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作为教师的吴冠中


□ 李 木

吴冠中先生是我国最杰出的当代艺术家之一,同时也是当代最杰出的艺术教育家之一。可以说,他对于中国现代艺术发展所做的贡献并不一定比他对于中国现代艺术教育所做的贡献更大。他一生所致力的几乎所有关于艺术的创作和努力,都和他的艺术教育经历是息息相关的,同时也都无可避免地带有他在艺术教育领域奋斗、思索和抗争的烙印与痕迹。
近代中国文化艺术发展、变化的历史,在一定意义上说也是一部有关艺术教育的历史,它十分清晰地反映出近百年来我们在各个历史时期艺术教育观念的变迁与艺术教育方式的改变,而每一次变迁与改变也都预示着艺术观念和方式的变迁和改变。因为,自西方艺术“进入”中国之日起,艺术创作与艺术教育交相辉映、混杂、影响甚至取代的状况就一刻也没有停止过。往往是有什么样的艺术家就会有什么样的艺术教育,有什么样的艺术教育又必然导致什么样的审美价值观的产生。我们今天审美观的局限应该归咎于同样局限的艺术教育,可造成艺术教育如此局面的恰恰又是那些在艺术创作上有所局限的艺术家们。中国近代艺术所有获得的发展与收获,也可以说就是我国艺术教育本身的发展和收获。中国近代艺术所有呈现的扭曲与问题,说到底也是我们艺术教育体制本身的扭曲和问题。这两者之间的关系太密切了,密切得难分彼此,密切到了它几乎是所有我们艺术教育、艺术创作弊端的根源的地步。
在中国,艺术创作往往也就等于艺术教育,艺术家也理所当然的可以作为艺术教育家或者说教师。他们肩负着创造艺术和教授艺术的双重使命,他们责任重大。然而却很少有人意识到自己所同时承担着双重的义务和责任,很少有人愿意或者说能够分清和区别这两类性质完全不同的问题。大多数情况下,这两个问题常常是被当作同一个问题来对待的。时至今日,这也是我们的艺术教育与世界其他国家艺术教育之间最大的不同。而吴冠中先生则是中国近代艺术教育历史上,为数不多的既承担了义务又尽到了责任的人之一,所以说他是艰难的、出色的、不同寻常的。
作为教师的吴冠中先生在艺术教育领域辛勤、艰难、顽强地工作了一辈子,他带给这个艺术教育制度的东西,远远要比他应该从中获得的多得多。年轻时期在国内接受的较为完善的艺术启蒙教育,使他率先体会到艺术创作感染力和带给人们生活的巨大改变。后来留学西方的经历,使得他有机会能更早地感受到现代艺术理念对于教育的影响,以及对人性的和谐与完善所起到的巨大作用。也使得他在成为一名教师以后,更快地将他日后逐渐成熟的艺术教育理念实施并推广到他的艺术教育事业中去。这个理念就是:艺术是一项通过利用视觉因素改变和确立人类审美和情感的事业,而不是一项有关技能、法则训练、传授方式的工作。
作为一名艺术家,吴冠中先生深知艺术创作过程的辛苦与艰难,知道这种辛苦与艰难不仅仅来自于对艺术表现方式的追求和掌握,更是来自于一个年轻人在试图获得自己所特有的审美与判断能力过程中的痛苦和困惑。他从不提倡学生停留在前人矗立的艺术丰碑面前精益求精,他也从不鼓励学生靠咀嚼他人的残羹剩饭来寻找捷径,他倡导的总是那些发自学生心中的天真想象、那些来自学生眼中的单纯色彩、那些出自学生手中的稚拙图形。他鼓励的永远是那些不抄袭自然,勇敢地创造自我意境、自我和谐的人;永远是那些不效法古人、不迷信洋人,开古代、外国的花,结现代、民族的果的人。作为一个兼有艺术家和教师双重身份的人,吴先生非常清楚艺术创作与艺术教育在思维方式、工作方法上的相同和不同,也清楚作为一名教师如何引导学生利用好它们的相同、对待好它们的不同。他从不武断地用个人艺术创作的方式代替艺术教育的方法,也从不僵化地以艺术教育的某些法则去阻碍学生们的艺术创作。因为他知道,虽然艺术教育就是教授学生如何进行艺术创作,但却不能够以艺术创作的方式来进行,尤其不能够以个人艺术创作的方式来进行。他既呼吁艺术教育所应具有的共性,又提倡艺术创作所应具备的个性。他既提倡在艺术教育过程中需要宽容,又呼吁在艺术创作的过程里需要极端。他既在艺术实践中身先士卒、身体力行,又尽量避免学生因过分地效仿他自己而走入歧途。在半个多世纪的中国艺术教育历史当中,有多少人接受过吴先生的教诲我们不得而知,但聆听过吴先生指教的学生都或多或少地感觉到他的不同凡响和与众不同。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5年第10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