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曾国藩纪念牌坊应该如何开发保护


□ 周 云

  最近,南京莫愁湖畔的曾国藩纪念牌坊遗址引发了不大不小的争议。原牌坊已经不复存在,只有一些石坊的残缺构件,有的石柱、底座上还刻有麒麟、仙鹤、亭台楼阁等浮雕。有关部门想将纪念牌坊修复,重现原貌,但这一设想却引发了一场争论。反对重建的人认为曾国藩是镇压太平天国的刽子手,在处理天津教案的时候又有卖国嫌疑,不能为这样的历史反面人物树碑立传。而赞成者则认为曾国藩的是非功过,历史自有公论,牌坊是古迹,应该尊重历史,恢复原貌。
  这不是一个孤例,而是旅游管理部门与企业在借助历史文化开发旅游资源时普遍遇到的观念与舆论瓶颈。本来很具潜力的历史文化资源,往往由于来自官方与民间的双重阻力,得不到很好的开发。阻力的根源在于长期历史教育形成的观念,在这种历史教育中,历史人物的评价简单地以其阶级成份而定。统治阶级、地主阶级的人物往往会被定性为反面。尤其是像曾国藩这样与农民起义直接对抗的历史人物,更是属于有严重污点的一类。将他们有关的历史遗迹维护争议尚少,但要开发成旅游景点,往往会遭到一些受阶级史观影响深厚的人们的反对。而一些政府部门由于担心意识形态方面的风险,往往也会出面干预阻拦。
  不可否认,阶级与阶级立场是评价历史人物的重要依据,但是否是唯一的依据呢?很明显,答案是否定的。改革开放以来,无论是史学工作者,还是公众,历史观念都发生了相当剧烈的变化。对于历史人物,人们更看重他是否为社会、为民族做出了贡献,是否有利于社会进步、国家富强、人民安康。以这样的视角审视曾国藩,不难发现,将曾国藩定性为“历史反面人物”过于偏颇。
  曾国藩首先是一个具有人格魅力的人,国共两党领袖蒋介石、毛泽东不约而同地在青少年时代都将其视为偶像,绝不是偶然。曾国藩言行风范,他做人的经验与主张,足可为后人师法。他也不是一个空头言论家、道德家,而是一个专注实行的人,一生创下了不少功业。他与李鸿章、奕祈等人一起开创洋务运动,促进了中国现代化、工业化的起步,开启了此后百余年中国现代化建设之路,功不可没。事实上,推动历史发展动力,除了革命以外,更为重要的是建设。曾国藩等人,毫无疑问,是近代中国的建设者。关于曾国藩镇压太平天国,在近=三十年来,国内外的研究者对这一问题的看法已经有了非常大的变化。公众的认识也与以前有了很大不同。但就目前而言。囿于某些条条框框,“是非功过,还得留待后人评说”。曾国藩对天津教案的处理备受诟病,但也是当时历史环境中的无奈之举。他本人对天津教案的处理也感到愤懑与惭愧,以致抑郁成疾,很快亡故。可见,如果不片面地盯住曾国藩的阶级属性,他是一个功远远大于过的历史人物,对于这样一个有功于国家、民族的历史人物的遗迹的保护,竟然还引起了争议与风波,不能不说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悲哀了。
  因此,人无完人这句话一般理解为没有完美无缺的人,但是不是也可以同样理解为没有完全一无是处的人?每个时代都有评判历史人物的标准,今天的污点,或许就是明天的功绩。每个人都有自己心中的历史,我们的千古功臣,或许就是彼等的千古罪人。比如说王安石,以传统社会的标准评价,由于他不守祖宗之法,历史上对他评价一直较低。而进入近代,随着风气的转变。王安石又被视为一个伟大的改革家。因为某时某地某个群体的看法,而放弃对有争议人物历史遗迹的保护,几乎可以肯定会酿成未来的遗憾。对于以曾国藩为代表的近现代一大批历史人物的评价,“风物还宜放眼量”,但对他们遗址、遗迹的开发、保护,则要“只争朝夕”了,否则就是对历史、对后人不负责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Tags:曾国藩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