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本钱(小小说)


□ 郑卫国

本钱(小小说)
郑卫国

聂记屠店开张的那天,正好是日本鬼子攻打黄梅县县城。听说日本鬼子要攻打县城,住在城内的人好几天前就跑光了。

聂记本想发个利市,那天起早杀了一头大肥猪,刚把猪毛煺尽,两片百十斤的猪肉摆上屠凳,果真就听到鬼子的炮弹轰隆地落在城墙上,发出沉闷的爆炸声。听着这一声一声的剧烈的爆炸声,他顿时像城隍庙的泥塑,望着硝烟腾腾的前方发了半天呆。
走吧,这屠凳上的猪肉,是全部的开张本钱,现在自己只顾逃命去,以后拿什么做本养活自己?不走,鬼子进城烧杀奸淫无恶不作,自己也难有活路。犹豫再三,他最后还是决定“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在鬼子还没打进城之前,赶快逃命。
他用手卡了卡肥肉那膘,足有两指厚,心里很难过,但还是拔腿走了。
他刚从自己的铺子走出来,就听见不远处的街头传来豁豁的石磨声。他奇怪,眼看鬼子快打进城里来了,还有比他更不怕死的人?循着磨声他找了过去。
他见豆腐三娘家的铺门开着,她正在加紧推磨磨豆子。她的才四岁的儿子小牛坐在石磨边帮她往磨眼里下豆子。
他走到门边,对三娘说:“三娘,走哇!日本佬就快要打进城来了!”
三娘额头上淌着豆大的汗珠,像没听见似的一个劲地在推磨。聂记见她无动于衷,冲进屋拉住三娘的磨推手,着急地说:“三娘,鬼子快打进城来了!那可是一群衣冠禽兽,你一个妇女家家的,还带着孩子……”
听到他的话,三娘愣了愣,满脸愁苦地望着聂记,良久才说:“走?往哪走?我娘俩就这么一点做豆腐的本钱……”
聂记说:“顾不得了,逃命要紧!”
三娘无奈地摇了摇头,说:“丢了本,我们早晚也得饿死!”三娘这话像刀子捅进了他的心窝,他又一次拧紧了眉头:“是啊,没有了做生意的本钱,逃到哪里也是个死啊……”
提起做生意的本钱,聂记心里头像块石头塞着,看一眼满面焦虑的三娘,再看看她的儿子,聂记挺大个男子汉,顿时禁不住眼泪流了出来。他劝三娘:“为了小牛,你还是出城避一避的好……”
三娘望着儿子怔了怔,但还是推开了他的手,把磨推手推起来,而且越推越快,她还是想争取在鬼子打进城之前,把豆腐磨出来。
他看看小牛面前豆盘的半盘豆子,就搭进一只手去帮三娘推磨。
咚,咚,咚!小牛惊奇地竖起耳朵问他妈:“姆妈,这是什么声音?”
三娘担心小牛害怕,就哄他说:“天上打雷呢!”
聂记知道这是鬼子向城里打炮,炮弹落在距离豆腐铺不远的地方。巨大的声浪震得墙上的灰土沙沙地落。
“不行哦,三娘,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兄弟,你走吧!别因为我娘俩拖累了你!”
三娘决意不走,他帮她把豆子磨完了,这时三娘又架起了滤袋准备滤豆浆。她支起架子以后,就转身把聂记推了出来,哐啷一声把铺屋的门关上了。聂记见她没有走的意思,望了望紧闭的大门,叹了一口气,只好自己走了。

当天下午,日本鬼子打进了县城。他们占据县城就开始了烧杀抢夺,这是日本人的一个小分队,那时他们的兵力还不足以控制这个县城。他们只是抢劫了一番,又立即撤走了。
听说鬼子撤走了,聂记心里惦记自己杀的那头猪,立即赶回县城。他直奔自己的铺屋,见屠凳光光的,他杀的那头猪的两片猪肉不知去向,只有一把屠刀扎在屠凳上。本钱没了,活路没了,当时的情景,使他浑身就像装满了汽油的汽油桶,要把这个世界爆炸掉。
本钱丢了,总算逃出了一条命。这时他突然想起了三娘,不知他们母子可否平安?他寻到三娘家,走近前一看,三娘家的铺屋炸毁了,母子也不知了去向。在清理她们家的断壁残墙时,他发现他杀的那头猪的两片猪肉,都在三娘的烧豆浆的大灶台上,房梁倒下来,灶台埋在瓦砾中。烧豆浆的大锅己被烧火的火叉从下面捅穿了,豆浆流在灶堂里,屋子里散发着呛人的臭味。看样子。这屋子里有一番扭打……这时他记起了那天三娘对他说的话:“没有了做生意的本钱,逃到哪儿也是个死……”
他满屋寻找三娘和她的儿子,等扒开瓦砾,才发现豆腐三娘在豆腐灶前蜷曲着,她背向上,像是努力在护着什么?背脊被刺刀捅了一个大窟窿,血染红了衣服……小牛,小牛呢?他想起三娘的儿子,他对着三娘的背脊喊。当他把三娘的尸体小心翼翼翻转看时,原来小牛正躲藏在他母亲的怀中,由于三娘用身子把他护得太紧,小牛也断了气。
聂记看着母子的尸体,这时在心里不住地责骂自己,为什么只顾自己逃避,丢下这娘儿俩不管?
他对着三娘母子的尸体发誓说:“看来我不能只杀猪,我如今也要杀人了。”

责任编辑 白连春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