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表现之路


□ 王文娟


表现之路图片1
内容摘要:中国当代表现主义油画作品似乎更多地带有一种西方的逻辑学和形而上学的东西,存在着“内心世界”真实表达的缺失,所反映的生活内容和人文内涵尚显粗浅、空泛和苍白。中国的表现主义路在何方?能否把我们所理解的中国传统文化的内涵在我们内心的一种存在,通过新的表现形式—“中国表现主义”展示出来,推陈出新?譬如将中国传统大写意文人画的要素吸收进来,创造出符合中国人所强调的对生命的精神性诉求和生活情趣、意境的追求的新的表现主义油画形式。通达新艺术形式成功之路存在多种可能,在成功的终点面前,不同的道路没有高下之分。因此,我们不必奢谈中国表现主义超越西方表现主义或德国新表现主义,但比肩值得期待。
关键词:中国表现主义油画

近年,我国走表现主义之路的画家日趋增多,风格也存在多样性。江浙有许江、章晓明、杨参军、焦小健等;北方有谢东明、马路等。正如当年西方表现主义也从来不是一个完全、统一、协调的运动一样, 法国表现主义与德国表现主义流派的区别,事实上便涉及到了拉丁式的感性与日耳曼式感性的根本区别。它们各自的“功德圆满”,在很大程度上正是来自于这一区别,这是民族文化融合于表现主义艺术的优秀典范。表现主义油画在中国何去何从,也许正确的途径并非惟一,但我个人更欣赏中国当代的艺术家去尝试探索一种中国式的表现主义油画形式—“中国表现主义”。
谈到中国表现主义油画的演绎之路,首先应该明确其概念。表现主义本身是个很明确的概念,但由于西方艺术史的影响,一提到表现主义别人往往误认为我们就是西方以前的表现主义,用新表现则会被误认为是德国的新表现主义。而使用“中国表现主义”,简洁、明了、有力,其间又饱含了中国当代艺术家的理想、追求、雄心和自信。由于表现主义一词作为专业术语是舶来品,在中国本无新旧之别,不必加“新”字,更没必要煞费苦心地使用一些看似很学术但却相当拗口的名称以示与他人的区别。当然对这一概念的深层理解需要其他层次的辅助解读,而要被世人所接受,更要看中国表现主义艺术家的努力。
展望中国表现主义油画,有必要回顾西方表现主义油画的艺术发展史。在上个世纪这样一个空前的艺术大时代,西方绘画的发达国家涌起了一些与艺术逻辑发展相离散的艺术思潮。在这样的背景下,1901年在法国巴黎举办的马蒂斯画展上,茹利安·奥古斯特·埃尔维的一组油画使用了表现主义作为总题名。1908年,西方表现主义绘画有所发展,它的主要社团有桥社和青骑士社,活动基地均在德国。1911年希勒尔在《暴风》杂志上刊登文章,首次用“表现主义”一词来称呼柏林的前卫艺术家。1914年后,表现主义一词逐渐为人们所普遍承认和采用,并演变为泛指上世纪初由欧洲后印象主义发展出来的一个艺术流派。虽然西方表现主义画派的艺术家作为个体其政治信仰和哲学观点不尽相同,但他们普遍受尼采的虚无主义超人理论、康德哲学、柏格森的直觉主义和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学说的影响。它反对机械地摹仿客观现实,主张表现精神的美和传达内在的信息以表现事物的内在实质,要求对人及人的行为的描绘升华至揭示人的心灵和精神,要求展示物与事永恒的品质而不再停留在记录的层面,强调艺术语言的表现力和形式的重要性。
