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叶梅小说:温暖的河流


□ 陈应松

在土家族女作家叶梅的小说中,经常出现一条河流:峡谷中的龙船河,“蜿蜒九滩十八湾,依次经过苦竹、夫妻、老鹰三峡,最后汇入长江。那河看似纤细实际奇险刁钻,河上礁石如水怪獠牙狰狞参差不齐,水流变幻莫测,时而深沉回旋织出串串漩涡,时而奔腾狂躁如一束束雪青的箭簇”(见中篇《撒忧的龙船河》)。这条河有狂野,也有幽秀。就像我们见过的鄂西的一些河流。在这条河流中和河两岸生活的人们,有着河流的诸多特征与品质,女人们水灵灵的,纤细中见喧腾,敢歌敢吟;男人们深沉无言,雄健粗放,亦有柔情如水之时。水洗过浪劈过一样的人群——当然是叶梅笔下的人物。也不仅仅是人物。分析一个作家的小说,是作家作品中所有内容给带来的一种强烈印象,一种冲击的最悸动点,最后,我们把目光投向了一条河流——在阳光下晶晶闪动的野河,她流淌的声音,她的壮丽之处,她的令人眩目也振聋发聩的魅力。
这就很明确了,叶梅小说叙述的节奏感,流畅而明亮,每一个缝隙都填满了阳光,在将人物的行动和对白连在一起时,其流畅中呈现出来的婉转和干脆,又是令人吃惊的;它的对白就如那些飞溅盛开的浪花,碎玉裂帛般地响亮,强烈的乐感和回声总是萦绕在阅读者的耳畔,久久不肯散去;它的故事和情节的雄性处理,也如飞舟下滩,让人眼花缭乱又自信沉稳。而且,这些人物为他(她)们自己准备的命运,就算是悲剧,也是哀而不伤,充满着生死豁达的暖意,好像只要是发生在这条优美的河流上的,一切都是可以原谅和值得赞美的。因此,叶梅的小说犹如一条温暖的河流,向我们讲述着远古,过去和现在,发生在这条河上的所有悲欢离合时,一股暖意从人的脚跟缓缓爬起,慢慢流溢遍全身。说到底,这条河——叶梅小说具有深厚的母性特征,即使沾染了一些男性素质,它传达给我们的也是具有人性中最美好的一面,而不是恶和阴暗(虽然写了恶与阴暗)。它是如此地贴近那块土地给我们的感受:人、物、石头、流水、寨子、天空、天空中的声音、对美好生活的渴望、对外面世界的近乎痴情的向往、对民歌的沉醉,等等。
《黑蓼竹》讲述的是为一种民俗的承诺而坚守一生的故事。这个看起来如传说般的故事,主要想表现的是一个人对家乡眷恋的苦情,而那个竹女则是家乡一切美好东西的幻化。因此,黑竹做的咚咚喹,则是故乡记忆的一件诗意般的道具。最终的未成姻缘,是作者想将它的浪漫变成哀婉,诗意变成叹息的有意为之。一个远离故土时偶然带走的竹箫(咚咚喹),却必然造成了两个人的情感悲剧,这样的故事似乎只能发生在一条未被污染的深山河流上。请看吴先生在这咚咚喹的声音里听出的风景吧:“他眼前滑出家乡清绿幽凉的山,一条条白绸般晃动的溪水清凉地淌下来,浸润了一滩含浆的水花,淡紫、淡红、淡白,在清风中摇曳,这时便有一群群摇头晃尾的白鱼玲珑得数清了小刺,徐徐地游过来,在吴先生的小腿上咬啮,分明扯动了细细的汗毛,麻酥酥的痒痒传遍了全身。”这个故事因时空的转换而呈现出迷离恍惚的意境,但同样是在时光流逝的河岸上凝视河?雍水时的一种蕴藉。灵动的语言给这段残酷等待的岁月注入了一种难以言说的美,这便是河流的赐予。那个《龙船调》的歌声,则唱出了一个山里的美丽少女所特有的“妹娃要过河,哪个来背我”的青春期癔症。......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