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天家路


□ 胡传永

祷告:
亲爱的天父,您是天地万物的主。愿您厚待已归到您身边的孩子王政的灵魂。他在尘世已经受住了一个基督徒所要经历的灵与肉的一切的熬炼,他以超出常人的毅力和忍耐完成了他客居于世的这段平淡而又庄严的使命。现您息了他的劳苦,使他在天家得享安息。求您带领他的妻子我接着他在人世间尚未走完的路坚强地走下去,走出基督的样式来。也愿您看顾并医治天下所有的癌病患者,使他们灵魂得拯救,肉体得健康,家人得平安。以上祷告奉主耶稣基督名求,阿门。

2003年12月16日,那天的天气很好,虽是冬季,却不冷,太阳鲜鲜亮亮的,我们的心情也都很好。早晨起来,我说政子,替老婆出趟苦力,我想多买些红芋回来,你陪我去趟菜市好吗?他答应了,红芋是他爱吃的。我们挎上竹篮,上了云路桥,谈笑时我看了看他的眼睛。这是一双很特别的眼睛,忧郁中透着聪慧和良善。这双一直让我喜欢的眼睛此时却泛出一层淡淡的柠檬黄来。
我咯噔一下站在了桥头,我说政子你的眼睛怎么啦?他摘下眼镜再让我细看,说:“没有什么呀,不疼不痒。”
我想到1984年他曾得过的一场肝炎病,那时他的眼睛也是这么黄,难道他的肝病犯了!
回到家中,我要陪他上医院。他仍是一副沉沉稳稳的样子说:“没这个必要,我一个人去做个肝功测试就行了。”晚上见他面对一大盆他平常最爱喝的鱼头汤无动于衷时,我再一次问他,检查结果真的没有什么吗?他摇了摇头甚至还笑了笑说:“真的没有什么,我几时骗过你了!”
那段时间我一直在忙于赶写一篇约稿,当晚坐在电脑前只打了几个字便没来由地特别想哭,后来就真的泪流满面。我不知道这是否心在冥冥之中已感觉到了临在近前的疼痛,更不知道我将要面对的是怎样的一场击打。
那晚他重铺了床,将分开的被窝合一,我们如同姐弟一样相拥而眠,他不说话,我亦无语,静静地倾听窗外的风声和对方的鼻息……突然他说他要出去一下,我问这时了你还出去干吗,能否让我陪你一道?他没理我便轻轻地走了。我赶紧撵出去,门外一片空旷漆黑。我在极度的恐惧中慌乱地寻找并大声地呼喊:“政子———你去哪儿了?你知道我胆小怕黑,你可不能撇下我呀!”被他摇醒了,庆喜是梦。
第二天早晨我将孩子送上开往苏州的车子回到家中时,他从楼上下来,双手搭在我的肩上要我坐下说:“传永,你要坚强,我必须告诉你一件事情……”
不要再说了,不要再往下说了……晴天霹雳!我一下子瘫坐在了沙发上。
他握住我的双手,紧紧地握着。此时我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心在被撕裂时的嗞嗞响声,我的眼睛什么也看不见了。他平静而低缓的嗓音在我耳边响起:“传永,你要坚强。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灵魂没有归宿。‘人为妇人所生,日子短少,多有患难,出来如花,又被割下;飞去如影,不能存留。’这是《圣经·约伯记》中的句子,多美!人的肉体迟早是要枯槁消亡的。我从医院回来的路上已决志信主了,为灵魂寻找一个永恒的家。主耶稣说:‘我是世界的光,跟从我的,就不在黑暗里走……’传永,不要难过,你我不是一直在为自己寻找一个真正的精神家园光明之所吗?现在我要去的地方,就是。”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