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政委”张瑞芳


□ 江 平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政委”张瑞芳
江 平

赵丹生前好说好动,但只要瑞芳在,便“老实”许多,他最“怕”她,亲切而由衷地称其“政委”。

瑞芳老师在上影有“政委”之称,这是她的好朋友赵丹先生带头喊起来的,因为张瑞芳是电影界响当当的老大姐、老革命和老党员。少年时和母亲、姐姐同为党的地下工作者,曾为在她家中秘密开会的蒋南翔、荣高棠等门外放哨。中学时便出演进步戏剧,抗战中于重庆与舒绣文、白杨、秦怡被观众誉为“四大名旦”。1938年入党,1940年从影,一生成就斐然。

我与瑞芳老师相识在1976年。她时任上影演员剧团团长。说话速度快、性格直爽是她给我留下的最初印象。当时,我所在的话剧团到上海美琪戏院演出话剧《万水千山》。这出戏因为讴歌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故打倒“四人帮”后很受欢迎。全国许多剧团竞相上演,仅上海一地就有三台同时面对观众。瑞芳老师率领许多知名演员和我们联谊座谈,还款待我团观摩当时尚未“解放”的“批判影片”《金沙江畔》和《武训传》。瑞芳老师神采奕奕,平易近人,谦逊质朴中透着大家之气。我直觉,需仰视才能端其面容。
1980年,某报社约我写篇赵丹当年从事演艺的稿,因有些关于“左联”的史料需核实,我想和赵丹老师先联系一下。无奈他因病去京住院,我寻觅不得,遂写信向张瑞芳求助。很快,收到复信,她虽对仅一面之交的我有所淡忘,但字里行间充满了热情与关怀。那封信我保留至今。
1993年,我进上海电影局工作,再见瑞芳老师,她笑言:“没想到,你成了我的领导。”我惭愧,给自己定位,永远是她的学生、晚辈。此后,逢年过节我总记着去看望这位革命家兼艺术家。她实在,爽快,不客套。她的老伴——《飞刀华》和《难忘的战斗》作者之一严励先生在世时,喜欢吃小零食。瑞芳老师也不客气,我去时就按照“规定”带些菜包子等点心,小聚闲聊,倒也开心快活。严励也是影坛前辈,担任过美术电影厂的领导,但和瑞芳老师一样,没架子。他退休后暇时常散步到电影局大院,看看老同事。我们小字辈都喊他“严老头”,他听得高兴,说这是大家喜欢他,昵称。他做过胃切除,却偏偏喜欢吃粘食,尤爱我们永乐食堂的“烧卖”。瑞芳老师不允,他便“偷吃”,见他“屡教不改”,她只好“限制”他少食,每回半只。严励笑叹“受管制”。晚年,严励的胃和脾全部摘除,瑞芳老师腿上换了“钢骨”,严老头苦中作乐说:“一个是‘空心人’,一个是‘机器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