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情事二题


□ 夏 晨

打斜孔

三号钻机要上何家湾铜矿施工。分队长打招呼说:听说何家湾那地方民风有点邪,伙计们,千万莫掉进去,都是搞钻探的老手了,别尽打斜孔!那斜孔是好打的?犯错误不划算。钻工们笑了,还有人斜着眼瞟瞟他们的机长。机长姓万,为人不错,有人缘。论技术是机长中的第一高手,啥样难处理的钻孔事故都难不倒他。就是好吃个野食。用钻探行话说,就是好轧个皮瓦,打个斜孔。当机长十几个年头了,连他的兵都混上了分队长,他还在原地踏步。可他似乎并不在意。
钻机搬到何家湾才两天,万机长果然和房东家的堂客黏糊上了,话里开始带了点荤味。那堂客好奇,问道:万机长,你们来我们这穷得鬼都不上门的山村做啥呀?
打钻吵。
打钻?打么事钻?
就是打孔唦,一打就是几百米,看地底下有么东西。我们还打斜孔,打得准,打得稳,还得狠!不信你试试?
女人一听话中有话,剜他一眼:要死哟,一个邪货篓子!
说说笑话嘛。
房东家正屋一明两暗,中间是堂屋,房东家住东屋,万机长住西屋。
都说深山出俊鸟,此话不假。那堂客虽年近三十,却生得有滋有味,身子细挑,腰是腰,胸是胸,错落有致。只是脸上爬了蝴蝶纹,生了些雀斑,一双狐媚眼有点勾人。最小的囝胖嘟嘟的,正呀呀学语,万机长有事没事爱逗他。人一熟,胆就大,动辄趁囝吃奶功夫,一手插进她怀里把囝一抱,他那手背趁势挨一下女人的肥白大奶。堂客便不免心尖儿一颤,脸儿绯红。
队上来了人,万机长照例叫厨房做上几个菜,弄上一瓶汉汾,喝个昏天黑地。每次会剩下不少残菜剩肴。照例是房东一脸谄笑,兴冲冲带了一脚稀泥把剩菜端回来倒进自家碗里,乐滋滋对堂客说:万机长这人心肠好,大方,随和。顺手抓了块肥肉塞嘴里。村里吃饭晚,不到煞黑不端碗。堂客正在灶房烧火,说:万机长这人倒是蛮好,只是嘴有点骚!
人嘛谁不骚?你不骚?常言道: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人家常年累月不归家,能不骚吗?
堂客笑了笑,只是不答。
钻机开钻后,万机长清闲了,得空便抱房东家四囝,耍得囝格格儿笑,他高兴了,逗道:四囝,叫我一声爸。
堂客飞他一眼,说:囝咧,莫叫。
万机长仿佛得了鼓舞,说:叫,叫我一声爸,我给你买糖!
四囝听说有糖吃,甜甜叫了一声爸。万机长乐呵呵地瞟了堂客一眼,便给了四囝两毛钱。堂客一见,装作生气,过来抢过四囡,怪嗔道:坏叔叔。顺手把钱揣怀里,笑眯眯飞了他一眼。
有一天,堂客见丈夫去了县城,打发老大去放牛,老二打猪草,叫老三去了姑家,早早哄四囝睡了,衣襟未掩,便挺了对白汪汪的大奶坐床上,单等万机长从房门过。
不一会,万机长从钻机上回来,一进屋,见东屋房门大开,那堂客胸脯半掩半露,俏眼儿直勾勾剜了他一眼。这一剜犹如电击雷轰,不由把他钉在那儿。随即眼一亮,J心急火燎冲进房,门一扣,不待他冲到床前,堂客那松垮垮的大衩裤便已褪下,亮了一片荒草滩。顿时他两眼冒了火,脑血上冲,一把扑了堂客掀翻床上,身子一跃跨了上去,压了个结结实实,直顶得那女人嗷嗷叫唤:噫哟咧,我的个乖乖儿,你狗日的就会讨好卖乖,勾死人不偿命。
不料房东却没搭上去县城的班车,从镇上返回。见自家房门关死,只听得房内哼哼唧唧响了个惊天动地,心里那个火呀,发疯似的咚咚捶门。吼道:狗日的,开门,开门!
房里顿时哑然熄火!磨了好大一会儿,堂客丧了脸开了门。房东冲进房,一见万机长披了件衣坐凳上,一愣。恼火道:你们做的好事!像什么话?你说么办吧?
凶么事凶?有本事的你冲我来。堂客耍蛮道。抱了肘,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口气。
万机长点了烟,说:这事不怪她,怪我!想打想骂由你,不过这对你有啥好处?别弄个鸡飞蛋打!我倒无所谓,了不起屁股一拍走人,说罢掏两块钱放柜上。
男人看了一眼柜上的钱,说:把人家的堂客睡了,就这么轻易打发了?
女人恶狠狠道:你还要么样?你算个男人吗?跟着你,我是吃了?喝了?还是穿了?我倒了八辈子霉,亏你还有脸说哩。
房东一想万机长人高马大,要论打,他只有吃亏。打堂客吧,她也不是省油的灯,弄得惊天动地反倒叫人笑话。又一想女人嘛,谁日不一样?不耽搁我日就行。管它咧,把柜上的钱一撸,宝贝似的揣怀里,头一低出了门。
从此,万机长三天两头有那堂客巴心巴肝伺候。天下哪有不透风的墙?钻工们渐渐看出了道道,打趣道:机头,真有你的。咋见你一拱进房东家就没完没了呢?佩服!不愧是打斜孔的老手。
莫瞎扯!房东家老鼠多,他家床底下有个老鼠洞,又大又深,人家要我帮她掏哩。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