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灯台


□ 肖 勤

  1

  灯台的目标出现了。

  老慢和往常一样,七点半,慢吞吞走进办公室,进了办公室的第一眼。也总是瞟向灯台的办公桌。那眼神从老慢的眼皮下漫不经心地飘过来,像一丝微风,除非用心,一般觉察不到。

  单位里,灯台和老慢算是三朝元老,且都是副处,在这个处处暗战的年代,性别特征在副处级这个区域很明显地消失了。灯台早在五六年前就已经没有穿过长裙,但灯台喜欢买长裙,衣橱里挂一大堆。今年流行波西米亚风,街上到处是细腰长裙地飘着的女孩子和女人们,说飘,是因为那雪纺的柔美,将女性走路的婀娜衬托到极致,偏偏又全是花团锦簇的图案打底,让灯台看了眼馋得厉害。

  昨天灯台忍不住买了一条蓝底繁花的长裙,回到家里穿着自己看,雪纺偶尔贴在腿上,像情人的手指轻轻拂过——情人的手指,这个比喻,应该是贴切的吧?灯台在卫生间刷完牙,就着镜子温柔地看自己。

  三十三岁的灯台,偏瘦,卷发齐肩,穿着吊带长裙的模样还挺不错。

  白伟的那个女人长什么样子?是不是很漂亮?很性感?书上说,四十岁的男人,喜欢风尘。

  风尘两个字真毒,把女人的美、性感,还有媚,都包罗其中了。灯台恰恰不是这样的女人,灯台是棵树,不依靠别人、自己生长的树。从小,在孟家,哥哥姐姐们都爱凑在一起疯,唯有灯台一个人,做她自己的事情。

  关于那个女人,以灯台的社会能量,稍加用心,找到她还是比较容易的,包括电话号码、家庭关系、工作简历、三代以内的血亲。

  但灯台一直没有做,没有做的原因很多,不屑是一方面,更多的是羞耻,那个藏在白伟后头的女人不觉得羞耻,灯台却觉得羞耻,甚至害怕。灯台自知自己智商没问题,但情商不过关,从小到大,家里一旦遇上情感碰撞之类的状况,灯台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自己藏起来,母亲呵斥父亲时、嫂子冲哥哥撒泼时、姐姐恋爱被甩时……灯台一概跑到小姨家,拼命弹琴。除了弹琴,灯台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

  现在的灯台也不知所措,白伟的态度很明确——不过了。

  她有什么好?灯台问,必须问,她得知道,如果自己是五十九分,那个女人该是多少分。

  没什么好。白伟说,没有你漂亮,没有你高,没有你能力强,她就是一个普通的办事员。

  你疯了。灯台讽刺白伟。

  在你看来是如此,在我看来未必。白伟轻笑,仿佛眼前的女人和她的嘲笑根本不值一提。

  说说看。灯台在白伟对面坐下来,抱起手。

  她说话不像你这样硬,她会很软;她从不坐在我对面,而是靠在我身边;她和我说话从来不抱手,而是托着腮。白伟口里说着,眼底拂过一丝温柔,够了吗?

  灯台尴尬地放开手,一丝受伤而惶然浮起在脸上,灯台把脸别到一边,不想让白伟看到:好Ⅱ巴,说重点,你想怎么办?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