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湘中梅山民歌的审美情态


□ 谭建光

声乐艺术美是词情、曲情、声情的有机结合,本文以湘中新化梅山民歌作为对象来考察它的美感情态。
新化(古称梅山)民歌统称为“歌谣”或“歌粒子”,它既不是指某一种民歌体裁,也不是指某一类民歌,而是指流传在新化地区的民歌的总称。新化歌谣演唱作为一种交流情感的方式,渗透在当地人的日常生活中。梅山人的“喜、怒、哀、乐、爱、情”等情感通常都是通过歌谣演唱表现出来的,并形成了“老教幼、男教女来父教子”的传统而世代流传。梅山人唱歌谣时一般不奏乐器,随时随地地唱,真可谓意想歌成。有一人独唱、二人合唱、男女对唱、往来互答多种形式。喜乐歌谣使人心旷神怡,悲歌催人泪下,让人“绫罗不织听山歌”。梅山民歌之所以有这么大的艺术感染力,与它诗化般的语言、特色鲜明的地方音调和声腔是密不可分的。
“大凡人之感于事则必动于情,然后兴于嗟叹,发之吟咏,而形于歌诗矣”(白居易《白化长一庆》)。语言作为声乐艺术的基础,是形成民歌审美情态的重要条件。新化方言由三十个声母、三十四个韵母、五个单字调升调组成,发音方式独具特色。如:浊音声母,包括送气的浊塞音、塞擦音和浊擦音等,为梅山民歌独特魅力的形成奠定了基础。
梅山人在演唱歌谣时,很讲究结构美,尤以四句体和五句体较为常见。歌词大多为即兴创作,即“矢口寄兴”、“放情长言”。如四句体《闹洞房赞床》:“雕龙描凤福花床,一对鸳鸯游中央,早产麒麟生贵子,巫山云雨尽文章。”在五句体结构中,前四句多为对称的句子,第五句多为总结性的句子,通常称为“歌骨”,而且多用作标题。
任何民族的音乐都离不开构成音韵的三大要素,即旋律、节奏、和声。作为音乐灵魂的旋律在发展过程中,它的音调美是构成曲调律动美的基础。在梅山歌体中,最具地方特色和民俗风格的调式常见有三种:
(1)sol la do re mi 。这种调式功能齐全,下属音do 、属音re 构成对主音sol 的强烈支持,多用于小调和儿歌中,体现了明亮、清秀、甜美的艺术特色,如《点兵歌》(周卫中搜集)。
(2)la do mi sol (四音列羽调式)。这种歌谣经常缺商音,即构成了大小三和弦的对置进行,形成既高亢又柔和的特征,绝大部分山歌都采用这种调式,如《郎在高山打鸟玩》(戴岳嵩搜集)。
(3)do re mi sol la (五声宫调式)。此调式多以级进环绕,因而音调委婉、缠绵、抒情。这类歌谣带有浓厚的江浙民歌韵味,如《长工歌》(康美莲记录)。
当我们聆听梅山歌谣感受其旋律音调美时,从中不难感知由浓郁的地方风情所形成的曲式结构美和衬腔美。梅山民歌大都由歌手即兴作词,“见什么,唱什么”,“想什么,唱什么”,有时歌手为了想词背词,通常加一些梅山人的习惯语气词腔(衬腔),如:叽、溜溜、波罗、衣呀、呜啰等。这些衬词有时在开始,有时在中间部分,有时在结尾,始终起着承递和贯穿歌腔的作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