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爸爸的信


□ 刘浪

  1

  我们家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情,我不知道从哪开始给你讲才好。我本来是想先给你讲讲我们学校门口有鬼,可我又害怕会吓着你。那我就从一封信开始给你讲吧,你看行吗?

  信是李洪涛写给王二妹的。我知道,说它是信,其实并不准确。要是准确一点说的话,李洪涛写给王二妹的这封信,只能算是一张纸条。但我们还是说它是一封信吧,你看行吗?

  这封信,李洪涛是用我拼音作业本的背面写的,很短,只有两行,每一个字都歪歪扭扭的,胡乱地伸着胳膊蹬着腿,我怎么看,都觉得它们像一小帮蟑螂,在那儿撒欢呢。

  真是不好意思,我不能马上就告诉你,李洪涛在信中都写了一些什么。但我可以告诉你,李洪涛是我爸爸,王二妹是我妈妈。我的名字,我不说你也知道的,对,是李小毛。不是跟你吹牛,在南岸街和南岸小学,不知道我李小毛是谁的人,连半个都没有。

  我已经上小学一年级了,在一年三班。我们班级一共有49个学生,也可能是62个学生,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跟我的同学相比,我的记忆力好像不怎么好。你就说那些该死的aoe,还有糊弄人的一加.等于二吧,张老师教过一遍,也可能是三四遍吧,别的同学就都记住了,可我却好像记不住。

  张老师把我叫起来,她说,李小毛,请你回答,一加一等于几?我说,等于三。我的同学都笑了,嘻嘻、哇哇、哈哈、嘿嘿,这些声音黏糊糊的、毛茸茸的,掺和在一起、搅拌在一起,就像一群苍蝇,围着我的脑袋乱飞。

  张老师说,肃静!大家肃静!李小毛,你想想,你再好好想一想,一加一到底等于几?我说,等于四。同学们又笑了,我的脑袋就又被围上了一群苍蝇,苍蝇里面一定还混进去了五只蚊子、六只牛虻,还有一只猫头鹰。

  张老师的脸色有些白了,她使劲用教鞭抽了一下讲桌。教室安静下来了,我急忙说,那就等于一,总行了吧。

  这一回,我不知道同学们是不是又笑了,因为我在仔仔细细地看着张老师。张老师张了张嘴巴,又张了张嘴巴,但什么也没说。紧接着,张老师就用左手一下下地捋自己的胸口。我就盯着她,一下一下地在心里数数。张老师捋了八下胸口后说,好,你,李小毛,你坐下,坐下吧。

  张老师接下来又提问了我的同桌黄玉兰,还有坐在我左前座的孙永强。不瞒你说,我特别特别喜欢黄玉兰,她长得可好看了呢;孙永强呢,我特别特别烦他,他做什么事,都让我觉得他欠揍。要不是他爸爸对我很好,要不是我怕自己打不过他,那我每天都要最少揍他一顿。

  黄玉兰站起身来,用袖口横着抹了一下鼻涕,她说,等于二。之后,没等张老师说坐下,她就坐下了。

  孙永强回答问题之前,先是扭过头来,对我翻了个白眼。我没惯着他,也对他翻了个白眼。之后,孙永强张大嘴巴,拉着长声说,等——于——二。

  孙永强真是犯不上啊,他一定是说得太用力太用力了,结果那个“二”字还剩个尾巴在他嘴里呢,咣!一个大响屁,很威风地冲出了他的屁眼儿。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