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天下文章抄、炒、钞


□ 铎 公

  今读《读书》一九九五年第十期徐庆凯先生《辞书呼唤规范》一文,颇不以为然,觉得有几点应与徐先生“商榷”。首先,辞典本不当有什么规范,这才能够体现出“百家争鸣”的精神。已经到了后现代主义了,居然还谈什么规范,也太落伍了。君不见《XX鉴赏辞典》、《XX今译》满天飞,如果讲究规范,不知要断了多少鉴赏家、翻译家(主要指古文今译家)的食路。其次,编辞典本来就是东抄西凑的,否则怎么能叫“编”呢?有名家曾言:“学编辞典并不难,小的汇总成大典,大的分抄成袖珍,分抄汇总才叫编。”此乃辞典学之正经。
  至于说到“这些所谓‘词目’,只是几个汉字的杂凑,既不是词,又不是词组,也不是句子,什么语言单位也不是,什么意义也没有,怎么能充当词目?”这真是少见多怪,也不知徐先生是否逛过书店,多少书厚厚的一大本,有意义的话有几句?商品社会了,按字数给稿费、定书价,词目多多益善,还管什么意义不意义,而且我们这个时代的人怎么还追求意义呢?金钱是比意义更有意义的“作为最先的也是最终的宇宙目标的一成不变的完美的生物”。
  最后我奉劝徐先生三点,第一,不要拿“法”来唬人。想出名、想挣钱的人就不怕“法”,“法”也许可以使有的人更出名,可以让有的人挣更多的钱。“法”不一定处处都保护按“规范”作业者。其次,歌星、影星可以被“炒”成明星,文人当然可以被“抄”成“名文人”,而且先“抄”,再“炒”,最后才能捞到“钞”,这是事物发展的一般规律,也即“改为乘”的规律,根本不必大惊小怪。第三,作为“致力于空洞的心理研究或思考,并经常不恰当地解决实际问题的自称属于知识精英或上层知识界的人”,应当宽厚待人,免得成为“反对前次革命的革命”者。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