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摘星录(短篇)



  绿的梦
  
  天气暑热。夜静以后,宅院中围墙过高,天空中虽有点微风,梳理着院中槐树杨柳的枝梢,院中依然有白日余热未尽褪去。廊下玉簪花香而闷人。院北小客厅窗帷是绿色,灯光也是绿色。客厅角有个白色冰箱,上面放一小方白纱巾,绣了三朵小绿花。有一个绿色罐头。(一把崭新的启罐头用白钢器具,把子也是绿的。)近临窗前一个小小桌子,米色桌布上有个小小银色绿漆盘,画有金漆彩画,颜色华丽悦目。桌旁有四把小小靠椅,单纯的靠背,轻俏而美观。椅上米色绢绸垫子绣绿花,一串绿色长管形花,配置得非常雅致。房中绿色,显出主人对于这个颜色的特殊爱好,犹如一个欧洲人对东方黄和紫色的爱好。主人是个长眉弱肩的女子,年龄从灯光下看来,似乎在二十五六岁左右,因为在窗内的风度,显得轻盈快乐中还有一分沉静,出于成熟女子习惯上的矜持。若从野外阳光下看来,便像是只有二十三四岁了。这时节正若有所等待,心不大安定,在这个小客室中小椅上坐下来复站起来,拉拉窗帘,又看看屋角隅那个冰箱,整理一下椅垫。又用一方小小白手巾抹抹那个金漆盘子。熄了一个浅绿灯光,又开了一个带米色罩子的小灯。一切仿佛业已安排就绪后,才忽然记起一件事情,即自己得整理整理,赶忙从客厅左侧走进里间套房去。对墙边长镜把脸上敷了一点黄粉,颊辅间匀了薄薄一点朱。且从一个小小银盒中取出一朵小小银梗翠花钿,斜簪在耳后卷发间。对镜子照了一会,觉得镜中人影秀雅而温柔,艳美而媚,眉毛长,眼睛光,一切都天生布置得那么合适,那么妥帖,便情不自禁地笑了一笑,用手指对自己影子指着像是轻轻地说:“你今天生日?”又把手指拨着下唇,如一个顽皮女孩子神气。复觉得手指长了点,还需要戴个什么方能调和,又从另外一个较大银盒里许多戒指中挑选出一个翡翠绿戒指,戴在中手指上。手白而柔,骨节长,伸齐时关节处便显出有若干微妙之小小窝漩,轻盈而流动。指甲上不涂油,却淡红而有珍珠光泽,如一列小小贝壳。腕白略瘦,青筋潜伏于皮下,隐约可见。天气热,房中窗口背风,空气不大流畅觉微有汗湿。因此将纱衣掀扣解去,将颈部所系的小小白金练缀有一个小小翠玉坠子轻轻拉出,再将贴胸纱背心小扣子解去,用小毛巾拭擦着胸部,轻轻的拭擦,好像在某种憧憬中,开了一串百合花,她想笑笑。瞻顾镜中身影,颈白而长,肩部微凹,两个乳房坟起,如削玉刻脂而成,上面两粒小红点子,如两粒香美果子。记起圣经中所说的葡萄园,不禁失笑。又复侧身望着自己肩背,用大粉扑轻轻扑上一点粉。正对镜恋爱着自己身影,作着一些不大端重的痴想,闻前院侧门边铃子响,知道有人来了,匆忙将玉坠子放入。扣好衣扣,理了理发边那个倭堕(此处是两个生僻字,其一字形作上髟下委,另一字形上髟下隋——或许是“倭堕”两字的别体,因原字无法输入,此处暂以“倭堕”代替——辑校者按)点翠花钿,在嘴上轻微涂了一点红,便匆匆走出去。拉开小客厅帘子时,客人原来已进到前院侧门海棠树下。心中微怯,一切好像不大自然。客人似乎也有相同情形。为的是这种约会前,一时各有一个信,信中多使用了抒情句子,天气或者又太热了点,因此大家都不免有点矜持,在不甚自然中笑笑,微笑中主人和客人轻轻握了一下手,表示欢迎。主人看看手表,去约定时候相差约四分钟。想起昨天客人来信上写的一些话语,脸重新觉得稍稍有点发热。且似乎预感到今天空气不大相同,在这种接待下,一定还有些新鲜事情发生。但主人很自信,以为自己十分镇静,礼貌原是使人安全的东西。她一切完全如平时,以礼自持。与客人互相保持在一种不可言说的敬畏之忱中。这点尊敬处即可使她处境十分平安,不至于有何意外。她觉得这么接待这个客人,正如同把客人和自己放在诗歌和音乐中,温柔而高尚。不过,事实上她还是有点怯场,有点慌张。行为中见得比平时矜持得多。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