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情事


□ 张 楚

  一
  
  说老实话,这件事周桂花确实给我讲过,而且不止讲过一次。周桂花老了,老了的周桂花喜欢戴着老花镜,拉着我的手唠些旧嗑,比如她在工宣 队时多风光,跳“忠字舞”迷倒一大片周庄的光棍;比如她如何打败“小日本”(他的绰号源自他常年精心修剪的仁丹胡)的女儿贺金玲,将我父亲紧紧攥到手心;比如她在庞清水“蹲点”,曾经和县委书记吃过一顿派饭,书记夸她善于做思想政治工作,执意要把她调到县妇联当宣传干事……这真是没办法的事,尤其这个人是你母亲的话。她或许忘了,有些事我比她记得还清楚。
  如果没记错,该是一九八一年吧?或许还早些?反正我还小,估计七八岁的样子。不过,我已经是夏庄最有名的男孩。我出名的原因很多,譬如好干净:我动不动就哭,人家见了就调侃着问,张楚啊张楚,你哭就哭。干吗梗着脖子哭?我会抽搭着耐心解释,我妈刚给我换的衣裳,要不伸脖子,哭湿了你给我洗啊?譬如脾气暴:放学回家,周桂花正在庭院里忙着割向日葵,开门晚了,我就在门口扯着嗓门骂她。她惩罚我的方法很独特,喜欢用一条灰色腈纶围脖将我捆结实,吊房梁上拿笤帚疙瘩悠闲地抽,每抽一下,就小声商量着问:“小王八犊子,还骂不骂?小王八犊子,还骂不骂?”有一次她真把我打晕了,她以为我被打死了,就抱着我上气不接下气地哭,可一等我醒过来,她就接着打。也许可以这么说,她是位非常称职的军嫂,浑身总有使不完的劲。
  要是挨了打,我哭声比平日更大。如果不出意外,我姑姑张翠梅很快就会从隔壁溜达过来。她嗑着瓜子乜斜着周桂花说,嫂子,你可真狠心哪!你不想想,你要个孩子容易吗?
  他们都说,周桂花结婚三年后都没开怀,我奶找了独寞城的一位老中医,抓了几服药草逼她吃了半年,方才怀上我。周桂花也不正眼瞧张翠梅,只寡着脸去忙别的。
  我有什么理由不喜欢张翠梅呢?张翠梅那年也就二十来岁吧?她是我们夏庄的代课老师。大家都说她是我们夏庄最狠的女老师。她平时喜欢穿身掐腰的绿军装,是我爸从部队给她邮寄回来后,她专门请村里的裁缝给裁剪的。她的脚上呢,是双猪皮鞋,脖子上呢,长年累月系着条碎花丝巾。春天里,夏庄的女人都流行穿布鞋,要么松紧带,要么偏口布带,连周桂花都穿。周桂花是我们夏庄的妇联主任。周桂花有三双牛皮鞋和两双猪皮鞋,还有一双人造革的红皮鞋,都是我爸专门从北京给她买回来的,平时就锁在红柜子里。周桂花看着张翠梅每天都穿着黑亮的皮鞋,拔着腰板扭着腰肢骑着老水管自行车去学校上课,就摇头说,哎,哪像个姑娘家?哎。
  我知道周桂花不喜欢张翠梅,周桂花喜欢周香云。
  周香云是周桂花的亲侄女,有张比满月还圆的脸。她那年已经上班,就在我们大队的小卖部卖油盐酱醋。要是我放学后溜达到小卖部,她就趁人不备往我手里塞两颗黑枣,要么塞块水果糖。小黑枣真甜,水果糖也真甜,所以我也喜欢香云姐。香云姐平素不爱吭声,人家若是问她什么问题,她就望着人家笑,人家若是什么都不问,她也望着人家笑。人就忍不住夸她,说她是个知书达理、不多言不寡语的好姑娘。如果没记错,她隔三差五来我家小住,帮周桂花喂约克猪、喂长绒兔、喂芦花鸡,到了年底,周桂花就打集市给她买匹漂亮的咔叽布,请人裁了给她做裤子和布衫。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