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散文三题


□ 刘劲松

  ■刘劲松

  河流

  立伏前的那几天,暑热似乎达到了顶点。世界在骄阳的炙烤下奄奄一息,树叶都快卷起来了。待在室内也不那么好受,随便地活动一下身子,都会惹来满脖子的潮汗。楼下嬉戏的童声消失了,午睡成了世间唯一的活动。可是我那精力充沛的宝贝,不甘心像我一样仰卧在凉席上,懒洋洋地随着墙上挂着的钟表背负起时间沉重地散步。她发明了一种游戏,我们对它乐此不疲。的确,这种游戏让我们乐此不疲。

  午休的时候,我照常把那个活宝贝堵在卧室的床角。这次小家伙倒是没有表现出惯常的不服从,她手里握着一瓶水,满脸坏笑地望着我。我躺在竹席上,疲倦地闭上了眼睛,试图用安静将闷热排解掉。过了一会儿,我恍惚感觉到有一股热风在身上轻轻拂过,一条腿已经轻轻地跨过了我的身子……又来这一套逃跑的把戏。我咧着嘴角捏住了那条细细的小腿。“举起手来!”我的宝贝清脆地喊道。我睁开眼睛,发现她手里平举着那个可以喷水的饮料瓶子,正准备朝我开火。我乖乖地举起双手,任她跨过我这条干涸的河床。然而她的行动不仅止于此,“张开嘴巴!”我除了服从命令还有什么别的想法吗?这个身材苗条,脸上有几颗雀斑的漂亮小姑娘,跨在我身上,眯缝着眼睛,用纤弱的手指握紧她的武器正在朝我瞄准。她的指甲被她咬得不成样子了。一股清泉冒冒失失地冲进了我的口中,接着又是一股。我仿佛仰面躺在了深谷干涸的鹅卵石河床上,任从天而降的暴雨在我身上积累成河。是的,就是这样的感受。暑意顿消。“妈,我累了,你来。”我的宝贝用半瓶水浇灌过我以后,将水瓶子递给我,如小泥鳅一样灵活地躺在了我的双腿间。我站起身来,笨拙地朝她那张开的嘴巴扫射,每次都是先喷到她那两颗洁白的大门牙上,接着,一部分流入了嘴里,一部分溅进了鼻孔。她飞快地坐起身来,一边揉着酸痛的鼻子,一边用小手捂着嘴巴防止泉水外溢。等她过了那股难受劲儿,一边蔑视我的射击水平,一边躺下来重新接受浇灌时,我们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有那么一瞬间,时光停滞不前。在橘黄色窗帘的静默里,我凝视着躺在脚下的这条乳白色的小河流。她是如此丰盈,饱吸了我生命的乳汁,似乎从来不曾干涸,她活泼泼地流动着,不知疲倦奔涌着,如同我这条大河里分割出去的唯一支流,从我的生命中逐渐地远去。她也将汇集雨水,吸取精华,成为一条独立的河流。而我,在烈日暴晒之下,正缓缓地老去,裸露出干巴巴的河床。可是我的小河流,没有一路径直向前,她时不时地涌回到我身边,拉拉我僵直的手臂,给我飞溅起一阵清凉的水花。

  “妈,张大嘴巴!”我闭上眼睛,接受来自天空的恩泽。那条乳白色的小河流仿佛从来不曾从我的身体里分割出去,她安静地待在我的心里,正活泼泼地奔涌成生命的激流。

  夜色

  夏至的午后。窗外的阳光已不再刺眼,微风轻拂,一棵杨树枝摇叶摆,似乎想把影子甩进屋子里,银白而沧桑的枝干冷峻地隐没在绿茸茸的叶子中。一只鲜艳的小鸟展翅从浓荫中飞过,扑棱棱地划出了一道黄金色的斜线,便匆匆逃出了这四方天地。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