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白糖烧卖祭


□ 刘建华

  那一年天气罕见的大旱,引发了饥荒,九岭山隈子里邹村一带野菜树根都让人挖尽吃光了。许多人饿得前胸贴着后背,双腿打软,眼冒金星,不少村庄还饿死了人。但是,有一天,也就是玉桃跳塘寻死的第二天,邹村的哑巴剃头匠却关门在他那半栋破庙里,做起一笼屉又一笼屉烧卖。白面擀皮,白糖拌芝麻粉做馅,水火一过,烧卖蒸熟了,破庙里就飘出一阵阵摄人魂魄的喷香。村里人像苍蝇闻着了臭肉的气息,像蚂蟥听见了水流的声响,从各个旮旯奔涌出来,很快就“梁山泊好汉全伙在此”了。
  黄昏时分,庙门开了,“吱呀”一声,打开一小扇。哑巴左手攥拳,右手提一把明晃晃的菜刀站在门口,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而后,大姑娘和小媳妇一个接着一个,像验明正身一样,让哑巴放进庙里,饿虎扑食般争先恐后朝冒着腾腾热气的笼屉扑去。
  奇怪的是,门外那一大帮直勾着眼睛猛吞口水的男人、老人和馋得流出眼泪的孩子却没有得到放行。哑巴挡在门口,手举菜刀,像一尊凶神恶煞和他们对峙着。那样子好像在说,谁要胆敢往里跨一步,我的菜刀可是不长眼睛的。
  这些惨遭菜刀阻挡的人,瞬间变成一个爹妈生出来的,面部表情惊人的相似。大大小小的眼睛都瞪开到无以复加的大,恶狠狠的,恨不能做了两只锋利无比的钩;大大小小的鼻子都使劲吸着鼻水,有如婴儿吮吸母亲的乳汁,“滋啦”、“滋啦”的声音此伏彼起;大大小小的嘴巴都半张开,喉咙像有火蛇吐出看不见的长长的信子,闪电般劈向那破庙的门楣,好像跟它有着不共戴天的冤仇;不时有人抬手抹一把嘴角流出的口水,旁边的人像受到传染,也抬手抹一把嘴角,不管有没有口水;孩子们好像被肚里馋虫抓伤了心肺,“哇哇”地大哭,喊着“唔妈——唔妈——”就往庙里冲。大人慑于哑巴手里菜刀的威力,死命把孩子拖住了。
  破庙里女人吃完白糖烧卖,脸上溢出不可思议的兴奋,打着香嗝鱼贯而出。突然有人醒过神来,惊诧万状地嚷:“哑巴疯了,真的是疯了——”
  那些过的桥比别人走的路还多的老人,凝神屏息许久,像神医对病人把足了脉,摇摇头,又点点头,郑重地发出了权威的叹息:“唉——是疯了!看样子还是花癫呢!可怜!”
  邹村人原本以为哑巴是个善人,因为他解放前做过和尚,光秃秃的天灵盖上烫着九颗白刺刺的戒疤,圆滚滚的身子顶着胖乎乎的脑袋,看不见脖颈,一张肉嘟嘟的圆盘大脸,见人笑,见树笑,见房子也笑,见了猪狗鸡鸭无所不笑,活像一尊弥勒佛。
  解放后哑巴还了俗,拜师学艺做了走脚剃头匠,摇一串铃走村串巷招徕生意。那一年哑巴的铃不知从何方乐土摇到了邹村,邹村的规矩是大人剃头二角,小孩剃头一角五,可是哑巴不论大人小孩一律只收一角五。村里人这就欢喜,以为哑巴做和尚修成的善心像他头顶的戒疤,还了俗也不得消除掉。他们舍不得便宜让别处人捡去,强把哑巴留下了不让走。后来哑巴就在邹村落户,住进村部礼堂后面那栋坍塌半边的破庙里,替全村人剃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