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政委”张瑞芳


□ 江 平



“政委”张瑞芳图片1
“政委”张瑞芳
江 平

赵丹生前好说好动,但只要瑞芳在,便“老实”许多,他最“怕”她,亲切而由衷地称其“政委”。

瑞芳老师在上影有“政委”之称,这是她的好朋友赵丹先生带头喊起来的,因为张瑞芳是电影界响当当的老大姐、老革命和老党员。少年时和母亲、姐姐同为党的地下工作者,曾为在她家中秘密开会的蒋南翔、荣高棠等门外放哨。中学时便出演进步戏剧,抗战中于重庆与舒绣文、白杨、秦怡被观众誉为“四大名旦”。1938年入党,1940年从影,一生成就斐然。

我与瑞芳老师相识在1976年。她时任上影演员剧团团长。说话速度快、性格直爽是她给我留下的最初印象。当时,我所在的话剧团到上海美琪戏院演出话剧《万水千山》。这出戏因为讴歌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故打倒“四人帮”后很受欢迎。全国许多剧团竞相上演,仅上海一地就有三台同时面对观众。瑞芳老师率领许多知名演员和我们联谊座谈,还款待我团观摩当时尚未“解放”的“批判影片”《金沙江畔》和《武训传》。瑞芳老师神采奕奕,平易近人,谦逊质朴中透着大家之气。我直觉,需仰视才能端其面容。

1980年,某报社约我写篇赵丹当年从事演艺的稿,因有些关于“左联”的史料需核实,我想和赵丹老师先联系一下。无奈他因病去京住院,我寻觅不得,遂写信向张瑞芳求助。很快,收到复信,她虽对仅一面之交的我有所淡忘,但字里行间充满了热情与关怀。那封信我保留至今。
1993年,我进上海电影局工作,再见瑞芳老师,她笑言:“没想到,你成了我的领导。”我惭愧,给自己定位,永远是她的学生、晚辈。此后,逢年过节我总记着去看望这位革命家兼艺术家。她实在,爽快,不客套。她的老伴——《飞刀华》和《难忘的战斗》作者之一严励先生在世时,喜欢吃小零食。瑞芳老师也不客气,我去时就按照“规定”带些菜包子等点心,小聚闲聊,倒也开心快活。严励也是影坛前辈,担任过美术电影厂的领导,但和瑞芳老师一样,没架子。他退休后暇时常散步到电影局大院,看看老同事。我们小字辈都喊他“严老头”,他听得高兴,说这是大家喜欢他,昵称。他做过胃切除,却偏偏喜欢吃粘食,尤爱我们永乐食堂的“烧卖”。瑞芳老师不允,他便“偷吃”,见他“屡教不改”,她只好“限制”他少食,每回半只。严励笑叹“受管制”。晚年,严励的胃和脾全部摘除,瑞芳老师腿上换了“钢骨”,严老头苦中作乐说:“一个是‘空心人’,一个是‘机器人’。”
瑞芳老师一身正气且通情达理,在圈里威信很高。赵丹生前好说好动,但只要瑞芳在,便“老实”许多,他最“怕”她,亲切而由衷地称其“政委”。“文革”中,两人“难兄难妹”,同遭批斗,一日几次。赵丹口无遮拦,苦中作乐,悄悄跟瑞芳说:“今天又‘演’了三场。”瑞芳瞪他一眼,赵丹便不敢瞎说。打倒“四人帮”后,外滩贴满揭批大字报,赵丹欢天喜地嚷着要去看,张瑞芳一把拉住好友:“人家在大字报上还说赵青是你和江青所生,你别找枪口撞,在家里好好呆着。”赵丹冤枉至极:“江青得势时,我挨她整;现在她被打倒了,怎么倒说我和她有关系?!”瑞芳便劝他“笑看一切,相信组织”。赵丹只好不再发作。晚年,赵丹不止一次说,他最服“政委”,因为瑞芳为人善良,坦荡无私。
张瑞芳曾任中国电影表演学会会长,1991年学会决定给十位卓有成就的老艺术家颁发荣誉奖,因为那年她整73岁,故而有人提议将获奖者年龄线从75岁下调至73岁。张瑞芳急了:“什么?为我一个人改变章程?不行!给我奖也不要!”众人一听,没辙,只好等等再说。两年后再开会,她又建议,把年龄线下调至73岁,以便使更多的老艺术家能健健康康地得到这个象征终身荣誉的褒奖。“一升一降”之中,博大胸襟令人崇敬。
多少年来,张瑞芳一直保持“政委”朴素本色,从不奢华。家中陈设依旧是多年的老家具,墙上依旧悬挂着周恩来总理的照片和她获百花奖时郭沫若给她的题词。前几年,她用省吃俭用积攒下的几十万元,办了一家“爱晚亭敬老院”,让一群孤独而寂寞的白发人晚年老有所归,老有所乐,此举在沪上传为美谈。
瑞芳老师作品不多,也就十几部电影,但塑造之人物形象个个经典、精采。《松花江上》《南征北战》《李双双》《家》《大河奔流》《泉水叮咚》《T省的84、85》……每部片子都能算得上中国电影的精品。我曾想拍《李双双后传》,和她谈及此事,她不允:“老了,银幕形象不好看,演不过当初就对不起观众!”但她又说,如果写一部表现敬老院生活的戏,她可以演,算是给“爱晚亭”做个广告吧!

责任编辑/苏欢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