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儿子成了大学生


□ 贾云贵


儿子将大学录取通知书捧回家的时候我像审度陌生人似地对着儿子看了老半天,最后,头脑里明确了这样一个事实:儿子成大学生了!
本来,儿子算聪明的,还在上二完幼儿园的时候,全二完小的师生没有一个下象棋能赢他的。正副校长加在一起都被他杀得落花流水。因有了这一本事,他成了校长座上最小的客人。我也因此不敢小看他,总觉着他将来会有一个不同凡响的前程。
有了厚望,也就不时地对儿做些测探。记得有一次问他:“廷,你将来干什么呀?”回答:“卖冰糕。”我当下就泄气了:这小子咋这么没出息呢?你老爸成事不成事,自小总有个宏大的志向。刚懂事的时候,想到未来的职位,省级干部都不是心思。心中的目标是在军界发展,当一名高级指挥官——当时以为最大的官。所以,不到十六岁就拼着命要去当兵。当了几年兵,却连个最小的官也没混上,但那是因为和平年代提干难,能怨你老爸吗?
从谈了那个理想后,我就不敢再实实在在地对那小子抱什么大的希望了。更何况这小子从小学到初中,越往后走,学习成绩就越不如前。到初一第一学期期末考试时,七十人的班里他竟考了个五十七名,如此发展下去非去卖冰糕不行了……
我本来是不信命的,在孩子的前途问题上也偶尔问过卦。一个研究周易的先生掐算半天后对我说:“你的儿女中,将来有一个大学生。”其时我的儿子已上初中,女儿还没上小学,从传统观念上讲当然希望这个大学生是儿子。回到家我把算卦先生的话讲给妻子、儿子、女儿听。别人都没吭声,儿子就抢先说:“那肯定是人家妹妹喽!”短短一句话传递出的是一种什么信号呢?等于说:“我上不了大学。”或者是:“我不准备上大学。”这小子这样不拿心劲我咋操作呢?
儿子学习成绩往下滑不是智力问题而是思想问题。每天放了学一块玩儿的几个同学大部分已是天天应付家长了。我惊觉了,赶快换个环境吧!否则儿子真要卖冰糕了。我决定寒假后让儿子转学。也没跟儿子商量一一用不着跟他商量一一糟到底也不过是个卖冰糕。
三中的校长还挺给面子,把儿子安排在最强的班里。可儿子却给我较上了劲:大人不尊重孩子,想把我摆在哪就摆在哪,像摆弄一个包裹。我不给你念看你有啥办法!——他竟然这样想。
儿子人在曹营心在汉,到了三中,心里老惦念着原先那帮小哥们儿,外逃成了经常的事。为此我伤透了脑筋,到了教子不择手段的地步……拳头在儿子瘦弱的躯体上擂响鼓;鸡毛掸在儿子嫩细的肌肤上留下青紫色印痕一一这些都没把儿子堵在教室。他梗着个脖子去见校长,“校长,我不想在这儿念,今天我要请一天假,回去给我爸谈,说服不了我爸我再回来念。”校长也很大气,“好吧,准你一天假。”日后校长见到我做如是说:“当时你只好准他假,不解决了思想问题说啥都是空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