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答案还在风中飘(组诗)


□ 谢小青

  杉木

  我们遍种杉木,只用十几年

  杉木就可以成材,可以建造一个故乡

  有着水墨山水与红砖青瓦的语境

  我们在杉木的怀抱里不会羞愧

  像鸟儿一样发声,云雾一样睡觉

  我们用杉木支撑屋顶,轻巧坚固

  天不会塌下来,除非星星动摇

  猫呀狗的,用嗅觉与眼光辨认祖国

  我们与世无争

  出门就遇到官僚、骗子、卖狗皮膏药的人

  冤死的亲人,也能借着鬼节的火光

  从民间小道摸索回家

  我们用杉木做家具

  不用复合板、树脂这些有毒物质

  那些引进的速生林,遢死了本地绿色

  吸干了我们的水分。我们只热爱土生土长

  我们用大衣柜收藏春夏秋冬

  春天我就是草莓,秋季我就是菊花

  柜子则装鸡零狗碎,还有油盐酱醋

  物价疯长,我们就自己种萝卜白菜

  我不叫你官人,那是男权

  你不叫我娘子,那是三从四德跪着的胭脂

  我们只是一对情侣,风中相遇

  在一个崭新的故事里发芽

  夜里.我们喝自酿的甜酒

  月亮就开始发烫,我们在杉木板床上颠莺倒凤

  如果要我写一首杉木之歌,我会写

  我们的河流没有尸臭,空气没有二氧化硫

  我们劳动.不用钻后门找工作

  我们打官司不用看衙门的脸色

  我们旅游,像阳光从一个星球到另一个星球

  我们痒呀,像春蚤在桑叶上自由爬过

  百年后,我担心那些虚伪的高楼变成废墟

  担心飞起来的动车,把灵魂远远甩在后面

  担心那些中毒的土地,怎么让子孙立足

  我们四处流浪,也要回来,要痛苦流涕

  要与杉木手拉着手,把影子还给故乡

  亲爱,其实我们活着还是死后都没有分开

  让杉木作证

  火车一路向北

  火车一路向北

  那些熟悉的山水与人

  都隐藏到我的行李中了

  家乡,成了地图上的一枚钉子

  打开书本

  经典的文字在动摇

  傍晚,看到余辉中的长江

  浪花淘尽英雄

  我想将他们叫醒

  车过黄河时,我一无所知

  只是梦里浑浊了一会

  黄河的伤口还在历史章节里疼痛

  夜里老睡不好

  中铺的老乡打鼾

  上铺的云贵高原爬上爬下

  铁轨呻吟,远方枕着母亲的臂弯

  第二天早上,火车逼近了北京

  起来洗漱,发现自己在流鼻血

  家乡的水土

  以血浓于水的方式将我牵挂

  答案

  年轻时,母亲梨花带雨

  挽起裤腿下田

  秧插下去,回忆就会返青

  母亲也扬花灌浆,直到女儿成群

  害虫在喷洒的农药下死去

  它们还会回来

  蝴蝶在秋风中折断翅膀

  来年它们还会起飞

  而母亲单纯的欢笑与被星星点亮的幻想

  却被山风越吹越远

  母亲忙里忙外,像闹钟一样没有停过

  一停,家就要瘫痪

  种菜,洒下种子就有结果

  喂猪,喂到年来了,放鞭炮吓走怪兽

  母亲把饭菜端到桌上,一家人才动筷子

  她嘴里不时唠叨

  母亲,就这样熬下去

  鬓发花白,直到动作越来越慢

  像慢镜头一样退回到生命的起点

  但太阳还在升起落下,答案还在光阴里

  云彩也可以触摸

  只要你每天与泥土庄稼打交道

  云彩就不是神仙逍遥的地方

  你也不会,把天上的一片云彩

  当作浪漫的手绢

  闲来写些找不着北的诗歌

  我常常跟母亲去小溪洗衣服

  洗去红尘与汗水

  那浸在水里的云彩,被我一片片揉碎

  我的倒影也在弯弯曲曲中长大

  长大后我才明白

  其实最低处的湖泊与水洼

  其实我们的汗水与眼泪也在天上飘荡

  记得有次我站在高高的山坡上

  看见乳汁样的云雾从村庄绥缓升起

  然后上涨到我的脚下

  然后将我包裹,将我触摸

  我恍然大悟,云彩是民间的

  雨打芭蕉,也是民间的声音

  我的身体那么纯净,一次次被云彩洗过

  责任编辑/夏海涛

  房伟点评:这组诗歌给我的印象十分深刻。语言清丽流畅,意象独特,落笔从容,既有少女独特的对世界的体验,又有属于这个时代的青年人对社会的敏锐的感受,富于声响特征的口语和独特别致的意象并存于诗歌之中,却被巧妙地组合成了一种内在律的节奏。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答案还在风中飘(组诗)”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