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华盛顿之死说明了什么


□ 侯志川

  去年下半年以来,有关中医的争论一直没有停息。不仅在反应敏捷的互联网上闹翻了天,就连一贯慢条斯理的传统媒体也搅和了进来。《人民日报》等权威报刊对中医是“力挺”,《中国青年报》、《北京科技报》、《经济观察报》等等报纸则一再发表了主张对中医“废医验药”的文章。双方可谓是势均力敌,谁也说服不了谁。现在《杂文月刊》也载文参加了这一讨论(《华盛顿之死与伪科学》,见《杂文月刊》2007年3月上)。无论如何,这总是一件好事。
  《华盛顿之死与伪科学》(以下简称“华”)几乎有一半的篇幅都在描述西医的糟粕放血疗法,以此说明的理由非常明显:既然中医、西医都有很多严重问题,天下乌鸦一般黑,那就大哥不要责备二哥,“中医与西医,两者完全可以并行不悖,甚至互补融合”了(见“华”文)。作者在这里忽略了一个非常重要非常原则性的事实,那就是:西医与中医的根本区别不在于有没有过“重大错误”,而在于西医是一门不断抛弃错误、与时俱进的真正科学,中医则是因循守旧、顽固不化的活标本。“害死华盛顿”的放血疗法早被西医抛弃一百多年了,但两千年前发明的“阴阳五行”理论尽管漏洞百出,尽管充其量也只是一种大而化之的哲学而非一门精确可靠的医药科学,现在仍然还是中医的顶梁柱,碰都碰不得,一碰就发你一顶民族虚无主义之类吓死人的大帽子。
  稍微有点科学常识的都知道,没有哪门科学在发展过程中不会产生错误。永远没有错误的只能是神学,或者是庙子里泥塑的菩萨,以及小摊贩面前的城管。化学史上有过著名的“燃素”,天文学也有过“地球中心论”。西医的“严重错误”更远不只一桩“放血疗法”,随便一抓也是一大把。例如盖伦最先提出的“三精气”和血液流动学说,希波克拉底提出的人体“四体液说”,亚里士多德把心脏作为思维的器官,诸如此类,现在看来光说“荒谬”还不行,非得要“透顶”不可。但随着人类认识的不断进步,西医自身早已丢弃了上述违反科学的“理论”。现在你到任何一所(西医)医科大学,没有任何学生再去学习盖伦的“血液流动说”,而是学习哈维在后来提出的血液循环理论。不会有哪本教科书再像希波克拉底那样把人分成什么“多血质”或是“胆汁质”,也不会有哪位教授敢否定大脑才是思维的器官。除了专门研究“医学史”的人员外,西医学生一开始学习的就是20世纪21世纪的最新医学理论和成果,而不是两千年前的盖伦、希波克拉底、亚里士多德的错误理论。中医则不同,中医是“越古越好”,越“远”越不敢批判。在人类科学知识极端贫乏的古代提出的理论写出的著作,什么阴阳五行、五脏六腑,什么《黄帝内经》、《伤寒论》,至今仍是每一个中医的“理论基础”和案头必备。它的任何一个“权威人物”或“经典著作”一经问世,便容不得后人否定,即使已经被现代科学证明了存在非常多非常大的错误!“华”文一方面不得不承认《本草纲目》也有“糟粕”,以“人尿”、“胞衣”等等当药,“值得被嘲笑”,另一方面又说“今人也早已不用那种名堂了”,说明还不大了解中医的现实,不知道在当今中医诊所里,“童子尿”和“胞衣”仍然是不出大价钱便到不了手的“特效药”。
  西医和中医的优劣之争不是“两种科学”之争,借用李玉和的话,它们是“两股道上跑的车”,它们是怎么也无法“互补融合”的。梁启超、孙中山、鲁迅、胡适、陈寅恪……等等先进人物应该是有眼光有学问货真价实的“爱国者”吧,他们不约而同打死也硬不尿中医这一“壶”。想来也不无启发。
  放血疗法把“美国的开国元勋”放死了,西医的罪过何其大哉!放血疗法后来被西医坚决抛弃了,西医的伟大又何其昭明!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