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粑粑梦


□ 小 涓

  
  那晚,我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站在热气腾腾的竹编蒸笼前,蒸笼里有一个米粑粑。
  多少年,只要一看到有卖粑粑的地方,我就脚如着了定根法般的再不能挪动半步。可是,那时候家里很穷,我只是个穿得破破的,脏脏的小孩。我买不起自己想要的粑粑。
  在云南,每个季节都会有不同的粑粑出现,春天里清明时节才有的“清明草粑粑”,秋天里八月中秋的“嫩玉米粑粑”,都是我记忆犹新的最爱。一年四季都会有的是白米面粑粑,还有在米浆里掺上红糖和猪板油做成的“碗儿粑”也香喷喷的让每个孩子流口水,可是,那时的我,是个脏脏的穷小孩。
  随着长大,离开家,在北京,不是故乡的地方,没有那样的粑粑,没有了那样童年的香味,甚至于也很少有闲暇的时间能为自己做粑粑吃。想起在小时,因为喜欢和爱,到可以动手和家里有条件时,就会自己亲手做不同类型的粑粑,最常吃的和便利的是用铁锅烙的面粉粑粑,有些像北京的烙饼,但味道和手法不大一样。
  上小学的时候,每天出门前只要手心里能捏着妈妈给烙的粑粑,就会欢天喜地的犹如过年般开心;记得有个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家里比较富足,每天她爸爸也会给她烙粑粑,不过她的粑粑和我的不同在于她的粑粑里总会有鸡蛋,而且还不止放了一个,烙得那粑粑真是隔老远就能闻到浓郁的蛋香味……;但是她却是不大爱吃,甚至可以说是每一次都吃不完,到还剩下一大半的样子她就已经把它塞进上学路上的一根废弃的钢管里,怕家里爸爸的责怪。那时的我,已记不清当时看到这一幕的表情,但现今回想起来,还是觉到无限的可惜。是的,可惜了。多好的粑粑啊……
  那晚梦醒后,已是天亮,起床后走到客厅,赫然看到茶几上放着的一个和梦中梦到的那个粑粑完全一样的粑粑——
  惊讶的问妈妈,怎么会有一个粑粑呢?妈妈说今天吃早点就剩下这一个米面粑粑,我看着它,对妈妈说我刚梦到它,但是没有吃它。今天该是我离开家返回外面的日子,能感觉到妈妈和爸爸强烈的不舍,磨到中午吃过午饭,妈妈才送我上街去坐车,其实是不用送的,那么大的人。妈妈,您头上那些仿佛一夜之间就白了的发,眼中那浓烈的牵挂和期盼我都知道,妈妈……
  下午到姨妈那里,她右脚因着磕伤还没有恢复,蹒跚的来接我,让我心中涌出太多不忍,到打开锁,进到家门,一眼看到的又是那个粑粑,那个和我梦里一模一样的粑粑,就在家的厨房木柜上的碗中,它平静的躺在那里……
  睡了一夜,再无梦。清晨起来,姨妈已将它用蒸锅蒸热等我来吃。那么巧,我梦里的粑粑,怎就这样跑到了现实中来,被我拿在手心里,一口,一口的吃下去?!
  是梦,不是梦,看来都不重要了;而那么多年的我的粑粑梦,其实是我心中一直割舍不掉的乡情与童年的记忆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彝良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彝良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