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谁在倾听


□ 格 致(满族)

  作者简介
  格致,女,满族,姓爱新觉罗,六十年代出生于东北吉林市。1985年毕业于吉林地区师范学校,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2000年开始写作并发表作品。先后在《作家》、《人民文学》、《十月》、《天涯》等文学杂志发表小说、散文。著有散文集《转身》、《七个人的背叛》、《阴性之痛》和《从容起舞》。2003年获首届布老虎散文奖;2004年获第二届人民文学奖;2006年获第二届吉林文学奖一等奖。
  
  一、谁在倾听
  
  我应该是去邮局。我常去邮局,寄稿子。回来的时候,我遇到了一个女人。我的意思不是说我走的是一条僻静的小路,路上没什么人,只遇到了一个女人。不是,我走的是一条车水马龙的大街。我遇到了无数的人。
  我在人行道上走,路边有一行树。在其中一棵树的下面,站着个女人。她可不是光在那傻站着,她在说话,在很热烈地说话,而她的身边没有人。她在跟谁说话?我停住了脚步。我在她的身边找那个应该存在的倾听者。我没有找到。这样,我就开始仔细地看她的衣饰和头发以及脸。我想在这些地方找到一些什么。首先,她衣服干净,甚至时尚,还有,头发不乱,也没有尘土,是被认真梳洗了的头发。再看脸,也没什么可疑之处。她的脸上是生动的表达,手里还有一点辅助性的动作。
  她在同谁说话?显然不是对自己,她的神态、动作都表明,她是针对着一个对象在说。那个听者就在她的眼前,而别人无法看到。
  我忽然觉得,看到她就是看到了自己。我的说话,我们的说话,至少得找到一个听者,不然我的话就没法说。但我们知道站在或坐在我们面前的那个说话对象,是不是在听?如果听者不听,或佯装在听,那么,我同街上站在树边的同假想的对象说话的女人又有什么区别?看到她其实是看到了镜子。如果她的行为是可笑的,那么我也就是可笑的。她把我的一些隐在的真实揭示了出来。
  或者,这个女人是个智者,她洞悉了听者的心不在焉和虚情假意,明白了说话完全是自己的需要,要由自己来独立完成,于是彻底地抛弃了听者。她转过身去,面对虚空更是面对一切,她开始说话。
  
  二、被迫分泌乳汁
  
  孩子捧在手中。孩子在我的对面。我面对着孩子。这个孩子把我原来的位置挤占了。我不是孩子了,他才是。我是母亲了。我是被自己的孩子推到母亲这个位置上的。
  孩子不但侵占了我原来的位置,他还逼迫我分泌乳汁。面对孩子分泌乳汁。面对世界分泌乳汁。
  乳汁是逆着身体流淌的。它是给予对面的人的。是给别人的。孩子也是别人。
  
  三、金鱼从来不开玩笑
  
  鱼缸里养了两条金鱼。一条全红,一条地包金——脊背黑色,腹金色。
  鱼缸放在门边鞋柜上。出门穿鞋和进门脱鞋的时候都能看到它们,或看到它们被水放大了的样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