较西方表现主义油画的深刻,中国当前不少表现主义油画作品,尚显浮躁,甚至功利,缺乏哲学深度和人文内涵。创作主体往往对西方表现主义的发生、发展的哲学和思想基础领悟的深度不够,对生活的现实缺乏冷静的思辨,或以兴趣为主来从事创作,使表现有时成了简单的龙飞凤舞,或仅是将一种兴奋、骚动的情绪,一股脑儿地倾泻于画布上,以纷繁的色彩、跳跃的笔触,宣泄对人生的迷惘与困惑、对自由与民主的渴求与期盼及对生死的忧虑与恐惧。甚或以讥讽和扭曲为出发点,喜用搬弄的手法、强烈夸张的色彩,以自我的变质表现生命精神的面貌,似有为赋新诗强作愁的无病呻吟之嫌。还有相当一部分艺术家更注重眼前利益,像推销商一样,包装自己的形象乃至绘画形式,“推销”个人的艺术观点,左眼盯着职称、获奖,右眼的视网膜上则布满市场,他们的创作往往暗含艺术之外的内容,似乎有意地在迎合什么人或艺术组织机构的标准、口味。艺术在这里显示出了一种背离艺术目的的“合目的性”。当然,也有一些令人尊敬的艺术家为中国表现主义油画的前景不断地摸索、创新,但这可能并非当前的艺术主流,他们往往显得是那样的孤独和无助。中国表现主义油画的未来,不仅需要个体的成功,更需要群体的成功。
中国当代表现主义画家是追逐时尚还是保持自我,我认为另有一条重要的路可走,那就是有勇气和充满智慧地回到传统中去,不必过分夸大西方强势语言,妄自菲薄,也不要为厚重的中国传统文化所吞噬,努力重新建构整合出符合我们民族及这个时代的图式。我们可以借鉴德国表现主义的成功,不论是在创新还是在勇气和信心上。当年德国表现主义画家就认识到:“德国美术必须用自己的翅膀飞,我们有责任把自己和法国分开。”他们更为真实地、直接地再现其创作激情,在激情中又富有理性地揭露世上所有事物的本质并揭示它们真正存在的意义,这与同时代的法国艺术家讲究自然和谐的艺术理念南辕北辙。德国表现派画家们在进行表现主义的创作过程中显然融入了自己更多的主观意识,更强调一种心理知觉,努力表现一些不容易看见的内容,艺术构图和技法在他们手里不过是表现他们内心世界的一种手段或载体,艺术表现过程在这里完成了向形而上学的一种转变。德国表现主义画家这种创造具有新价值的艺术形式的努力铸就了德国表现主义的辉煌。对于中国表现主义,传统文化就是我们厚实的翅膀,我们至少应该尝试着去飞。我们的艺术家应当有这样的底气和勇气,这种信心既来自于中国艺术家的个人才气,更来自于我们丰厚的传统文化底蕴。应当把我们所理解的中国传统文化的内涵在我们内心的一种存在,通过“中国表现主义”来进行演绎,以符合中国人比较强调的对生命的精神性诉求和对生活情趣、意境的追求,这对于中国的表现主义油画而言将是一个伟大的进步。这种中国式的表现性可以成为中国文人画表现性传统的延续。“表现”是相对于写实而言的,关注“精神”的传达,在徐渭、八大山人的“表现”中我们能强烈地感受到中国传统文人画的精神,表现性正是中国大写意文人画的精华。艺术家在具体创作过程中完全可以大胆地运用中国文人画那灵动的笔触和色彩来体现中国大写意文人画的情趣和意韵,发挥自己的性灵与情感,捕捉事物永恒的品质,这和西方“表现主义”主张的“精神的美”、“传达内在的信息”异曲同工。这样就会形成中国式的表现性,其艺术语言和艺术形式就不会是单纯的对西方表现主义的模仿,不是表象层次的理解,而是一种深层的学习、进化、演变、创新,既学习了别人又不会全盘西化。事实上,中国当代已有为数不多的有责任心的表现主义画家正在往这个方向努力,他们把自己真实的创作状态与文化身份、中国油画的民族化等问题联系起来,在中国表现主义油画的探索中融入中国本土艺术传统,这是一种有意义的尝试,尝试的成果就是中西合璧的新的艺术风格—“中国表现主义”。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装饰 2005年第05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