧合,就在龚蓓宓拍古装片拍“晕”了的时候,她遇到了伍仕贤。伍仕贤起初是找龚蓓宓拍《独自等待》,剧本早已出来,他觉得龚蓓宓很适合现在的这个角色。可是后来投资等不来,伍仕贤那时候拍广告也拍烦了。既然《独自等待》一时半会儿拍不了,他就建议干脆大家先拍一个电影短片。
伍仕贤之前拍过一个短片,叫《东二十二条》,属于学生作业,拿过一些奖,也卖到了一些国家。那时的龚蓓宓压根不明白什么叫电影短片。后来伍仕贤就耐心地跟她解释:所谓电影短片,就是一刊、型但是完整的东西,它没有条件发展成长片。但你不能小看它,电影出现最早的形式就是短片,它是电影的起点,先有短片后有长片。
欧美一直都有拍摄短片的传统,很多知名导演也常常会在其中一试身手,因为短片成本低,不用考虑太多的商业因素,卖给电视台,或者艺术院线,回本的压力也不是很大。了解了这些,再看剧本,龚蓓宓一下子就被吸引了。短片讲述一名长途车女司机被歹徒施暴,除一名男青年外,全车乘客噤若寒蝉。后来女司机借故把那名男青年轰下车,接着把车开下了悬崖。
龚蓓宓:先飞之后图片2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