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谁动了官印


□ 老 庄

  清明年间,陈州悦来阁当铺有个老板姓胡,叫胡岩。胡岩既是鉴赏家又是收藏家,陈州文人皆服其学问和眼力,当面背地从不称其老板,皆尊称“胡老先生”。

  胡家当铺很宽绰,三进深的大院,内里结构复杂,一般人进去就出不来了。院墙全是双墙,两墙之间离有丈余,下面栽满了枣木桩,掉下去的人九死一伤,谁也跑不了。把好东西放进胡家当铺,可谓万无一失。

  这一年,陈州新上任一位知县,姓丁,丁知县是湖北人,胡老板也是湖北人。丁知县上任没几天,二人就攀上了老乡。那时候,陈州盗贼四起,有一天夜里,县太爷的大印竟被一个蟊贼盗了去。丁知县大怒,派了几队人马,才算找回官印。丁知县怕官印再次被盗,便想了个妙计,每天天一黑,派人送到胡家当铺,取了当票,第二天一早再取回来。

  这样一来二去,胡老板和丁知县就成了莫逆之交。

  不久,郑州府抓到一伙贩毒犯,他们以贩粮为名,偷贩鸦片。当时粮食是禁运物资,他们能顺利到郑州全用的是陈州县衙开的路票。消息反馈到陈州,丁知县大惊,看看路票上的大印,着实是陈州官印。丁知县很自然地联想到胡老板,非常气愤,当下派人传来胡岩问道:“胡老兄,我丁某把你当知己,你为何如此害我?”胡老板双目茫然,问:“丁贤弟,我何时害你了?”丁知县拿出郑州府转来的路票说:“这可是你干的好事?私开路票,让贩毒人钻了空子!现在已经案发,上方追查责任,让我如何交差?”

  胡老板一看,很是惊讶,诚实地说:“贤弟,自从你把官印夜寄我铺,我可没干一点儿缺德之事!再说,我虽不是家有万贯,但还不缺钱花,身为知书达理之人,怎忍心拿着友情当儿戏?”丁知县一听,生气地问:“大印就你我掌管,你没干,我没干,那是谁干的?”胡老板沉思片刻,突然想起了每天去当铺送印取印的那个差役,便提醒丁知县说:“知道大印夜存当铺的除你我之外,你别忘了还有第三个人!”丁知县醒悟过来,急忙派人去抓那差役,不想那差役早逃跑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古今故事报·绿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