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岁月有痕 [原载《十月》2012年第3期]


□ 尤凤伟

  晨练回到家,姜承先边换鞋边习惯性向墙上的钟表斜瞅一眼,时间是八点半,比平常晚回来一个多小时。退休十几年来,他的生活已经形成规律,几点起床,几点吃饭,几点外出晨练,一切皆板上钉钉,雷打不动。当然也时有例外,比方早晨锻炼,要是当天在世界在中国在本市有重大新闻(也包括蹊跷事)发生,一起晨练的伙伴便会对此展开议论。七嘴八舌,海阔天空,各抒己见,畅所欲言,也就失去了时间概念。抬头一看,日头已经从海上升高。

  这天导致迟归的新闻是近邻朝鲜的国家领导人去世。这事虽与中国不搭界,不影响国人的吃喝拉撒,却总有些怪异,大伙自然要热议一番,议着议着就过了时辰。却未曾料想,这个以胖胖的老金为热点的一天,竟然对姜承先有着某种标志性意义,那些日子只要看到电视上有对朝鲜国事的报道,他便会想到发生在那一天让他心身俱损的窝囊事。

  他换好“行头”,去卫生间洗了手,老伴已把早餐摆上了桌,一成不变的小米粥、咸菜丝、黑面包、煮鸡蛋,他坐下来刚摸起筷子,却听到有敲门声。老伴已回到厨房,只有“劳动”自己,却有些怏怏不快,心想都啥年代了,不打招呼就往人家家里闯,而且赶在饭点上,真是的。也正是缘于这种不满,令他停在门前不冷不热地问了句:“谁呀?”

  “是我。”

  沙哑细腔的男声,有些陌生。他无法断定来者是何人,本想再问一句,又觉不妥,便将快出口的话咽回去,开了门。

  打了照面,姜承先愣了一下,张张嘴没放出声音。一个与自己年龄相仿的陌生老者站在门外,讪讪笑望着他,轻轻叫了他一声“老姜”,姜承先眨了眨眼,似乎觉得此人有些面熟,想了想却仍没想起来是谁。

  “你?”

  那人自报家门:“我是老周,周国章。”

  “周——国——章?”

  “对,我是周国章,咋的,把我忘了?”

  姜承先“啊”了一声,下意识瞪大了眼,待他确认了来人就是周国章——周主任后,他的心顿时狂跳起来,全身热血奔腾,一时间连呼吸都有些窒息。唁,这个周以为他忘记他了?不,不会的,他不会忘记他,他可以忘记别人,唯独忘不了这个当年把自己打入十八层地狱的周主任呀。倒是岁月对所有人都一视同仁,当年那个立场坚定气势如虹的周主任也像自己一样进入风烛残年,以致站在当面都没认出来。

  “老姜,多年不见,你也老了。”仍然站在门外的周国章感叹道。

  姜承先没接话茬,只在心里翻腾:这个周,他,他来做什么?他来做什么?他怎么可能来找我?他是在副市级职位上退的休,自己是个退休工人,地位一个天一个地,而且……他,他也知道是我的仇人,今天是咋回事?

  他冷冷道:“周,周副主任,你,你走错门了!”

  从屋里射出来的光照在周国章有些虚胖的脸上,讪笑仍堆在上面,说:“哪里,没走错门,我就是来看你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