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村头那蔸大榕村啊


□ 黄刚毅

  

  回顾梨园那些依稀脚印

  文/黄刚毅

  戏剧集子编完却尚无书名,我一直在苦苦地寻觅之中。

  直到去年初秋,村里几位故交到我处小聚,无意中提起了村头那蔸大榕树以及村名的由来。我顿时心潮涌动,眼前闪现出几个若隐若显的字眼。——这不正我要追寻的书名吗?

  我的胞衣地黄豆塘原名香甜村,座落在红水河北岸不远的土坡上。在1988年编纂的《来宾县地名志》中有所记载。传说嘉庆6年,先祖一路逃荒因饥饿力乏,只好在此处留宿。半夜,一阵狂风,将他带来的半筒黄豆和随路捡来的几节甘蔗刮得不知去向。翌日醒来,只见山坡上黄豆泛新绿,垌场中蔗林涌波涛。更为神奇的是在他夜宿的地方,竟长出蔸翠绿如伞的榕树。先祖认为这是个天降洪福的好兆头,便在此开基立业。后经世代瓜瓞连绵,豆香蔗甜,村名便由此而来。

  在那个口号震天的年代里,我因家庭成份,注定了与大学无缘,于是我回到了生我养我的这片土地。起初,生产队长见我书生模样,便派我去跟妇女们一起做活路。妇女们背地戏谑说,他的到来,我们就不“方便”了!此话似乎刺痛了我某一根神经,于是我在窄小的斗室墙壁上自画了毛主席像,也“早请示晚汇报”起来;我又坚持着早晚给五保户担柴送水;又和几个青年将队里的土地逐片丈量,用沙纸画上平面图,然后浸上桐油凉干装订成册,给队里的派工记分带来许多的便利……人们开始用异常的目光审视着这个“道路可选择”的回乡青年了。

  这里的村民十分爱看戏。孩提时,村里常请邻村的壮师队来唱“嗬耶”。每当蜂鼓一响,吃饭到半的我也丢下碗匆匆赶去观看,过后也“嗬耶——”地跟着唱起来。由于对艺术的钟情,使我上初中时便开始在报刊上发表了不少文章。当时村里宣传队正缺演唱材料,便请我去写本子。记得我写的第一个本子叫《送肥》,说的一对夫妻在送肥路上公与私斗争的故事。因队里的女青年不敢上台,我便担当起扮演妻子的角色。谁知一开场便把大家逗笑得前仰后台。后来我又从广播中听来的素材,编成了活报剧《收租院》,不少村民看了落泪不止。再后来我又根据当地的好人好事编了不少节目进行排演,效果很好。从此,我不用再去跟妇女们一起干活路了。

  我们的演出,都是在村头那蔸神奇的大榕树下进行的。(传说就是先祖夜宿长出的那棵)此时的它已干粗需十人合抱,冠蔽可庇荫数卣,就连盘错连绵凸出地面的根系,也可让人当凳小憩。每当汽灯沙沙发亮,锣鼓叮咚闹场时,村民便扶老携幼向这里涌来。看得认真,散场也不愿离去。宣传队的活动开展得有声有色,在乡里也小有名气。

  七十年代初,三线建设的消息传到村上,我踊跃报名参加。大概是由于我在宣传队的表现,大队很快批准了我的请求。按部队编制,......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麒麟》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